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逆轉的賭爛選舉

今天晚上民進黨「如預期地」輸了,而且還是全面性的、決定性的敗選。我一向小心避開「談政治」,因為不想要在台灣這種眼中只有藍綠的評論世界中陷入一些無意義的攻伐。不過,我想也不要一直躲避,畢竟政治本來就是社會生活的重要成份(甚至應該是一種人做為人的高尚活動),就來紀錄一點零碎的雜感。

明日就會有許多的報導分析,這次應該沒有甚麼跌破專家眼鏡,唯一而關鍵的差別在於民進黨敗選的幅度,不僅嘉義市與宜蘭縣失守,就連翁金珠、羅文嘉都在懸殊的票數下落敗。從個別縣市的層次、就提名到策略當然可以有很多檢討,但總體來看,這是對民進黨與阿扁的民意總評估,一個嚴重的警訊,應該不會有錯。

晚上看電視上藍軍的歡欣鼓舞、我也替他們感到高興;看到綠軍的大方承認敗選,也感到欣慰。

整晚看著電視上淚水與歡笑交替的場面,我一直心底在想著:「民主真好!」台灣的政治市場,隨時準備懲罰鬆懈自滿的人,也不會放棄給人希望,因為這個市場裡沒有永遠的敗者,是由真正「歡喜做選擇」的人民所組成的健康市場。

台灣民眾的高投票率可以自傲,證明人民清楚政治生活的重要;然而民心如水也表示他們不容易被「政治驅羊者」所綁架,台灣選舉頻繁,每個人都清楚,一次失敗不表示永遠的失敗,總還有下次扳回劣勢的機會。台灣民眾固然熱衷政治,卻很清楚政治並不是社會生活的全部,「政治解決」也不會是唯一生存的方案。台灣的民主政治固然不盡成熟,但絕對可以自傲。

當然,「政治媒體化、媒體娛樂化、娛樂低俗化」,仍舊是台灣政治高度世俗化、過度世俗化的惡質化徵兆。但話又說回來,一個神聖化的社會要能夠滋生民主政治恐怕更是難上加難,「民主」本來就是世俗政治的土壤裡才長得出來的果實。

包括像「台灣獨立」這樣的價值,如果能夠感動得了廣泛的台灣人民,都斷然不會是單純基於它的神聖性,而是從民主社會的公民日常生活經驗中對「自主」與「尊嚴」這些啟蒙運動核心價值的樸素體會。從繳稅、服役、體育、生態、新聞中體會到政治社群感,從近身的距離參與到國際社會中感受到國際社會的不公平待遇,進而從這兩者中感受到「國族」存在的真切感(台灣人不管藍綠其實都習慣於這種自我狀態的懸滯)。

把國族主義想像成一種狂熱的神聖運動、想像成一種排他性的集體妒恨、想像成一種泯滅差異的壓迫,想像成與全球化、民主化本質上對立的東西,這其實都是自認進步的學者與唯恐天不亂的「媒體/政治」聯手炒作出來的怪物,反而是這種對國族主義想像的想像才是跟台灣這個與國際經濟深度接軌、高度世俗化的商業社會格格不入。

從另外一個方向看台灣民主政治的負面特質。民主固然開放給人民選擇,但是台灣的政治上層(也就是在狹義的政治上競逐權力的所謂藍綠)開放給人民的選擇項真的非常貧乏。

簡單講,台灣人民幾十年來似乎總是只能玩「負面選擇」的遊戲。中國國民黨靠著軍警憲檢媒體全面控制台灣社會的腐爛不義,在黨外人士的衝撞下逐漸喚醒民眾也逐年累積「賭爛票」到蔣經國也不得不承認民心漸失,必須拋棄神聖而違逆民主常識的國族想像(以及在其羽翼保護下老國代立委),面對台灣這個政治社會的世俗性與現實性(蔣經國說「我也是台灣人」跟他開放黨禁等的民主化作為是這個「面對」的一體兩面,想要用嘲諷「台灣人」來編織「民主論述」的人恐怕腦力是遠不如蔣經國)。

民進黨上台,國民黨下台,這種「比爛」的態勢幾乎沒有改變。連戰沒有出席阿扁的就職典禮,跑出國渡假,立下了台灣民主化過程中一個非常惡劣的負面模範(宋楚瑜說如果選不好就要「出國」,如出一轍,這種獨特的「出國政治學」真是台灣奇蹟)。從此之後,國民黨老是在計算他「要不是因為分裂就不會讓出江山」的簡單數學題,一點也看不出知恥自省的跡象,殊不知國民黨以前不公不義的舊帳越隨著民主化公開,它的負面形象只會越差。

