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K+B的暑假

很多新認識的朋友不知道JFK本來不是JFK,在還沒有Kaya前, 一直是JFB的家庭生活。JF結婚後不久搬到中研院對面的南港新居,Bagel從那時就成為家裡的一員,剛來的時候她真的好小,在木地板上跑來跑去經常滑跤,應該還有影片留著有空來找找。

Bagel是隻白色的拉布拉多母狗。她加入JFB家庭後跟我們生活好幾年,上山下海開了車子載她跟我們跑了很多地方,公園奔跑、溪邊玩水、海邊弄潮,漸漸長大變得很壯碩,我們還要小心不要被她傻傻地衝刺撞受傷。

後來跟我們搬到現在在舊市區的家,當初會看上這個房子也是因為後院有個空地可以讓Bagel活動。狗女兒是有計畫的,但Kaya小犬就完全不是,是個意外。知道Febie懷孕後,我們考慮到無法同時照顧寶寶與狗狗,就請岳父母幫我們照顧,石牌那裡Febie的娘家有個更大的空地可以讓Bagel活動,我們也比較放心,拉不拉多狗很乖,能夠陪陪父母親當伴應該也是家族迎接Kaya到來的幸運安排。

Continue reading JFK+B的暑假

溫故之新迎新雞!Febie的網誌回來了~

除夕夜適合做什麼?

我決定做一件超有意義的事,除舊佈新:

專心把我人生最重要的伙伴Febie從14年前就開始寫的blog跟我一起移動到WordPress.com!

從今天開始,請JFK的好朋友們,尤其是喜歡Febie老師的大朋友小朋友到全新網站Kidding Me-找Febie玩。

2017-01-28-00-18-56

這麼多年陪著Febie成長,我見證她從一個全然外行只是深愛語言與小孩的女生,一直到今天成為兒童英語界的名師,成為JFK繪本屋的「掌門」有了可以盡情自由發揮、全然屬於自己的故事空間,有很多的感慨更有許多啟發。

2002年7月的最初blog 記錄了她青澀地走入師訓教室的心情,標題很簡單「下決心參加」,但現在看來非常有力!文章收尾她這樣寫道:

仔細想想,在培訓的過程中,我非常的快樂。 我喜歡教小朋友英文,有很多朋友說我的聲音滿好聽,曾經錄過一些網路教學帶,也喜歡蹦蹦跳跳,喜歡唱歌,畫畫,喜歡人群,肢體語言豐富,善於溝通,也有很支持我的男朋友等等。 也許我真的可以成為很好的老師喔。

我覺得非常驕傲,不只是身為一位先生,更是她一路走來沿途的知音伙伴,在每個重要的生涯轉折中給予關鍵的建議,順勢在背後鼓勵推動的手,書寫blog是我給的一個重要提議,告訴她理由,幫她準備好工具,陪她慢慢習慣上路,讀她的po文給予回饋。很多人知道我一直傻傻地努力於blog寫作,但大部分的人不知道,真正有影響力的是Febie,不是我。

Continue reading 溫故之新迎新雞!Febie的網誌回來了~

寒假第一天

感冒帶著病體跟兒子傍晚趕計程車到學校,跟學生上臨時的文獻檢討第19堂課,教師怎好像變成了醫師,偶而還要趕急診?

Kaya很乖,靜靜對面的誠品書局等待,結束晤談後,父子倆找了家吃火鍋暖身,然後又回到誠品大肆翻書。16114443_10154032672407294_1364490943839387682_n

一陣子過後,Kaya抱了好幾本選書來,我要他一本本說明選擇的理由,然後換Daddy再挑出一兩本,告訴他為何我選了它們。

他把落選的書拿走,又一陣在書堆中挖寶,跟著抱了一堆回來… 就這樣來來回回進行著「兒童版的文獻檢討」(X_X),到10點書店打烊才提著購物袋滿意地離開。

回程讓Kaya帶路搭捷運回家,我一路跟在他後方一步距離,到了南京復興站本該轉車,他一個誤判把我帶出了車站,走到冷風中的慶城廣場,Kaya突然站住,顯然意識到錯了。

「然後呢?」我靜靜等著。「Daddy對不起,我們要再回去」。「好喔!」,於是再次買票入站。回到走岔路的原點,「我在這裡弄錯了」,「嗯,那繼續吧!」

就這樣,回到家已11點,Febie忙了一天早已入眠。孩子很貼心,靜靜靠近給媽咪抱抱親親。

孩子把新書擺好,我泡了杯溫熱的巧克力牛奶cereal給他,父子倆安靜地在深夜的書房繼續閱讀。

這是Daddy陪Kaya度過的寒假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