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文化經濟」(座談紀錄)

今年稍早412日,我曾經應邀到東吳大學參加一場「文化經濟」的座談會

我真的沒有參加座談會的經驗,當初還好好請教了一下F的經驗,根據她的提示,座談會應該是比較informal的,所以我當天講得非常輕鬆。不過,當場才知道原來這座談會的談話內容將會出版,而且主辦單位還是以蠻學術性的要求來期待這場座談,我只好堅持排在其他兩位主講人之後,然後強調自己是來插花的,因為我確實沒有太多對文獻的理解,經濟學的範圍內比不上劉瑞華老師、文化研究的範圍比不上劉維公老師。

比較慘的是,幾個月過後拿到演講謄稿,我的部份最為糟糕,簡直支離破碎到無法閱讀,我想講話與寫作之間我的間隙很大,無法聽完、記下、直接採用。最近修這演講稿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我的出版工作箭在弦上每一刻都要把握,更是有被絆住腳的感覺。

修這稿有種奇怪的感覺,因為要去猜「這個人」到底是想要講些甚麼?而那個人竟然就是自己!好像有點在做考古或古蹟修復工作一樣,一點一點推進,考驗我的耐性。知道自己不適合這種工作,以後千萬不要再接受會變成稿件出版的座談。

今天我給自己的deadline到期,週末到這裡為止,我必須要去弄論文寫作與研討會評論等其他緊迫的工作,所以我想就把我座談的後半部還無法辨識的部份刪掉,反正文本是獨立於座談的,只要讀起來不會覺得缺了一塊的感覺應該就可以吧?抱歉了。那我把修補好的稿件放在底下作個紀錄:

大家好,今天談的這個主題其實我滿陌生的。兩位老師都教文化與經濟,對於研究文獻與實際文化經濟的觀察都是基於長期累積才提出來的。我就只能從自己很外部的研究經驗出發,想像我在台下,跟你們一樣,聽了他們講這些東西之後,給一點我自己的回應,底下大概是從這樣的立場出發。我沒有什麼專業上面的理論,所以我待會兒講的大概沒辦法像他們那樣引經據典,而是出自於腦袋裡面亂想出來的。

我拿到這個題目時,看到題綱當中有個斗大的「趨勢」就覺得壓力很大。怎麼研究趨勢呢?我坦白講就只是帶著這提綱,在過去的一個多禮拜中,每天觀察四周圍有沒有「大概」會被稱為「文化經濟」的東西。我觀察之後首先得到一點心得,關於我們今天圍在這裡「談趨勢」,這是怎樣一回事。

各位知道,有些趨勢的談法是外在的,譬如說早上起來覺得天氣有點冷,有的人想今天要多穿一件衣服,有的人卻從過去經驗推敲下午會變熱,乾脆少穿一點,然後你可能就會看電視台氣象預測來決定。這裡的趨勢是外面的,你如果預測錯的話就會被看穿,被嘲笑。但人的趨勢跟自然界的趨勢是不一樣的。例如你看小孩子在那邊塗鴉,你客觀的看,也許你會說這個小孩以後有成為美術家的趨勢。結果有可能是因為我們這麼說他,用這種方式對待他,才使他真的變成美術家。這樣的狀況,就是自我實現。當然也有自我自殺式的預言。趨勢它有主觀、客觀的部分,這兩個是混雜在一起互動的。

最近許多人談文化經濟的趨勢,也有相似的狀況在。我們談這東西的時候,就是在溝通、在進行一番「指認」,而這個確認的過程本身就會有些效果,也就是它本身創造出它所指稱東西的「確實性」。譬如說劉維公老師經常在各處演講、寫文章、推廣、還辦了這樣一個確認「文化經濟趨勢」的座談會,這本身都對這種影響產生推力。舉例來說,假設在淡水賣阿給甜不辣的老闆知道了有「文化經濟」這種說法,而去查查看淡水阿給有沒有算到政府定義的「文化經濟」裡面,這就開始影響了他的作為,他也許可以申請補助,也許發覺應該再做些商標、視覺形象的東西,這東西慢慢地就進入「文化經濟」了。又譬如說,用一般市售的數位HD攝影機拍出來的電影,可不可以符合紀錄片補助?這都是爭議,因為定義本身就會引導資源的走向。

