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拜見

今天中午受大稻埕的前輩郭重興先生邀請共餐,兩個小時聊的大都是大稻埕的事,大稻埕的事也盡是台灣在世界中掙扎地尊嚴立足的軌跡。

出版是一個國家文化發展的原動力,跟敬重的文化界先行者學習,覺得自己還要多加油些!

台灣人要有覺悟、要有志氣,再辛苦都要踏實努力,累積值得世界尊重的文化創新底蘊。

May be an image of 2 people, including Jerry Cheng, people sitting and indoor

《設計的本質》完讀短評

GK Design社長田中一雄(Kazuo Tanaka)的《設計的本質》完讀!

短評:

東亞設計的過去與迎接挑戰的現在,設計始終的核心與探索未來的前緣,商業與人文的交匯,….. 一本長年實戰經驗積累而生的精煉著作,試圖對「設計的本質」做出從世界級設計企業的指導者視野出發,與時俱進、平衡而且系統的負責任總結。

重回奇萊

《群山之島》第一集就是奇萊北峰,我動大手術前上一次(希望不是最後一次)登的高山,也是寫到《尋常的社會設計》裡的那座父子哲學對話的啟蒙之山。

昨晚跟兒子一起重溫舊夢,內心格外澎湃,尤其我們那趟天候不佳,雨霧中看不到山形與傳說中的高山草原,所以影片最後的鏡頭對我們是個凝神屏息的完美句點。

看完之際,我跟兒子的默契好像因此更加堅定了。

每一座高山對登山者都是一則寓意深遠的故事,都留了一部份既缺憾又豐足的自己在山裡,平地的生活即便再沈悶無奈因此堪忍。

Kaya Cheng 加油!Wei Hsiung Chan 恭喜!

Clubhouse的對話紀錄

一下是在維也納修博士班的年輕朋友大鑫紀錄下的Clubhouse問答筆記,或許對其他年輕人有些幫助,保存一份做紀錄:

睡前食堂,老闆我想要來一份…2021年2月21日,星期天晚間八點,Jerry老師(老闆)陪研究生開學的兩小時長談,以此留念。我為避免文長,在此以重點摘錄,並非逐字稿原文。大夥可以泡杯熱茶或拿杯啤酒慢慢品嚐文字:)

Q:在實踐大學設計系擔任教授的J大,在課程大綱似乎都沒有放英文書目,只有幾本中文書籍,一反研究生必須讀大量英文文獻的常態。

A:實踐大學比較特別,因為它是以創作與設計為導向的。此外,我們也要思考創作的靈感與想像力,是否跟讀多讀少有關?我在教學現場都希望貼近學生一點,遷就學生一點,就像你賣車,都要知道對方的背景,老先生、幾歲、背景、他的需求,他現在的狀態。所以我在教學現場比較重視的是學生的「身體狀態」,你的身體準備好了嗎?課堂上我上聽說讀寫,就是你講講自己的興趣,我問旁人他聽到什麼,再回到主講人確認自己的意思,從這樣的對話慢慢放鬆肌肉,放鬆到聽到自己的聲音,所以我不會用書本去嚇嚇他們。有了自己的聲音,研究生在論文寫作上才不會下一屆抄上一屆,大家一起沈淪。

Q:大意為如何找到自己的學術社群,保持學術能量。因為來聽J大說話,就像上教堂一樣,重新找回熱忱。

Continue reading Clubhouse的對話紀錄

太刀川英輔推薦《尋常的社會設計》

開工前夕的意外鼓勵。

日本知名設計師 NOSIGNER 太刀川英輔 (Eisuke Tachikawa)熱情推薦《尋常的社會設計》!

