雜談「文化經濟」(座談紀錄)

今年稍早412日,我曾經應邀到東吳大學參加一場「文化經濟」的座談會

我真的沒有參加座談會的經驗,當初還好好請教了一下F的經驗,根據她的提示,座談會應該是比較informal的,所以我當天講得非常輕鬆。不過,當場才知道原來這座談會的談話內容將會出版,而且主辦單位還是以蠻學術性的要求來期待這場座談,我只好堅持排在其他兩位主講人之後,然後強調自己是來插花的,因為我確實沒有太多對文獻的理解,經濟學的範圍內比不上劉瑞華老師、文化研究的範圍比不上劉維公老師。

比較慘的是,幾個月過後拿到演講謄稿,我的部份最為糟糕,簡直支離破碎到無法閱讀,我想講話與寫作之間我的間隙很大,無法聽完、記下、直接採用。最近修這演講稿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我的出版工作箭在弦上每一刻都要把握,更是有被絆住腳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雜談「文化經濟」(座談紀錄)

Blog the Future (網路學堂的第一步)

這是2005年7月5日Jerry在《數位時代》創意講堂的演講power point。因為有不少人在索取,我決定把它放到View Points來,讓更多朋友可以一起來思考想像一些可能性。

我試過一些軟體後最後還是選擇了用ViewLetCam,將power point檔轉為flash檔。螢幕左上方會有一個廣告的banner,真的非常對不起,只好先這樣,因為我還在試用。

配合flash的好處,我加上了一些口白說明,因為沒有經驗,錄的時候非常不自在,因為我的國語發音也不是挺準確,而且也不習慣聽到自己的聲音(而且只有自己的聲音)。不過,最後我還是克服心理障礙。重要的是,要勇於去嘗試一些新的
作法。不是嗎?

我沒有講得很多,也不能夠像在演講時抑揚頓挫、比手劃腳,很有互動的活力。不過,希望簡短的說明可以幫助朋友多一點理解。這裡面有很多不成熟的、旨在讓大家可以一起來動動腦想想看的思考磚塊。「玉」還是存在每一個帶著不同經歷、不同細膩感觸與思維特色的小i身上。

希望透過不同的方式,可以讓我們對於blog的思考有了新的方向,讓公共領域中的集體智慧開始發酵。

Continue reading Blog the Future (網路學堂的第一步)

區域研究作為第二專長(warning:很長)

一、契子

社會所十年回顧籌備將每個同仁分類到不同的組別,希望在反省學術歷程時還能有一些互動對話。我本來一直沒有適合的組群,有點落單的感覺。最後一刻被蕭新煌老師主持的「區域研究」這一組收留。一開始對這樣的安排有點錯愕,因為一直不覺得自己從事過區域研究。蕭老師後來的說法說服了我,他說既然我打算向亞太研究中心申請研究計畫研究日本,那必然對區域研究有些想法與認同。所以,我想就來談談個人對區域研究的一些想法以及自我定位。

Continue reading 區域研究作為第二專長(warning:很長)

一百萬個自由的i vs. 一個專制的WE!

二千年以前,最自豪的誇耀是“Civitas Romanus sum.” 今天,自由世界最自豪的誇耀是“Ich bin ein Berlner,”

世界上有許多人確實不懂,或者說他們不明白什麽是自由世界和共産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共産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我們能在歐洲或其他地方與共產黨人合作。讓他們來柏林吧。甚至有那麽幾個人說,共産主義確是一種邪惡的制度,但它可以使我們取得經濟發展。“Lasst sie nach Ben kom-men.”‧‧‧‧

你們住在受到保護的一座自由之島上,但你們的生活是大海的一部分。因此讓我在結束講話時請求你們擡起目光,超越今日的危險看到明天的希望;超越柏林市或你們的祖國德國 的自由看到世界各地的進展;超越這道牆看到正義的和平來臨的一天;超越你們自己和我們自己看到全人類。

Continue reading 一百萬個自由的i vs. 一個專制的WE!