民進黨可以在總統選舉時短短四年間快速累積到半壁江山,仔細看看,實在不是民進黨有何能耐,而是國民黨的不知洗心革面、不知長進。民進黨只要提醒民眾面對的還是那個「傲慢的老國民黨」,對比起來「就算不能幹但起碼乾淨」的民進黨就變得還值得多給點鼓勵。

民進黨在藍軍分裂的歷史機運中「提前」締造政權轉移,它的選民基礎並不穩定是眾知的事實,一個黨員人數甚至在解嚴這麼多年了還不足反映其支持人口的政黨,用少數幾個人便要突然間進駐長期黨國不分體制下的國家機器,尤其還有等待試煉的三軍部隊。對照還傲慢地把敗選當成「暫時出借國家」的國民黨,以及對民進黨各方面脆弱統治的理解,人們願意給民進黨更多的時間與空間學習成長,本來就不難理解。

這次選舉,從民進黨「如預期敗選」的關鍵點上想,何嘗不是又一次「賭爛」的選舉。

「清廉的民進黨vs.腐化的國民黨」隨著民進黨的執政時間拉長,人們比較在乎的自然是前者,民進黨一直要跟每天在當下拼經濟、高度現實主義的台灣人上「歷史課」記住「腐化的國民黨」本來就比較不容易,畢竟具有壞紀錄、甚至品行不佳的國民黨並沒有掌握政權。這次選舉民進黨被一堆弊案纏身,加上阿扁老路數而未見誠意的選舉語言,完全是自己弄垮了自己。

又一次,勝者因為對手自己的失誤而獲勝,這點馬英九「民進黨自己打敗自己」的說法一點都沒有錯

(相較之下,連勝文這次勝選後「遲來正義」的發言,大概是最差的一個,因為他把一個民眾對國家未來的期許付託,變成一項對個人過去挫折的精神自慰)。換言之,並不是因為國民黨改變了形象變得清新,而是民進黨把自己最寶貴的資產給貶值了,讓自己的形象與貪污腐化連結在一起。從「就算表現差一些但起碼乾淨」變成了「表現就已經不太好了,還不乾淨」,這種視聽觀感才是當前民進黨的最大危機。

老實說,阿扁這幾年來每次一碰到選舉形象就往下掉一層,我每次看了他以總統之尊在電視上講話的內容就不禁搖頭,把總統府變成了爆料中心,用詞遣句經常讓人覺得比較像競選總幹事在上call in 節目,想要從他的發言中整理出一點治國思想的輪廓真的非常困難。阿扁在不同場合講不同的話,在不同的時間講前後不一的話,大概連支持他的深綠群眾也被搞迷糊了吧?更何況對那些被稱為所謂「淺綠」、「淺藍」的中間選民自然更難理解。

相較之下,馬英九反而靠著他個人清新的形象包裹了本來形象不佳的國民黨,強化了一般民眾「正在腐化的民進黨vs.有可能清新的國民黨」的未來想像。馬英九四周的人可能正處在久違的勝利興奮中,但是他自己千萬不要被勝利沖昏了頭,分食他的「清新形象」光環的國民黨會繼續被人民嚴厲地檢驗,有多少黨員同志會用舊思維與舊行為來扯他的馬後腿,就夠他每天膽顫心驚過日子了(不要忘了國民黨可是陳哲男的原產地)。

馬英九主政的國民黨現在才要起步,不要忘了民眾的希望越高失望就越快來臨,勝利者不趕快從落敗者身上學教訓,馬上就要在對手摔倒的地方再摔一次。馬英九跟陳水扁都需要跟時間賽跑,比賽「新國民黨」與「新民進黨」哪一個先出線!國民黨與民進黨都需要新的語言與新的作為,才能夠避開「比爛」的輪迴。馬英九看來比阿扁有更多的空間,因為阿扁勢將成為一個跛腳總統、一個被檢討的對象(這次選舉的基調難道是民進黨黨中央定的?)。

馬英九需要謹慎地用目前打開的政治空間去滾動累積屬於自己的風格,讓人看到勇於認錯、積極革新的新國民黨。而跳脫負面政治的「新政治風格」正是長期被困在「賭爛政治學」裡的台灣民眾最渴望的東西。

民進黨自然應該對敗選虛心檢討,但是內外交迫加上不同以往背負著執政機器的民進黨,有多少空間與能耐能夠像過往一樣啟動自我治療的機制,實在令人懷疑。

期待從這次選舉開始,更有信心的馬英九與更為虛心的陳水扁能夠啟動「新國民黨」與「新民進黨」的競賽,然後讓我們在2008年的選舉決定誰能夠帶領台灣走出「賭爛政治」、樹立台灣政治競爭的新典範。

2 thoughts on “一次逆轉的賭爛選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