具有社會學背景,目前在台灣推廣社會設計運動的中心人物- 鄭陸霖博士所撰寫、貼近設計本質的一本書。內容出眾,傳達出人類的發展史上,設計的重要性,並使我們理解我們的創造性可以如何介入社會。

另外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鄭博士非常積極地培育人才,為了進一步探討社會設計前來日本留學、並加入我們公司NOSIGNER,由於表現傑出而擔任公司的營運長,最後成為我的妻子的李妮燕,即是她在實踐大學的學生。

台灣正透過設計,發展新的民主運作模式。在這樣的時刻,非常需要像鄭教授這樣具有創造力的教育家。“

#承蒙過譽,真的不敢當,一起努力吧!

#感謝台藝大范成浩教授快速提供翻譯

研讀神學好過年

逛了一下午,最後決定就買這些書送給自己好過年( 底下看圖說故事)。

這半年來閱讀聖經最震撼我的一刻是「哥林多後書」暗示的ultimate solutions,為此做了更多閱讀也越肯定打動我心的是什麼。

但我謹慎思考後,決定先從「羅馬書」打底,接下來的閱讀吸收註釋書對我這個外邦人很有幫助,單純出於詮釋學多重文本的脈絡理解必要,所以挑了兩本註解輔助。設定「羅馬書」的軸心會讓我接上過去讀的其他思想著作,在神學裡更直接的後續是卡爾巴特的《羅馬書釋義》。

巴特對於自由派神學的批評,呼籲回到更(在我看來object-oriented)踏實嚴謹的聖經、基督、福音、教會這個core,對我是極為直覺信服的取徑,他「上帝語言的三重形式」的思想作業更是確定值得跟從的證據。

《馬偕傳》、《力阻狂輪》與《慷慨的正義》是周邊身體力行的實踐樣本,可以在交錯參照中體會、辯證、對話、自省我對聖經與自己生活/工作體驗的理解。

經過一年來的熱身,大概就從這樣的佈局開始下一個階段的閱讀生活吧!至於生活中的知行體會我不想多說,也沒有必要揭露,religious concern對我一直都是遍在every time, everything, everywhere的,心底細微的思緒感受,那層文本就留給自己內在對話(between me and HIM)不消多說。

購書分享就這樣,好了,打包回家!

書給你了,兒子

兒子真的還小,缺乏許多長大些才會有的知識,但他終於趁寒假專心一章一章讀進了Dadddy寫的書《尋常的社會設計》。

偶爾他讀到一半會跑來問我,我就找了些補充材料影片跟他說明,然後他也總是恍然大悟「喔喔喔~」露出小男孩發現思維觀察可以掌握世界的愉快與自信。

今天他跨過手推車那一章,開始理解掃地機器人,難掩興奮的心情寫在臉上。

他跟我說:「Daddy你這本書實在寫得真好!第二本書也會這麼精彩嗎?」

這是我出書以來聽到最悅耳的評語啊!

我跟他說:「我希望是那樣啊,因為這第一本書還沒把故事寫完,解答要等到第二本,不好寫但我會努力,希望你到時候也會喜歡。」

這個晚上,寫作把自己腦子裡的世界勾勒出來對我有了新的一層意義,父子之間有了心照不宣的深切默契。

兒子進入了父親的內在世界,即便肉身的我哪一天不在,書在,藏著爹地跟世間深情呢喃的話語文字便會一直陪著他。

民藝與《日本的傳統》

跟出版社編輯每兩週一次開會已經一段時間,我們一起在摸索界定《重寫民藝》的書寫分寸,有一次他跟我說:「就大約像岡本太郎那本《日本的傳統》的份量吧!」

「份量」是個模糊的字眼,可以是厚度、頁數、字數,也可以是更質性的書寫品質與文字重量。

總之,從此之後的幾個月,我一直抱著一頭迷霧在想著何時到手要來一窺岡本太郎的究竟份量。前天我去參觀「春秋」書店,當然就抓了幾本書回家,其中之一就是這本《日本的傳統》,回家一讀上癮了,真是豪邁霸氣、出手俐落有力的生猛一擊啊,果然是岡本太郎的風格!