聽吳叡人演講後雜想

今天週五演講主講者是台史所的吳叡人教授,演講主題是「雙重邊陲性之中孕生的抵抗: 日本東方式殖民主義支配下的民族主義」。事先就收到日本好友Sato給我的email,請我聽完後給點感想。我就從完全外行的背景,寫點零星的感想。

演講開始吳叡人講了一段在我看起來有點冗長的開場,不過濃濃的個人反思色彩蠻符合吳式風格的(不好意思,開點玩笑)。然後進入主題,就是提出一個相對於Catterjee Thesis的Wu Theis。這個Wu Thesis的內容大抵上已經含括在演講的標題上。然後,他從日本東方式殖民主義的特性這個問題開始切入,這個日本特色包括空間接近、同文同種、還有就是標題所說的雙重性。

Continue reading 聽吳叡人演講後雜想

共鳴

上週六凌晨一點多起床,想說寫一點東西再繼續睡,結果一寫便到清晨5:00才結束的那篇blog(「殷海光先生的告白」),想不到竟然會被引到《新新聞》一篇報導殷海光紀念研討會的文章。

這種經驗有點新鮮,從網路上的blog,到網路下紙本的出版品,對我還是第一次。

謝金蓉的說法提醒了我當天的情形,確實年輕人甚少到場。如果我們到大學門口做個調查,不知道有幾個年輕人聽過「殷海光」的名字?恐怕十個不到一個吧?以前,我都會用「聽過美麗島事件吧?」來測試年輕人與我成長經歷交集的範圍,以後我可以再加上這一題。反過來想,當代年輕人思想啟蒙的觸媒與心儀的典範會是誰?她們會考我什麼問題來把我推到LKK的範疇?

這篇文章由謝金蓉主筆,將刊在916期的《新新聞》,換我引回來到網路上。

Continue reading 共鳴

CC:數位時代的創意棲息地

Creative Commons(創意共享,底下簡稱CC)的授權條款於2002年發佈,台灣隨即加入iCommons國際合作,今年9月4日中研院資訊所在台北舉辦正式發表會。在全球CC創意文化運動中台灣的步伐算是相當活潑而積極,完全不輸給其他二十多個初期發起國家。當天CC創辦人Lawrence Lessig教授親自來台發表「自由文化」的演說,音樂人朱約信、翻譯名家朱學恆、以及創作CD-PRO II的劉裕銘先生都以自身經驗現身說法,場面熱絡而感人。

Continue reading CC:數位時代的創意棲息地

擁抱後工業的實踐想像(下)

挖掘經濟生活的質性體驗

在後續的章節中,Block 在更為具體的層次上巧妙地編織一系列「趨勢─作為」的平行概念,來喚醒我們被經濟學霸權論述的量化視野所長期壓抑、然一直深孕在我們日常社會生活中的質性體驗。在此,後工業的機會與挑戰具體展示在如下的趨勢:「非線性生涯」意味著終身學習已成為一種生活風格;「資本節約」烘托出「組織性會計」與人性化管理的重要性;GNP 的測度問題暗示了「競逐地位財」對生活品質提升的弔詭與「優質公共財」之緊迫;「非薪資報償」與「優質照護」的人性需求提醒我們正視「志工」在維護社會公義與團結上的積極意義;「生產性休閒」與「休閒性工作」挑戰長期撕裂我們個人與家庭生活的思考陷阱,鼓勵我們深切反思生活的重心與意義何在,以及如何在後工業洪流下創造更為完整「因此」「並且」更為富於生產力的人生(此處對於內容的簡述自然不易理解,請就把閱讀這段文字的困惑,當成是進入此書正文的邀約吧!)