收到題綱後,我作了一點小小的文獻調查,發覺對於「文化經濟」的定義真的是眾說紛紜,就滿苦惱的,總覺得如果沒有辦法先把定義操作化,有點不曉得該從何下手的感覺。如果我們跳開文獻,直接列些人們提到「文化經濟」時所指的東西,就會發現這裡面的範圍很大:電影、繪畫、漫畫、出版、旅遊、博物館、i-POD、無印良品、異國餐館、老街的臭豆腐,反正放眼看去,無處不是文化經濟。

那麼真正的差別在哪裡,讓我們今天可以在這裡談個我們好像大致上都還相信存在的新東西?我今天想就乾脆先把「文化經濟」放到括號裡,對其內容先存而不論,裡面反正就是「那些東西」;然後讓我們從外部來切入這個問題。我想講的是,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我們對「文化經濟」有了實在的感覺?我想大概可以列出一些我們日常生活的客觀變化,有了這些集體性的底層變化,大概言語指認的那些作用就比較可能辦到。

第一:休閒時間被釋放出來了,這個時代工作的分配好像越來越不平均,有許多人沒有工作,或者不穩定的工作,有些則是一個人做過去兩三個人的份量,做到過勞死,或者想辦法提前退休。但無論如何,像週休二日這種「休閒重視」的制度開始成為日常規範。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工作的時候被壓的越深,休息時就越不甘願想辦法要玩得更多,結果經常是把自己弄得比平日工作還累。很多人工作了一周,週五晚上反而精神最好;然後到了禮拜天晚上變得最累。反正,就把從資本處賺到的錢再消費回去給它就對了。休閒與消費的時間分隔出來,這給了「文化經濟」一個出頭的機會。

第二:我們生活中的工作成份和休閒成份也愈來愈分不清楚。好的工作是有趣的、也就是要帶點休閒性質;拿「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來對比,「工作不能太boring」這種要求,其實是很新鮮的想法,算是「資本主義的新玩樂精神」。另一方面,延續上一點,我們經常性去做些休閒活動,就開始要求它要有一點意義,最好有些學習的深度在,可以有鑽研的樂趣,這當中就混雜了很多樣的東西進來,休閒這東西就變成大有學問了。今天如果你想去旅遊、想要喝酒、、想運動,那這個深度趣味在哪裡?就在你買了一堆關於旅遊、品酒、運動器材的書,看看旅遊地的風土人情、歷史典故,看看這些酒是從哪裡產出來的,怎樣喝酒、怎樣學會描述酒味的成套語言,趣味就在這裡,因為它有知識性,在enhance你的一些knowledge。有需求就有供給,那這個「文化經濟」的感受範圍就越來越獨立明顯出來。

第三,現在很多社會活動都是流動的,空間經營就帶動了文化經濟的空間感受。這大概跟我這幾個禮拜的觀察有關,咖啡館裡那麼多人到底都在幹甚麼?我一好奇就偷偷注意都在講些甚麼,發現這當中很多還跟正正經經的生意有關,賣保險、談企劃等等反正有各式各樣的生意在那進行。現在的人談東西總要先累積點軟化的社會關係,或者說培養點社會資本,知道哪裡有新的餐館、就近哪裡有咖啡店,也跟著變成一種融通人際的社會知識。還有,私生活的領域也是。現在單身或者雙薪的家庭越來越多,加上工作忙碌,很多人都開始習慣外食。即便是再大一點的家族網絡,我們想想,越來越多重要的family hours越來越移到餐館裡進行,餐館的社會功能多了就開始要能夠deliver差異化的空間感受,譬如家庭聚餐的融洽感等等。

第四,前面講的例子也代表另一個趨勢,就是「公」、「私」空間感的混雜化。另外的例子譬如像越來越多公司在空間佈置上盡量去創造可以令人放鬆的私人空間感,個人的辦公空間也越來越允許個性化,這些如今都好像變成了常識一樣,但早幾年是會被當成不可思議。我們還可以觀察一下手機對人們空間感的影響。在手機之前的時代,不只出門要找公共電話,家裡的電話也有「公」的意味在。家中所有人對外聯繫都要通過這個管道,也因此一般都是裝設在公共空間的客廳。私密的電話來了(譬如說,男朋友的電話),妳就要想辦法清場,要留意別被偷聽。現在人手一台手機,使得家庭作為共享對外聯絡hub的意義也漸漸稀薄。

