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談心談台灣:防疫日記

今天還不錯,睡眠好些,這是兩週以來最好的一天,慢慢恢復工作能量,之前天天都在病中的感覺,試著跟媒體保持距離,因為太多太低能、純粹情緒煽動、不知道在鬼扯些什麼的東西,網路是個扭曲的哈哈鏡,在清醒的腦子眼裡也是一幅照妖鏡。

台灣社會的主體是在人類文明人文理智的道途前緣,雖然我們也有從解嚴前就一直存活著的封建寄生者,我在他們統治的黑暗年代度過青春,知道他們那些殘暴統治的附庸者如今裸露的行跡變得如此可笑,是多麼難得地在陽光普照下豁然開朗的台灣幸福。

但我相信他們只是少數,年輕人的這邊只會越來越少,老到改不了的終究會在這個善良社會寬容接納下安樂地退逝。我依舊每天享受下午兩點的記者會,理性而有節制的公共對話交流澄清仍舊持續發揮著一年多來夙夜匪懈的療效,讓你相信民主而非愚昧封建的專制才有真正的力量。

除此之外的時間我把日常步調放得極慢,大量閱讀配合徐緩的大呼大吸、頻率極為療癒,或者享受放下書本看著窗外的綠樹暖陽發呆、一時忘了時間甚至紛擾世界的奢侈。日子一天比一天變好,我這個書呆子在一陣震撼教育後,好似終於看清楚了台灣的輪廓,深穢而無盡墮落喃語的凹陷沈淪,平坦寧靜地下了淡而堅定決心的庶民日常,高而清朗襯著藍天的人格砥柱…..都是台灣,都可以接受、擱置、看它在眼前自然演化。

晚安,感謝疫情讓我可以來得及學會走出穴居的小世界,看到、體感,最後(希望)如其所如地擁抱台灣。

揭發疫情中的「中國因素」:防疫日記

疫情爆發後「中國因素」對台灣社會的滲透影響力更是赤裸裸地看得清楚,大到疫苗政治(有意無意)裡外呼應的套趕殺,小到小藝人在網路上準仇恨言論的「蔡在大屠殺」,兩位老友適時出版了《吊燈裡的巨蟒》幾乎是重編的日文版,書名:《「中国ファクター」の政治社会学:台湾社会における中国の影響力の浸透》,讓人特別高興。

日本不顧忌中國反對直送疫苗到台灣,然後看到中國對此普世價值人道救援氣急敗壞的抗議,日本人單單從文明世界的常識就可以看穿共產政權的邪惡。最近日本朝野在國會廟堂上一致直言台灣為「國家」,全體議員無異議通過支持台灣入WHO,遭中國抗議後也樸素地視為早可預料的「制式反應」拒絕了中國因素的恐嚇挑撥。

這本書在日本的適時出版,可以讓日本讀者更清楚理解,在反共捍衛民主的前線台灣要對抗這些融入日常的「中國因素」滲透是有多麼困難。

事實上,除了感恩日本的義舉,台灣也可以向日本最近對台灣/中國坦率大方的回應學習。

最近台灣進入艱難的新階段抗疫作戰,因為優異政治領導的超前部署晚到一年多,終於還是加入了全世界抗疫的行列,但我們的抗疫困難最特殊的並非刁鑽的病毒,而是來自島內外「中國因素」乘虛而入的破壞拉扯。

這時的我們或許應該平心靜氣地仔細看看日本作為旁觀第三者快速伸出援手,讓日本人樸素正直的常識反應提醒被政治煽動一時迷糊了的自己,腦袋清晰理智地排毒「中國因素」,不要讓最不該繼續的「選舉政治」在這時候肆意散佈許多根本就違反常理的分裂仇恨。

一旦排除了中國因素的精神滲透,政治社會回復了集體免疫的體質,台灣的防疫之路就會變得(其實一直都是)無比清明開朗,相信以台灣社會成熟民主的理性自制,控制住疫情是指日可待的近未來,不需要奇蹟,只需要更多的常識。

最後,再次恭喜與感謝川上與介民的新書!