「社會鑲嵌」因此有了在方法層次上與經濟學論述相分庭抗禮之外的第二層意義:只有回到生活世界意義豐滿的母體,來檢視我們的經濟行為,才能更為均衡與完整地關照我們作為「社會人」的自我面貌,長期以來不論在思想或實踐上俱被自律市場的競爭視野所綑綁的「經濟人」也才能夠找到揮灑創意與實現價值的自由空間。

Continue reading 擁抱後工業的實踐想像(下)

產後憂鬱症

每次公開論文發表後,都有點像得了「產後憂鬱症」。今天的週五演講輪到我發表,題目是「Hidden Transactions: Toward an Integrated Sociological Theory of Consumer Protests」,演講完畢,照例全身虛脫的感覺。這次尤其嚴重。

1998年底的台北市收視戶集體抗爭事件是研究的對象,這是我的國科會計畫的一部份,研究助理鄭禮忠配合工作之便,把由他負責蒐集的這部分資料,並且隨後寫成了碩士論文。這份碩士論文後來得到台灣社會學會的年度最佳碩士論文獎,身為指導教授我也覺得很光榮。

Continue reading 產後憂鬱症

民主鞏固與人性黑暗

今天有週五演講,演講人是所裡的訪問學者,日本東京上智大學國際關係系的岸川毅教授。下一週岸川就要結束在台灣八個月的駐地研究,回到東京。今天的演講可以說是他跟所裡同仁最後的離別聚會,既然是學術人,以演講交流為旅程收尾,至為恰當。

可惜明日就是投票日了,今天是選舉活動最後一天,岸川以政治學者的身份,臨別之前把握時間觀察台灣總統選舉恐怕更為緊迫,我們一堆同事也都想要到造勢場所看看,今天的演講恐怕時機並不太好。我們討論的結果,決定縮短討論的時間,提前半小時結束。

Continue reading 民主鞏固與人性黑暗

高雄:歷史連續與斷裂中的命運與挑戰

一早被morning call急促的鈴聲叫醒,趕著又要上戰場了。會是怎樣的一個會場?會碰到怎樣的人?會場氣氛會如何?心裡有點忐忑不安,不過,這幾年來已經練就了厚臉皮,很快就被好奇的心情所取代。

會議進行中討論的課題都環繞著高雄的發展,人們用詞以及語調都帶有一種自己人談自己事的氛圍,我反而有種混進部落的人類學者的異樣感覺。

今天的會議開場請來一位在日本東京藝術大學客座的教授Chester來演講,他談的主題是:一個外國古蹟保存學者對旗山與美濃的觀察。他用自己拍下的幻燈片介紹,娓娓道來,覺得深受啟發,甚至數度感動得幾乎要落淚。他提醒我們不要以為台灣很小很年輕,其實台灣有很多值得保存的文化資產在,可以引以為傲。重點是:文化保育的對象是人們的生活方式,而生活中自有其活潑創新、彈性與適應力。

他表示,最害怕人們把文化保育當成是蓋博物館的工作,因為一旦人們把生活當成博物館看待,那些存在博物館中的東西反而就開始隔離於生活,甚至在生活中漸漸死去。觀看取代了感受,距離取代了被文化包裹的感動。所以,他一到,美濃看到一個博物館成立,反而會開始擔憂。他建議美濃人,在博物館四周蓋一個停車場,把那些bus tourists帶到這裡,讓他們買紀念品、拍照,滿足他們的觀光慾望,也增加美濃的收入。但是,不要把他們引到美濃鎮裡,保存裡面的生活不被干擾,開放給那些願意親自走進去美濃,尊重美濃的serious visitors。

Continue reading 高雄:歷史連續與斷裂中的命運與挑戰

高雄:歷史連續與斷裂中的命運與挑戰

一早被morning call急促的鈴聲叫醒,趕著又要上戰場了。會是怎樣的一個會場?會碰到怎樣的人?會場氣氛會如何?心裡有點忐忑不安,不過,這幾年來已經練就了厚臉皮,很快就被好奇的心情所取代。