手機這東西也漸漸讓公共場所面臨保衛戰,許多人身在公共場所,但手機一通馬上進入忘我的兩人世界。例子還可以舉很多,譬如現在愈來愈多的SOHO族,那麼家的空間裡面就會有很多公私混雜的東西要並存或者要能夠快速轉換。即便一般企業也在室內設計上盡量帶入擬似私人居所的輕鬆感覺。這種種的趨勢就會帶動許多從身體到外部空間的裝飾化、風格化需要。

第五個因素,我覺得是社會流動所帶動的文化裝飾需求,或者說,從社會群體分化中產生的認同有關。經濟重組的時代變動中,往往產生出一整個向上流動的新階級,譬如說像上海就是一個外速聚集所謂新富的空間,從既有秩序中出頭的新富可以由消費中摸索建立標示自己集團價值的東西,要讓人家看得到自己的品味,這絕對是一個集體性的文化經濟過程。延伸這個觀察到社會其他領域,透過消費標示與肯定集體認同,劉維公老師所說的部落現象也有這樣的味道在。

第六個讓「文化經濟」變成一種可以辨識的趨勢來自產業界。我們從商品製造端來看,就是競爭的激烈化與避開競爭的動力。很重要的東西是現在市場競爭真的很激烈,也有所謂薄利化。技術變遷快速也是個造成競爭加劇的原因。你不要小看以前的留聲機,那可以用個幾十年的。現在一下子DVD,一下子又藍光,一直跳過去!高度競爭與薄利化,就會產生想辦法區隔於競爭之外的努力,也就是想辦法創造壟斷。品牌與設計越來越重要也有這樣的背景在。NIKEi-Pod都一樣具有這種「不一樣就是不一樣」的特質。高明的競爭力已不在價格,而在創造獨特的價值、製造消費上癮。

我想最後再來講一點,就是商品微型化跟身體裝飾的關係。現在技術可以讓很多東西微型化。我們一天下來真正使用手機的機會其實不多,但卻到處都看得到手機。手機為什麼佔據這麼多我們每天的視聽空間,問題在越來越多的機能都往手機裡面丟,因為它小而易於攜帶就成為個人的資訊、通訊、娛樂中心。但是小會怎樣?小就變成了附著於身體上的裝飾品。文化與美學的東西就跟著出來,能不能符合自我想像的生活風格就變得很重要,從手機還要能更換外殼、更換鈴聲就可以看到人們在這些微型化的電子用品上(包括像MP3 Player也是)的裝飾需求。

「文化」跟「經濟」這兩個概念,其實是連結到相當不同甚至相剋的想像。文化經常被當成是一種給定(given)的東西,或者圖爾幹所謂「先於個人的社會事實」;文化也經常被認為是分享共有(share)的,文化不share幾乎很難被當成是「文化的」。

而經濟的東西跟分工交換密切結合、是目的性計算的、是跟基於高度一般性的價格。 我以上講的這些其實都是接近常識的日常觀察,是一些使得「文化經濟」成為生活中直覺可感的「趨勢」或「事實」的條件變化。沒有這些細微的變化,我們研究「文化」與「經濟」的交集,或者說去推廣「文化經濟」就會變成一件很難被接受或很難推廣的事。我們今天開這樣的會,聽起來面向未來而具有開創性,事實也是如此,但我在想其實也是社會條件的變化「已經」讓人們從日常生活中「準備好了」要接受這樣的講法、也想要用這種視點去理解自身的經驗。我認為先有這樣的理解很重要,社會先於個人,這個個人包括我們這些學者。我們今天三個人談突破前述「文化」和「經濟」分離的新思考,本身就是一種促成與介入,這回到我在一開始所講的人文世界的「趨勢」特質。

接著是下半段,又輪一圈回到我:

