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與「自己的房間」

週二晚間在辦公室,不經意看到民權運動領袖金恩牧師的著名演講稿。「我有一個夢」(I have a dream.),這話聽過很多次,自己偶而也會像那樣說了起來。但是,從來沒有真的讀過原文。於是拿起來,趁四下無人,一句句地大聲朗讀,自己好像也跟著回到激情革命的六0年代,回到1963年8月28日華盛頓特區的林肯紀念堂前,加入那20萬創造歷史的群眾行列。

逐字逐句地將那演講從自己的聲肺裡唸出,才真正體會到金恩牧師堅持「非暴力主義」的精神感召,堅持在超越族群、性別等人群分隔之上的更大「社會團結」推動反抗運動,堅持不能用降低理想來阻止現實的墮落;反而要用更高的理想來淨化那受創者的心靈,讓弱勢者在遠比體制的敵人更為超越包容的位置上,尋得勇氣、自尊與奮鬥的方向。

次日,跟Febie提到想要整理出一間讀書房給她用專用。Febie問為什麼?我順口回答:女人要開始過創作的生活,需要一點錢,以及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Febie一聽,直嚷著說我講這話「太有道理了!太有道理了!」。我低頭輕輕一笑,說這是Woolf的話,不是我想出來的,那是她的一場演講「自己的房間」(A Room of One’s Own)的結論。說完這話,我突然想起,對啊,這演講我也從來沒有真的讀過。到底,她在說這話的前後,說了些什麼?

進了辦公室,上網找資料,到圖書館把那書借了出來,放在桌上,便忙著做起其他預定的工作。下班前終於有喘息的機會,看那纖細又知性的女子的臉龐還在那裡,對著她凝神許久,調整心情平靜,伸手拿起翻開扉頁。

時間:2002年8月21日下午5:00,中研院的辦公室,我開啟了跟一位陌生英國女子難忘的邂逅。

兩個小時後,心底很清楚地知道,已經被她徹底地征服,心悅誠服地醉倒在Virginia Woolf思想與文字的魅力。

Virginia Woolf,纖細地活在自己的內心世界,並堅持那是世界的全部。在Virginia Woolf,人與物在意識裡與心思交會,每一個微微的顫動,都那麼令人心醉、心碎、心悸,由衷感動。

我跟著Woolf輕巧的步子、跟著她的思緒,走著、想著、探索著。過去、現在、與未來,現實、想像、與虛構的人與景物,被她巧手吐絲的文字一一串起,在文學家意識流轉的溫室裡細細地烘焙暈熱。我抬頭環顧四周,滿室好似已被這女性溫柔的智慧燻香所層層擁抱,蒙上一層幽雅、平靜、雋永的生趣。

這情緒敏感、善於深思、喜歡探索的女子,隱喻曼妙而迷人,令人為之折服;純然的求知衝動讓人心悅,機巧隱諷下牽動的幽幽義憤讓人動容。筆在手心緊緊握者,文字之間,纖細柔弱的思緒竟可以讓人窺見心靈傲然的自由。

Woolf為我打開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窗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