會議進行中討論的課題都環繞著高雄的發展,人們用詞以及語調都帶有一種自己人談自己事的氛圍,我反而有種混進部落的人類學者的異樣感覺。

今天的會議開場請來一位在日本東京藝術大學客座的教授Chester來演講,他談的主題是:一個外國古蹟保存學者對旗山與美濃的觀察。他用自己拍下的幻燈片介紹,娓娓道來,覺得深受啟發,甚至數度感動得幾乎要落淚。他提醒我們不要以為台灣很小很年輕,其實台灣有很多值得保存的文化資產在,可以引以為傲。重點是:文化保育的對象是人們的生活方式,而生活中自有其活潑創新、彈性與適應力。

Continue reading 高雄:歷史連續與斷裂中的命運與挑戰

「我的夢」與「自己的房間」

週二晚間在辦公室,不經意看到民權運動領袖金恩牧師的著名演講稿。「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這話聽過很多次,自己偶而也會像那樣說了起來。但是,從來沒有真的讀過原文。於是拿起來,趁四下無人,一句句地大聲朗讀,自己好像也跟著回到激情革命的六0年代,回到1963年8月28日華盛頓特區的林肯紀念堂前,加入那20萬創造歷史的群眾行列。

逐字逐句地將那演講從自己的聲肺裡唸出,才真正體會到金恩牧師堅持「非暴力主義」的精神感召,堅持在超越族群、性別等人群分隔之上的更大「社會團結」推動反抗運動,堅持不能用降低理想來阻止現實的墮落;反而要用更高的理想來淨化那受創者的心靈,讓弱勢者在遠比體制的敵人更為超越包容的位置上,尋得勇氣、自尊與奮鬥的方向。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夢」與「自己的房間」

以色列之行的回憶

星期四 1999/7/15

以色列的研討會終於結束,想到一路長途跋涉要再趕回台灣,心頭還有點害怕,結果害怕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因為飛機延誤,跟Jay兩人脫隊,先在特拉維夫的機場枯坐一整天等轉機。機票一下來後,才知道還要繼續前進飛到歐洲。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機場轉機,半夜在機場買了一條香腸當作邂逅德國的紀念。等到班機,調頭再飛過以色列上空,先飛到曼谷,終於又碰到了已經在該處休息了一天的同事,接著馬不停蹄馬上又上飛機,千辛萬苦繞過半個地球,終於回到臺灣,身體好像脫了一層皮般疲累不堪。

以色列當地人常說,耶路撒冷是離上帝最接近的地方,祈禱聲也最容易被聽到。回想起來,在以色列停留期間,數次提及此趟以色列之遊是我離歐洲最近的一次,眼看只差一小步就到,好可惜!沒有想到大概被上帝聽到了,用這種令人驚訝的方式迅速地回應我的禱告(苦笑)。

回到台北,以色列一週行的許多經歷好像還歷歷在目,早上進辦公室,匆匆忙忙間憑著一點殘存的記憶,草草記錄下離開以色列前最後一場,Yarr教授給我們關於以色列和平會談經過的報告。

Yarr是以色列知名的資深社會學者,親身參與到以阿和平談判的過程中,以社會學的訓練加上實際政治介入的觀察,向我們簡報,因此格外值得細細聆聽。 他首先比較了臺灣與以色列間許多相近的特色:位置對稱(亞洲大陸的兩端,臨海)、面積相近、土地特性(三分之一沙漠或森林)、中小型家族企業為主幹的經濟、族群政治居於核心、戰爭所遺留下來的領土主權爭議(還有,我想,我們都使用美製F16戰鬥機;在政治上都倚靠美國以平衡區域地緣政治中的孤立)。這樣破題,台灣來的學者聽來也就覺得分外親切,也引起我們聆聽時與自身經驗相互詮釋比較的共鳴,果然薑是老的辣。