書無法替代面對世界中的自己:防疫日記

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

色與鬥離我遠矣,不能也,非不為也(沒那麼糟啦~X_X)不用費力多戒。但「血氣既衰」,為何要戒之在得?這道人生晚自習的功課,真的不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能夠理解。

在我看來,人的本質無非「有限」,而且是在時刻心知肚明的限定下活著的「向死存有」,生命最終不是「擁-有」(Having),而是只能學著安身立命的「存-有」(Being),這道理心領懂了,那無論終局如何收尾,劇本都可以安心交給上帝。

我期待自己能夠學會單純地陪伴「此在」與「當下」的自己,練習開卷的讀書姿態可以安定心思,但再多的書終究還是外力。聞急訊丟下手中書卷、披衣破門直奔群聚,那一刻血氣湧起的青春幻念,正是戀眷得失的倖然貪念。

電商大老詹先生打疫苗的事,對我是一個深切的警惕,也肯定了宅居獨行背後的始終相信:「遂大人而藐之,勿視其巍巍然」,我任性的內心世界裡本沒有權威,自然眼底也看不到特權,只有一個遺憾地終究不服老的分心讀書人。

一個疫苗接受度的模型:防疫不忘娛樂

看起來下午5點確實是高端疫苗的解盲記者會,希望結果漂亮,如果數據不佳,那台灣除了繼續依賴國外進口或友邦贈與,國產疫苗的部分就只剩聯亞最後一棒,悲觀主義的士氣打擊應該很難避免。

不過面對世紀疫情的殘酷現實,本來就是人類很難控制的天命,以台灣人習於在國際逆境中求生存的根性,應該很快就會回神繼續打拼吧?總之,期待迎接好結果, 也準備面對壞結果,在瞬息萬變歷史性的每一刻,只能專注於每個當下,盡我們最大的努力。

看遠一些,就算高端解盲後通過EUA, 自願施打為前提是必然的,那麼國產疫苗被民眾接受的程度會如何?接種與不接種的分佈與背後的認知趨力會是什麼?反正居家防疫無聊,就塗鴉一個Body-Tool-Environment的模型。

綠色的方塊是stable-core adopters,旁邊臨近是三種compromised adopters的亞型,如果能操作化一些問卷訪題應該挺好玩的。(疫情不忘娛樂,哈哈)我猜大部分的社會學研究者會挑另外一組變數吧?譬如:政黨偏好、國族主義、現代理性之類的。X_X

走在前面的總是孤獨:防疫日記

我猜接下來要吵的是「國際認證」,這個用膝蓋骨想都可以預期的拌嘴方向,台灣啊,果不其然,有趣、期待再次面對這個台灣宿命的歧路口!

「台灣」或「中華民國」哪個受到國際認證?大概都不太有吧?不信去WHO與UN走一趟問看看?哈哈。台灣人本來就是在低度國際認證下竟然還可以存活過來的國際級「特有種」啊!所以台灣在世紀疫情中如何面對「國際認證」本身就是一個國際STS研究學術前緣的「科學/政治」創新課題!再次苦笑😂

不要誤會了,我不是要把「科學」問題化約為太容易被污名化的(「不理性」)國族論述,我期待的是如何趁機會把「國族主義」(政治)與「疫苗開發」(科學)綁在一起做一個超客觀的「物件轉向」(object-turn)!

我請各位想想,去年2020年一月中,全世界都還在歌舞昇平,台灣是如何不符合「國際認證」大驚小怪地竟然禁止中國三個省份,後來2月禁止中港澳人民入境,那時有多少人說台灣這是在鎖國不國際化?我們如果那時跟著世界腳步等「國際認證」,早就是全世界最慘的人間地獄。

現在全世界92個國家都在搶疫苗,但國際認證的藥廠遠遠供不應求,這是全球正在發生的人間慘劇,WHO與歐盟韓國等都在討論是不是該採取抗體中和力價的保護性關聯測試來加快疫苗的EUA,我們明明自己有生產好了品質良好的疫苗,卻要等WHO開完會同意接著再認證才施打,這個邏輯合理嗎?這個邏輯的問題,台灣人還不熟悉嗎?

今天,那些想要推銷科興疫苗的政客嘴巴都只敢說「國際認證」的疫苗,你就知道這個詞的背後充滿了多少荒謬的弔詭,如果我們真的在乎人命關天,試著想想,你要等本末倒置的「國際認證」等到台灣一天死多少條人命時才願意回到世紀災難的現實?這樣的人嘴裡的人命關天,你信嗎?