兩位劉老師一位研究經濟,一位是研究文化,關於經濟學與文化社會學的文獻各自都有長期的關注。劉瑞華老師想要從比較傳統經濟學的角度來討論文化,劉維公老師則一直從「好生意」的角度切入文化。他們都試著進行一種跨越「文化」與「經濟」理解的努力。非常有趣!上一回談過,現在人們從日常生活經驗中已經準備好接受這些有趣的知識論述,這樣很好,學術與社會可以有豐富的對話。

我既非經濟學者也非文化研究者,談「文化經濟」的學術文脈(不管是經濟學或文化研究)很難提供甚麼,跟一開始講的一樣,讓我最後插花講點從自己研究經驗出發的補充看法。 接著之前我講的,如果我們從傳統經濟學出發,對於像「關係」、「給定的文化價值」、「慣習」等這些東西是很難納進來的(也就是不把它們推到模型之外)。

社會學者要把文化帶入來解釋當代快速變化的經濟現實一樣也不容易。我記得當年還在台大碩士班讀書的時候,因為東亞經濟起飛,當時發展社會學當紅就有「儒家思想促進台灣經濟發展」的說法,但是這種論點很難說服人們對文化的直覺,像儒家思想這種文化顯然是長期的,那麼如何拿它來解釋短期間的經濟表現變化。要說那是配合其他因素才會產生結果,那麼我們要如何在少數個案下解釋為何不是其他短期因素就夠了?


不過,人們對「文化」的想像正在改變,這也是伴隨現代性的核心「反身性」越來越強化的一個發展。譬如拿衣著來看,現在固定的dress code以不那麼清楚固定,「男生該有」的範圍擴大、運動鞋也穿到辦公室都是平淺的例子。「文化經濟」(文化是好生意)的相關論述本身就在推動也充分展現這種「文化想像」的變化。

文化越來越被注意到,越是人們可以用經濟眼光去解釋的東西時,它就越成為人們改變它的動力。有人開玩笑說,每個幾年就有一套新生兒該怎樣睡的理論,所以我們可以從一個人的頭型去判斷她的出生年份。這反映了文化對所謂「自然」的含攝力量,還有從文化反身性的實效。

很多東西不斷進入經濟動機驅動的凝視視點之內,「文化經濟化」與「經濟的文化化」就開始相互滾動發展。「設計」意識與論述現在越來越成為經濟論述的一個主題,就有這樣的時代意義在,它是我一開始說的「介入」、「促成」。「文化經濟」這個概念被提出,就表示「文化」變了,藏身在它被後有許多細微的「設計」在,有許多「計算性」在,雖然說不一定是利潤驅動的計算,但一個被放大的成本效益的思考架構其實也就跟著進來。所謂「經濟理性」本來就有這樣比較廣義的內容在。

很多新品種的「文化經濟人」,他雖然不能夠控制,可是他用心所在確實是在理解可以從商品的哪些地方去觸動、挑動你的心思。譬如說我剛買的這台筆記型電腦,我看它時視線一直被它蓋起來時邊邊的長條折紋所吸引住,所以尤其是拿在手上時有種熟悉自在的感覺出來。等到我讀到這個設計者的想法:我特地留那個邊紋就是要讓人感覺到那是書。馬上會獲得一層自我了解,「啊,原來如此,沒錯!」這也表示文化經濟有一種理解文化的客觀性在,它必要要對人與社會生活細微文脈有種貼切的理解作為基礎,才能夠去自然的促動人的行為。

所以說,這裡,經濟計算性中又可以看到文化的理解性。希望我這樣故意繞了一圈又回來,可以讓各位理解到對我而言「文化經濟」這東西最迷人的地方。隨著台灣環繞文化經濟的許多創意產業開始成熟,或許我們可以期待,許多當前的「文化經濟人」將會蛻變成為甚至比所謂「經濟社會學者」更能夠跟社會溝通意義的「經濟文化人」。期待,當然也是一種挑戰,就看台灣以製造企業與工程師為核心的經濟引擎的人文涵養與對話能量夠不夠充沛。

最後說明一下,沒有整理出來的部份是關於「文化經濟」的一些研究課題的討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