然後他開始轉入正題,先指出雖然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力量相對懸殊,但是如果將整個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有敵對關係的國家整體來看,則以色列的危險處境與敵手相對的懸殊,其實與臺灣與中國的對比相去不遠。 總之,介紹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平談判的過程,應該可以對來自台灣的學者有所啟發。他甚至還提醒我們「談判」來得比他們預期的早,而我們的談判也應該離我們不遠,或者絕對遠比我們目前想像的近。在遙遠的近東聽到這樣的話語,心底好像遭電擊般震動,反而比起在台灣時有更深切的「人在台灣」的急迫感,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旁觀者清吧。

為了幫助我們瞭解當前爭端盤根錯節的歷史淵源,Yarr教授首先回到歷史,介紹以色列獨立建國時最初的領土範圍,以及隨著幾次戰爭後擴充的範圍。 他強調戰後殖民地在領土歸還與重劃中,伴隨新興獨立國家建立的風潮所帶來的後遺症,1948獨立戰爭之後,以色列就一直領土爭議不斷,與鄰近國家長期處於緊張對峙的狀態。 接著Yarr對以色列的政治生態作了一番介紹,指出以色列政黨林立,因為選舉法的規定使得目前有30個政黨之多(演講當天又誕生一個新政黨)。 基本上,幾乎兩個議員形成聯盟就可以成立一個新政黨。 政治光譜是以針對巴勒斯坦土地問題與相關和平談判的態度而區隔,並且與不同移入地與移入時間的族群有密切關係。 族群是觀察以色列政治態度與變遷最重要的變數,其影響超乎政治,更遍及宗教、教育、經濟、婚姻、住宅等社會領域。

然後,Yarr談到這幾年來以色列政治以土地換取和平,承認巴勒斯坦自治權的主流形成過程,這基本上是由極右錫安派向中間靠攏而帶動的。 不過,這種透過談判妥協來解決長期「不戰不和」的僵持緊張的過程,卻同時也伴隨著國內族群政治的衝突加劇。因為右派的願意接受和談,除了巴勒斯坦抵抗的困擾與國際壓力的日漸加劇之外,動機主要是對於阿拉伯族裔等「無建國理想」的非猶太的排除。 在右派支持下的新鴿派到底在和談上能夠做多少的突破,而不至於被其支持群眾扯下台是個問題。 然後,Yarr往外觸及談判的外部環境,談到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的不信任與鄙視。 因為在十幾年前以色列還是個不起眼的小國,這種阿拉伯「泱泱大國」權力失落的自卑與過往歷史的族群自傲,在埃及談判代表間可以明顯嗅到。 而這些看法與態度對於以色列卻是一種生存危機與尊嚴威脅。 於是就有些人開始在以色列內部提倡起「大阿拉伯聯盟」,強調區域政治經濟整合,以降低區域衝突。 不過,這忽略了一個根本的事實:以色列雖小,但是在政治民主與經濟發展上都與鄰國有嚴重的差距,而且隨著以色列經濟的轉型成功,更使得她越來越不依賴阿拉伯國家。

Yarr的演講,每一句話都讓我想起了歐亞大陸與大洋交際的島國台灣,她的過去、現在與即將面對的命運與抉擇。我們這些台灣學者當如何自處?學術作品又有多少時代的烙印?還是最終不脫國際化的風潮下,歐、美各種進步與保守思潮更精緻的註腳?