我這輩子看過台灣太多奴才式的「國際認證」觀點了,無數次跟國外學者平起平坐交流時反而要聽他們嘲笑台灣學者的卑躬屈膝,台積電的晶圓代工模式如果先等「國際認證」,我們就不會有護國神山,台灣如果等「國際認證」早就是全世界最悲慘的COVID-19煉獄。

習慣跪的人用「出一張嘴」國際化,挺胸站著的人用「做出實績」國際化。奴才,國際認證了,也不過是個「國際認證過的奴才。」在全球課題浪潮的最前緣與世界同步創新、勇敢探索、努力立下典範的每一個「當下」,我們「已經在」現在進行式地國際化!台灣不是第一次走在世界前面,我們要繼續帶頭孤獨地走在時代的前面,這是不等國際認證的國際「特有種」、有志氣台灣人的宿命與責任,Save our lives, save the world!

選擇你的科學/政治

看到一位審查委員在解盲前離職,然後斬釘截鐵大談國產疫苗的「不可能過」(如果過了呢?那又要說是「政治=不科學決策」嗎?),他還說一開始專家會議對疫苗開發技術的選擇就不對, Novavax都過不了(是嗎?)台灣怎麼可能過?(這是科學發言?)

這人還是專家委員會的成員嗎?羞辱了一堆科學同行然後成就自己一點都不科學的「道德自滿」,剛好露出自我膨脹毫無倫理的本性。真的是集科學、社會、政治的綜合「最低」,是把還未解盲的科學數據當糞土,又沒有團隊精神的豬隊友,未來解盲後審查委員會的決議也預先給污名化。「低政治人格」果然跟「低科學態度」亦步亦趨。

圖:選擇怎樣的科學,選擇怎樣的政治,決定你我能不能在戰場上存活。(借LATOUR,2020, 《Critical Zones:the Science and Politics of Landing on Earth》

太閒就找些正經事做:防疫日記

防疫期間最重要的情緒只有一個:平靜安定。如果你辦不到,那你絕對有效該做的事也只有一件:離開吵鬧靠近安靜,然後給自己幾分鐘的深呼吸緩吐氣。防疫最難的挑戰,講到底真的就這麼簡單。

我觀察這幾天網路上都在吵些什麼,假消息就不用說了,剩下的多是邏輯不通、大驚小怪、捕風捉影、…總之,大概是只有太悶太閒、找不到正經事做的人才有時間瞎鬧的無聊話題。

台灣社會在最需要團結冷靜的時候卻天天在媒體上分裂,跨越這些分裂的唯一共識不是沒有,那就是每個人都說要支持防疫前線終日不懈打拼的醫護警消與防疫指揮(你要冷漠無情地排除後者的辛苦也可以啦),總之,那些每天操勞繃緊神經、勞心勞力真正在跟病毒奮戰的做事的人。

我們這些被病毒所逼的無奈「閒人」可以做,也務必要彼此提醒做好的,真的不多,就還是一年多來一成不變的那些份內事: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減少移動群聚。

或許因為我們可以做的事真的很少(要感恩前線啊~有這麼奢侈的「煩惱」),所以人們開始瞎鬧胡扯,或者被動成癮地,傳播拌嘴那些搞政治、搞媒體的人不懈地餵食的瞎鬧胡扯。

所以,或許最終,我們還是該鼓勵彼此「不要放棄自己」,暴殄天物把人家前線幫你爭取到的時間精力消耗在百無一用的拌嘴分裂(你也敢說這樣躁動叫做支持前線?)

好好地環顧生活周遭找到/專注做些正經的事吧!

如果你說:疫情沒過,管制不降級,疫苗沒打到,我怎麼可能有正經事可以做~ 我只能說佩服你把自己貶抑到這麼無能的功力。我最近呢,反而因為疫情找到了好多生活日常(因為疫情「不夠」緊繃)被荒廢遺忘許久的正經事啊~ 譬如:每天都能「回家」跟家人專注地共進晚餐,列出一直想讀的文章書籍好好還願K完,跟兒子好好談談阿公、阿祖家族的歷史, …… 你呢?你找到了什麼正經的好事?

續:疫苗之火與兩種普羅米修斯的思辨

看到這個影片《Vox – 為何你不能直接比較新冠肺炎疫苗?》,實在有夠高興,裡面解釋了如何比較不同疫苗的「競爭力」數據,提點到非常重要的疫苗真正作用,還有疫苗施打是「如何」可以控制住疫情的道理,一個影片三個問題一次說明得很清楚,值得一看!

