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緣與「閱讀體質」

有的人把書說成精神食糧,照這樣講,「食物」入肚消化了,就會成就某種「閱讀體質」,You are what you ate.

閱讀跟飲食一樣,能夠營養均衡當然最好。不偏食是很重要,尤其對閱讀成長期的年輕人,但我相信等到你的閱讀體質確定了,所謂「均衡攝取」過了一個界線,就會碰到再怎麼也無法勉強的極限,原因很簡單,因為攝取與營養轉換需要體質,而「閱讀體質」do make choices,有些書離你的身體遠了,有些你吸收力特強。

沒錯,你仍舊可以閱讀各式各樣的東西,但我跟你保證,願意或不願意,知道或不知道,你的身體對很多不合體質的養分是會挑選的,就算它們再有營養,也極少真的能夠吸收。

世界上好書真的不少,garbage in常是錯覺,但garbage out倒常是實情。

所以,書如果跟你沒緣,就不要勉強吃,多吃也只是浪費了時間精神體力。我在美國讀書時的蘇聯朋友怎麼看棒球都說「看不懂」,有一天我有點火了,就說「你很聰明,你不是不懂,只是不喜歡,不喜歡就說不喜歡吧,別一直嫌我解釋得不清楚。」後來我想通了跟他懺悔:「其實你是真的不懂,因為不能體會enjoy箇中樂趣,就算知道規矩,怎麼也不能說真的懂棒球吧?」

與書有約還真的憑感覺,「感覺不對」,很難被talk into a love-hate relationship。有時候,經歷一段人生的歷練再回來,你還有機會跟曾經不投緣的書談一場熟年的戀愛,緣分到了你們還是會成為好朋友。

好的寫書人不會想要成為萬人迷,好的讀書人自然也該一樣,不投緣的書輕輕放下就好,這不是誰的錯,也沒什麼值得遺憾。

用新Kindle讀了一本新書:Self-Tracking

2018-02-13 00.25.04Gina Neff是華盛頓大學的社會學家與資深資料科學家,Dawn Nafus是劍橋大學畢業的人類學博士,在Intel Lab擔任研究員,兩位資深的研究員聯手在MIT的核心知識系列中擔綱書寫了Self-Tracking這本書

這是一本輕鬆好讀可以很快建立基本知識、思考架構與問題意識的入門書,兩位都是在科技產業現場實作多年的資深研究員,在Self-tracking的社會實作圈也按照學科慣性做了許多田野參與觀察,對這樣一個DxS的前緣領域提供了非常適切而及時的研究/實務現狀耙梳。

他們對於心理學與行為主義的分析架構保持了警戒的距離,也直接間接地與這些後設架構主導下的self-tracking研發實作做了溫和卻也不含糊的批評,並且提供了社會學/人類學的替代觀點與論辯。閱讀這本書,對我這個在設計學院教書又對self-tracking(不只是透過wearable device做紀錄還包括其他)情有獨鍾的社會學家而言,有許多遇著知音的驚喜、也有很多質疑對話的衝動,總之是個很好的思考起點。如果有空再來寫寫書評分享。

MIT在Self-Tracking這樣一個當紅的課題上讓社會學者與人類學家一起負責書寫定義新領域的入門專書,再配合兩個人遊走於產業與研究間的經歷背景,很容易就可以嗅出我們跟國外的距離:

台灣的社會學圈什麼時候才會有這類型學者的出現?不容易,因為我們沒有那種學術生態的土壤,弔詭地可能還是因為我們太想要擺「學術先進」姿態了。台灣的設計圈也還未能比較平衡地吸收知識養分,坦白說,我們還在想方設法「用美學想像脫代工」的掙扎中,對研究的排斥強、胃口也低。兩面合起來,D與S之間繼續目前這樣沒社會學家能夠供給、沒設計師願意吸收的負面循環局面恐怕還要很久。這個問題看起來小事一樁,但其實是台灣產業、教育、學術也是文化體質一時之間難以克服的深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