以色列的會議與旅行收穫不少,結交了一些以色列社會學圈的新朋友。我來到全世界最低的地表,荒涼死海旁酷熱乾燥的沙漠,竟然會在峭壁懸崖上赫然發現倨傲的瑪撒達(Masada)古堡。距今1900多年前,960多名堅決抵抗異族統治的猶太武士與其眷屬,最後為了保持族群尊嚴與信仰自由在此全體自殺殉難捐軀。如今瑪撒達已成為猶太成年禮與新軍成軍誓師之地,山腳下古代羅馬軍的紮營陣地也自然變成國族想像的孕育場所。我來到耶路撒冷,古城巷道中對立族群宗教緊鄰的壓力與魅力瀰漫,在這塊小小彈丸之地徐徐而行,冷靜目睹歐亞非三大洲橫亙數千年文明衝突的遺跡。這樣的歷史僵局在當前的地景延伸,一路牽繫到西岸巴勒斯坦自治區,我親身看著巴勒斯坦的小孩成群在眼前嬉戲,電視上習見在街頭催淚瓦斯彈的煙火中逃竄,並丟擲石塊以表達抵抗的年輕身影揮之不去,平和稚嫩的臉龐上似乎仍透露著歷史仇恨凝結的刻痕。古今交映,耶路撒冷仍舊弔詭地是和平之地與戰亂之地,不戰不和、且戰且和。在耶路撒冷,人類終極的智慧與極致的無知同時俱現,感慨之際更覺社會流轉中人之命運之嚴酷冷冽。

出國前抵不住學生的熱情,答應要陪他們讀些書來充實所謂社會學的「創造力」。之後,心底便一直充滿狐疑,究竟所謂「創造力」該如何培養?「想像力」要如何衡量?讀書行得通嗎?行萬里路又如何?身為老師的我自己又有多少創造力?於是人一回到國門,便在時差調整的半夢半醒間,再次面對《社會學的想像力》啃嚼,尋找靈感,兼以自惕。字裡行間讀著,腦海中迴響的盡是以色列之行同事同行一篇篇的研究報告,也再一次細揣丈量自己兩年來求知的步伐與陷阱。檢視過往與前行的煙煙小徑,一方面,歷史層層堆疊的當代現實像白晝惡夢般緊逼著迫人的氛圍;另一面,眼界所及又是日益嚴苛但未必合理的專業要求與國際化壓力。在這夾縫中要如何殺出一條生路,而可以無愧、可以無怨?想來心頭更覺徬徨與警惕。

離開以色列前一晚,與ND在地中海岸邊的露天酒館對飲,他提及學術格式的拘束,提及人類珍貴思想傳統在專業化中的失落,並稱羨起維根斯坦揮離學院的瀟灑。我藉著幾分酒意,提醒維根斯坦的故事讓人稱頌是因為他留下影響深遠的作品,而那個博士論文中創意與銳意十足的ND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了。這樣帶著幾分挑釁的回應,其實是出於對於ND的尊敬與期待。他聽了沈默無語許久。

暗夜的地中海,颼颼作響的海風與陣陣浪濤近在咫尺,潮漲潮退如斯。「愛琴海的水最終還是與大陸另一端的太平洋相通的」,ND轉了話題這麼說。我不禁想起數千年前的奧迪賽、特洛伊、與尤理西斯自縛的心情,心頭莫名好像多了一分篤定。依舊薰醉的海風,繞著身軀吹拂纏捲,彷彿無形知音正攀背拉攏般的親切。於是,我酒暈之際竟開始零零碎碎地喃喃自剖,一些關於「自制」與「沈得住氣」的瘋言瘋語。那些話語,如今回到台北的此刻,反而格外清晰,句句猶在耳邊。臉不紅氣不喘地一股腦說出自己生命的賭盤,不知所云地描繪彼岸的模糊夢地,想來還有著令人無地自容的慚愧。然靜靜反省,慚愧之下,其實還有著沈陷於無形兩難,卻又漸漸失焦的龐大焦慮。

國情簡介:

首都:耶路撒冷, Jerusalem
人口:466萬人
面積:兩萬七千零九 平方公里
氣候:冬季潮濕,夏季乾熱的地中海行氣候,
      一年四季,大多數陽光和煦、風和日曬
語言:希伯來語為官方語言,英語亦可通行
貨幣:Israeli P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