最近台灣社會被無良藍政客的「疫苗神話」搞得失去理智(雖然只是一部分的藍信徒,但我們要抱著慈悲之心把他們喚醒啊~),把疫苗當成了好像「神明附體」打了就會百毒不侵的巫術魔法,這樣非常不好,因為實際上會擾亂人心,打亂全民防疫本應有序的細膩步伐,還有製造一堆打完就到處亂跑的新類型破口。總之,請各位有空務必要看看影片。

這影片的內容也開了一個回到務實理性面對疫苗開發的理解「窗口」。我昨天寫了一則關於閱讀拉圖的《A Cautious Prometheus》後的心得與感傷,我為那篇po文取了個名字叫《疫苗之火,普羅米修斯、與現代主義的禿鷹》,有朋友留言問我:跟疫苗的關係在哪裡?所以,我想接著這個影片之後寫一點「補述」。

就算看不懂我在鬼扯什麼,如果可以感受一下「拉圖風格的」疫苗思考「可能」長怎樣也不錯啦。

這陣子看到一些讓人心煩氣躁的疫苗開發「科學內戰」。其實,這個內戰的品質很差,戰場上很不對等,半邊的人尤其在解盲前基本上是被制度規範的審查倫理所綁手綁腳(跟反方所暗示/傳播/指控的不顧研究倫理,意識形態掛帥,恰恰相反),這些想要撲滅「政治」的「科學家們」(或「科普熱心者」)老喜歡畫各種疫苗對照表來鋪陳論述的「客觀」,以幾乎是放諸四海皆準universal、存在社會/政治之外的「超然理性」做預設的判準。但是,如同這影片裡的描述,實際上每一個疫苗都是歷史性的(historic),是在不同社會環境、不同疫情時點、不同開發模型下的一個個獨一無二的個案。

在這些Modernist的眼裡,「歷史中的科學」是這樣一步步變成了無涉歷史(甚至無視/敵視歷史)的普世科學:「美國的」先變成「西方的」,「西方的」變成「進步的」(progressive),「進步的」當然等於「現代的」,最後「現代的」變成脫離時空的「科學真理」。台灣此時此地特殊環境/特殊歷史下的科學實作判斷,疫苗開發審查是否足夠cautiously radical與radically cautious的「實作意義」(此「意義」不只symbolic, 還是material與ethical),從一開始(從這些「傲慢普羅米修斯」的Modernist腦袋開始)全部都只可能是「再明顯不過」「膽大妄為」、「偷天換日」、「罔顧科學」、「政治凌駕科學」…. 的證據。

回應這些顛倒了「普遍」與「具體」的「傲慢的普羅米修斯」,拉圖的名言確實中肯,值得我們借來再呼口號幾次:「我們從未現代化!」

譬如,前天看了一篇言之鑿鑿的政治指控,關於台灣很早還在疫情全球模範生時就「陰謀邪惡=政治的=不科學地」規劃了大型的2期測試可以在台灣(萬一/很有可能疫情「提前」爆發時)應急快速上場盡快搶救人命。但是,wait a second, 這不正是小心謹慎的普羅米修斯(Cautious Prometheus)超前部署(took precautionary steps)可以信賴的優秀「科學」(with no apology)判斷嗎?

有的人還說,這是為了企業的私人利益(「炒股」的話術很容易騷擾人心確定秒懂)道貌岸然地說:「國際市場的產業競爭力應該放在人命的後頭啊,你們這些沒有良知的政客!」但我覺得這實在是好笑,這些信仰著一塵不染的「科學」想像的傲慢普羅米修斯們才是髒腦袋裡充滿骯髒版本「政治想像」(政治=不科學=污染「科學」處女貞節的意識型態)的基本教義份子吧?

不覺得自相矛盾嗎?批判是圖利廠商只為產業發展利益的腦袋怎麼可能同時批判:「這樣2期後就在國內施打,是要怎麼得到國際認證?」以台灣不容易取得疫苗被歧視的國際政治處境、被無恥惡毒的中國政府百般刁難的脆弱處境,還有全球獨一無二的防疫好成績,因此潛在地反而更加危險,如果疫情提前爆發又沒足夠快速取得國際疫苗,那個「萬一」真的發生就慘了。所以:「只要能科學上確定安全有效就先施打,台灣人的人命不能等啊!至於獲得國際市場認證的三期測試就再平行繼續做吧!」在我看來,反而正是「小心謹慎的普羅米修斯」(cautious Prometheus)在疫情爆發的此刻尤其值得我們尊敬、感謝的科學決斷!再說,如果不是提高2期測試樣本規模要求,應該可以更早些進入三期測試,不是嗎?

每一個疫苗的誕生都有它在歷史/地理上的印記(看看這部影片),每一個疫苗的出生證明書裡都帶著各自獨一無二的歷史痕跡,疫苗的接生過程同時是科學的、社會的、也是政治的過程。這個時代交織複雜的龐大生態/病毒危機真正逼迫著我們的,是謹慎檢視過去現代/進步主義知識/倫理架構可能盲點的挑戰。拉圖的那篇文章破題就要我們領會「設計」這個詞彙近年來流行背後的價值提示,在我看來,這個疫苗開發之辯教會我的一堂課是:

「好科學」與「好社會」、「好政治」並不必然衝突!因為「好科學」需要有話好說、認真踏實、彼此尊重的「好社會」來灌溉培育;「謹慎地基進」(cautiously radical)規劃設計國產疫苗開發的「好科學」,同時也跟著必要「極力謹慎地」(radically cautious)判斷疫苗的安全有效,而這勢必要有優異決斷/細膩斡旋的「好政治」在忠實地支持。

最後,讓我引用上一篇po文的最後再次總結:

“希望台灣的普羅米修斯們不要被現代主義的禿鷹無情的攻擊折磨肝膽,引火用火讓台灣人可以儘快得到好疫苗、維繫自主可靠的life support system,但千萬要小心劣質「科技政治」的無情吞噬,我祝福他們最後平安,以蒼生為念的台灣的疫苗開發可以在他們的謹慎設計(cautious design)下有喜劇的收場。”

# 這則移動到私人FB這樣才能控制公開範圍,我不想被干擾平靜的防疫生活。

# 寫完隔天看到一位審查委員在解盲前離職,然後斬釘截鐵大談國產疫苗的「不可能過」(如果過了呢?那又要說是「政治=不科學決策」嗎?),他還說一開始專家會議對疫苗開發技術的選擇就不對, Novavax都過不了(是嗎?)台灣怎麼可能過?(這是科學發言?)這人還是專家委員會的成員嗎?真的是集科學、社會、政治的綜合「最低」,是把還未解盲的科學數據當糞土,又沒有團隊精神的豬隊友,未來解盲後審查委員會的決議也預先給污名化。「低政治人格」果然跟「低科學態度」亦步亦趨。

疫苗之火,普羅米修斯與現代主義的禿鷹

拉圖怎麼看「設計」或「社會設計」?這個問題相信很多人會感興趣。

很多拉圖的研究與設計接近,但他並未採取這樣一個熱門卻也高度模糊的概念,唯一一次例外,但卻是相當完整的一篇,是他在2008年參加Design History Society在英國Cornwall郡舉辦的「Networks of Design」研討會所做的keynote演講。

這篇文章標題是”A Cautious Prometheus? A Few Steps Toward a Philosophy of Design (with Special Attention to Peter Sloterdijk)” ,《一個謹慎小心的普羅米修斯?朝向一個設計哲學的幾個步驟(包括對Peter Sloterdijk的特別關注)》。Peter Sloterdijk是德國跟哈伯馬斯有過論戰,而拉圖極為推崇甚至謙虛不敢掠美的思想家。

這篇論文我第一次看到還在中研院,那時候我的研究都跟設計有關但尚未領悟到需要對焦到設計,那時大略翻過一遍覺得有未來參考價值就收到資料庫裡。後來我進了實踐工設後也不急著閱讀,反而故意不去打開看,直到2018年確定有了自己對設計的體會看法後才打開做第二次的閱讀對話。那時的感想覺得有趣,同意與不同意參半,但沒有很完整的體會。

下週是我第六年次在「社會學理論與設計」的課程裡教第16週的「拉圖(下):物質符號論」,我今天第三度拿出來閱讀,可能因為我五本書的整體觀念架構已經在去年出版第一本《尋常的社會設計》後成形,也跟最近因為疫情緊繃特別關注疫苗開發的幾波爭議而做的閱讀研究讓我熱了身有關,這篇不長的文章讀得特別通透明朗,大致上跟我對設計目前累積的社會學看法吻合,但構造出來的論述架構卻有很多不同。總體的感想非常高興,仔細三度閱讀此文,是我今天生日給自己的一個超棒精神禮物。

有好幾個思想契合或撞擊的亮點做點筆記分享:

1. 拉圖說其實他受邀時本來想推薦主辦單位找Sloterdijk更加適合,但他貪著有機會來拜訪英國的Cornwall郡就還是答應。我也真的很想到Cornwall郡一遊,我的理由是這裡是Bernard Leach與濱田庄司 (Shoji Hamada)聯手打開英國民藝的落地田野,當然Latour絕對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

2. 這文章拉圖用五個優點來闡釋「design」這個詞近年來變得非常熱門的理由,它們分別是: modesty, details, meaning, remedial, ethics。在他看來跟使用這個詞可以帶來分析當代社會的新觀點有關係,我也是用這個方式在理解「社會設計」的出現,但竟然列舉的原因跟他重疊不多,很棒的對話。

3. 拉圖認為使用Social Design這個詞不見對打開「設計」的時代潛力有幫助,我們需要的還是回到打破「現代憲章」,把「現代性」放回「從未現代過」的當前挑戰。我自己對於要不要用「社會設計」這個概念也一直猶豫不決,直到出《尋常的社會設計》時才跟編輯討論後決定用它,但是把它「尋常化」維持一個「用但是不黏著」在我看來更開闊的位置,也有牽制台灣喜歡跟風流行卻不願意深耕的用意。

4. 拉圖把design被突顯出來寄予希望的時代趨勢跟STS的盛行做了平行對比,認為兩者有高度的時代共鳴與觀點互補,這點我看了特別高興,我也會碰到要如何測度跟STS的距離位置的困擾,因為總是會被問起,拉圖把兩者並排來正面表述是很好的釐清。

5. 文章後半介紹他認為Sloterdijk已經發展出雛型而且他也高度認可的設計哲學,這個爬梳、詮釋與延伸對著設計圈的提醒、期許與提問非常精彩,而且環繞「普羅米修斯」的神話給了「設計」一個既反轉revolution也不擁抱progress的替代策略的正面定位,他認為Design在這個時代標記了一個特殊而適時的另類實踐可能:cautiously radical and radically cautious,我可是非常地贊同激賞。這部分需要花些篇幅解釋闡述,反映在文章對Design的定性描述: a cautious Prometheus!有空再說,各位也可以自己去閱讀。

6. 拉圖對海德格的態度很曖昧不清楚,跟梅洛龐蒂之於海德格一樣,其實這是當代所有思想家在海德格這個龐大深邃的十字路口分路而行下一致的狀態,但拉圖透過物件導向本體論大家Harman通過海德格的接合對話而被引入哲學,這點就可以看出親近性。這篇文章再次看出對海德格的正面肯定,尤其是Sloterdijk的《Dasein is Design》就是被他標舉的重要概念,還有坦白說Matter of Fact到Matter of Concern,這根本就是海德格的發揚。這對我在第四本書《設計時代的群學肄言》(暫定)最後五章的論述是吃了一顆安心丸。

7. 最後,也最感慨的是,此文後半對「小心謹慎的普羅米修斯」的討論直接揭發了台灣此刻似乎騷動著的環繞疫苗開發的「科學內戰」有著非常準確的分析力,希望台灣的普羅米修斯們不要被現代主義的禿鷹無情的攻擊折磨肝膽,引火用火讓台灣人可以儘快得到好疫苗、維繫自主可靠的life support system,但千萬要小心劣質「科技政治」的無情吞噬,我祝福他們最後平安,以蒼生為念的台灣的疫苗開發可以在他們的謹慎設計(cautious design)下有喜劇的收場。

天佑台灣,大家加油繼續堅持下去,黑暗會過去,光明會到來。以上的閱讀與心得,充當我2021年第二個疫情期間生日的感言。My birthday resolution? 更勇敢、更謹慎,努力成為 A Cautious Prometheus (或者有能力保護他/她們的海克利斯)!!

http://www.bruno-latour.fr/…/112-DESIGN-CORNWALL-GB.pdf

時窮節乃見:防疫日記

人家快遞雪中送炭,妳卻回以傷口灑鹽。有的朋友說,希望國外朋友尤其是有情有氣的日本鄰居不要以為這些人代表台灣,但是,我覺得,我們台灣社會一定哪裡出了問題。

一個社會就像盆栽的土,枝葉生長到最後在頂端開出了各行各業leaders(領導/菁英)的花,吸引了人們對整盆植物的印象,他們儘管特異獨行、動見觀瞻,永遠是這位、那位的少數人,但花的品質終究還是反映了輸送營養、水分給這些花們的根莖土質。

我們一定哪裡出了問題。

這一次過了忘了,下次還會在另外一個人身上發作,台灣「政治社會」體質的換土培土就跟教育一樣無法急就章,要當成日常點滴、持續關注、長期改善的目標,台灣才能慢慢回到可以贏得世人尊重的正路上。

在舉國同舟抗疫中乘亂嗜血鬥爭的機會主義政治表演最近底線頻繁赤裸出現,我們要知恥記住,把政治競爭的人性水準提升上來,起碼不要再跟著鼓掌,不然我們以及跟著我們有樣學樣的孩子們都會是受害者。

「緊急使用授權」的疫苗政治學:防疫日記

為觀察臺灣下一波國產疫苗接種政治風暴的初步閱讀,還有更多資料可以繼續消化整理,簡單理解基本架構後的一些假設性的聯想。

美國FDA關於EUA緊急使用授權的說明(Emergency Use Authorization for Vaccines Explained)讀完後又對照幾家藥廠提出EUA申請的公眾說明,感覺臺灣在之前「全球例外」過度美好的防疫成果背景下,當初只能使用大過國外二期的樣本規模(應該向那麼多志願參與測試的臺灣同胞致意)去檢驗多種人口組成與劑量組合的接種效果,因為防疫優等生的緣故幾乎很難在國內施行3期測驗。

現在國內疫情爆發有EUA的急迫需求卻又不夠真正(我們也不期望)大規模失控,施行起來確實面臨了現實與倫理兩難尷尬。EUA看來確實是集中在第三階段上做務實緊急的時程「縮減」與「延續」;這當中,主要是政府承擔一定風險以便可以在「邊接種邊監視」下延伸到的抗疫戰場中維持實驗,基本上不是「做完三期之後」而是評估初期風險下授權藥廠在實際接種中「繼續三期」,以mRNA缺乏前例的實驗性還是需要很大的政治果斷,可見去年疫情的悲慘,同時也值得佩服政治風險的承擔。

臺灣用「超過二低於三」的資料進行EUA審查,確實有後進者優勢可以對比現有疫苗進行評估,也有重組抗原較為穩定的疫苗開發經驗可以對照評估副作用的機率與危險程度,(這一篇就是我所謂「後進優勢」可以更有效進行與信任EUA的參考,《Neutralizing antibody levels are highly predictive of immune protection from symptomatic SARS-CoV-2 infection 》),附圖是此文中擷取的分析圖,最「火紅」的CoronaVac就是中國科興疫苗,果然…..)

政府緊急授權國產疫苗在科學上的風險其實並不像被政治攻防恐嚇驚嚇的我們想像中的高,即便過往幾個月看起來還不錯的外國疫苗風險都可能還比借鑑它們的經驗且是用費力但傳統方式製造的國產疫苗高,我外行人的推測,廠商對於第三期疫苗測試的「執行架構設計」會是(我也希望是)公眾溝通的主要焦點;最大的風險還是政治的。真正接受考驗的恐怕主要不在疫苗(這二期解盲大概就清楚),而是DPP政權本身承受衝擊能否獲得足夠正當性(民意)支持的脆弱度,然後最終也將是臺灣民主政體的考驗。

有空繼續找資料閱讀….

用獨立思考抵抗(各種)病毒:防疫日記

從「校正回歸」竟然可以引發政治風暴的體悟開始,我就對媒體+亂黨+CCP+政客可以對防疫造成幹擾與破壞的可能怵目驚心,我對於一部分被綁架的同胞這麼容易就甘心被餵食望文生義的扭曲煽動,過多色素人工添加劑的垃圾精神食品,覺得很無奈。

淳樸善良的民眾不清楚「學術社群」的實況,很容易被失格無能的江湖郎中給騙得團團轉。我一直都覺得,科學態度比起很容易被符號化的「科學」重要多了,而所謂「教授」只是一種制度下的「身分」,真的別給唬了。

就跟任何一個行業一樣,大部分道貌岸然的所謂「學者教授」能夠安分守己、兢兢業業工作就很不錯;事實上,老師把書教好很重要,沒必要千方百計逼臺灣所有的教授都要搞研究,國科會軟硬兼施逼全國教師總動員只是大量生產出徒具軀殼、沒靈魂無意義的所謂研究報告,非常瘋狂的臺灣偏執。

提到科學研究的探索精神、思辨推論的掌握與研究執行的實戰能力,許多所謂「學者」是嚴重不足的。在升學主義與形式主義掛帥的教育環境中靠著死讀書一路圈在學校溫室裡上來的教授們很多連在社會上存活的基本常識都不懂,照本宣科在教室循規蹈矩上課,提些匠氣十足呆板無趣,甚至我懷疑自己都不知所云的所謂「研究計劃」餬口者可多著,這種實況社會大眾只要將心比心想想任何一個圈子(設計行業裡有設計sense的設計師幾希,不是嗎?)也不難想像。

我要說的是,知識國力也要藏富於民,一個社會能不能務實理性持續進步走下去,靠的不是媒體「檯面上」那些表面上喧囂熱鬧,實際上支離破碎、聳人聽聞的政治煽動炒作,而是沈默地在臺下觀看,願意自己獨立慎思明辨、勇於捍衛民主社會生活品質的「思考中的公民」(thinking citizens),身處亂世,我只能寄臺灣的希望於這些螢幕上看不到但自帶精神抗原的個體力量。

%我這個自願放逐的臺灣土狗野和尚這樣公然發表輕視廟堂的言論是還要不要混下去啊,哈哈。

冷酷與溫暖:抗疫日記

隨著疫情加溫,兩週來我幾乎天天準時報到,仔細聽完每一場的下午CDC記者會,包括記者的詢問與回答,甚至拿個筆記本在不時紀錄,對我來講,這是這一陣子每天最能夠安定心情的一件事,不一定是要有好消息,就算聽到很沈重的消息也不打緊,主要是有大量冷靜的數據與採取應對策略的邏輯說明,還有關於執行面上碰到問題與改善方向不帶情緒、非常開誠布公的釐清。

對我來講,人生有意義、值得追求努力的重要事也必然都有風險,我很樂於正面擁抱它們,不管是主動或被動進入風險管理的情境,最重要的還是,你有沒有處在優秀人才的團隊中才是讓你安心的關鍵。讓我最害怕的,從來都不是冒險本身,而是分工鬆垮沒有意志力幹活的團隊、充滿障礙的白目溝通品質,還有做事不牢靠、沒有能力抓不住要領的豬隊友。每天下午的這場記者會給我安心的,就是確認我們把國家交在可以信賴的專業團隊手中。

也因為這樣,我對於柯P最近什麼「阿搭馬孔固力」,什麼「不要關在辦公室裡靠數據…」、「你要把專責病房、重症病房…分開來啊,笨蛋」、「15萬劑怎麼會夠,給我說清楚…」之類的煽動話語非常不齒,譬如那個什麼空床位的問題,明明當天記者會包括記者發問的回答,還有參考其他說明中整理的脈絡去理解,就絕對不是他所刻意貶抑嘲弄的那種狀況。

我坦白說敬佩,但也非常受不了包括陳時中的臺上團隊的那種過於溫和吞忍的態度,要是我一定會沒修養地嚴厲反駁甚至攻擊回去(所以說,很清楚自己不是能做大事的材料,哈哈)。

陳時中與柯P真的構成很大的對比,時中很會壓抑自我(真的不會有內傷嗎?),但柯P是很少見ego自我很膨脹的人。這場臺北的病毒作戰到最後一定會被他歸結到(高素質的市民與)他英明果斷的霹靂手段,然後(最惡劣的)他同時也在經營一種英雄敘事,就是他要奮鬥努力克服的難關不只是病毒,還有陳時中領導的CDC中央官僚(看他多積極在炮打中央)!

到最後,就算他抗疫敗了,潛劇本透過這幾天的民粹激情演出也已經寫好等著,當然不是優秀人民的失敗,不是病毒的勝利,是他功敗垂成敗給了迂腐的中央抗疫官僚,這個人內在極為冷酷,沒有想要分任何一點credit給跟他一體作戰的後援中央,我相信許多跟他同事過的人都會感受到這點,然後陳時中剛好只要用跟冷酷對立的詞彙就可以準確形容- 溫暖。

好啦,既然都講到這裡了,就不要再罵人下去。任事的柯P市長我很敬重也感激,但是梟雄煽動者的政客柯P實在很唾棄。好,心裡的嘔氣吐出來了,我要來練修養、平心靜氣做防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