岡本的「太陽之塔」跟大阪民藝館座落在同樣一個萬博公園,我在關西大學當訪問學者時常過去看,兩個對望一起看。那個體驗現在變成一則藏著發問的視覺隱喻:面對日本美學傳統,岡本太郎與柳宗悅的思想距離有多遠?

這個有趣的發問,我的回答會是:他們倆在非常接近的「地方」跟著分道揚鑣!那個關鍵的交叉口,同時既讓我們看到「親近」也標記了「分離」。

我希望《尋常的社會設計》的前傳《重寫民藝》可以最終提示跟我們的關聯:那個交叉口在1920s的一百年後、在2020s的當下,又再次浮現在我們面前,跟我們再一次發問,要我們貼近逼視它然後做出我們這個世代的關鍵抉擇!我辦得到那樣的寫作目標嗎?

坦白說,完全沒有自信,但值得一博!岡本精彩搏擊出拳的這本奇書,就給了我挑釁的鼓勵,我毫不猶豫地推薦!啊,對了,到底「像《日本的傳統》那樣」是怎樣?我看還是下次會議再直接拷問編輯算了。

不一定需要我的這世界

清晨起床就收到又一個誠懇同時迷人的邀約,看完聽完(越洋錄音)我只有淡淡的嚮往就跟著放下。

現實是,我每天在想辦法籌足睡眠下,努力當好爸爸照顧陪伴孩子,當個機會成本極大的「主委」承受不必要的「茶杯裡的風暴」,教些設計學院裡注定無關緊要配菜的自嗨課程,調整維持身體不至太快迎接下個崩壞,然後祈禱足夠幸運,可以在一切這些之後,組合起芝麻零碎時間用在我最在乎的書寫。

不時會收到各種國內外projects的邀請,都有趣,但一旦投入我都擠不出多餘時間精力把自己的部分做好。

沒錯,一切端視你期待多少。但我的死個性一直是這樣:不喜歡待在任何地方,擔任任何職務,卻無法讓它因為我的參與(即便只是個小角色)發光發熱、變得更好。

我是這樣的一個人,只要察覺自己沒有能耐做出貢獻,就算是再大再尊榮優渥的位置,都不會一秒鐘留戀著不走。在我看來,每個空缺都在等待著更適合的人運轉,我為自己能替中研院空出一個位子而感到驕傲,我也不時在想著「無我無妨」那又何妨靜靜離開實踐的可能,我不希望自己是阻止了那流動機會的障礙,這是最底限的自我價值– 無礙於這本來就不一定需要有我的世界。

所以,「離開」去此刻正等著我、更適合的未知地方,一直都是我的內在狀態,或許這就是unrest的意思吧?「我」,在「這裏」,永遠不會穩定「自在」;「自」永遠在他方,永遠「不在」。

這種怪人,回到一開始說到我的現實窘境,所有眼前的projects 都是必然要錯過的無奈,就算是那些自信除了我大概很難找到其他更好人選的project,我simply就不可能activate足夠無愧的投入精力去實現,因此從一開始就不該提起、更沒理由一絲眷戀。

其實,我的人生清楚已經結束,像宣告進站的列車裡起身收拾行李的旅客,老了晚了,唯一可惜的是,從來沒能好好交棒給下一個年輕人,我大約能夠有意義不失控地過活的適合心態,就是維持在一個脆弱單體手腳伸展範圍裡的基礎節奏,用最後餘生的點滴時日,為一件「人生衣裳」的編織做最後收齊線頭、和緩熨燙平整的美好收尾。

危險的思考的生活

又來了,11點疲憊中睡,然後2點開始吵我,昨天白天的兩個思考刺激點終於爆發!

一個被Amy Cheng的一番視覺爆滿的報告給點了火,另一個則純屬自燃第N次思考一個老問題,3點終於失控「睡眠中」腦袋又開始自動打字,所有白天想辦法壓抑自己不要思考的頭緒入夜一一打開。最後我放棄掙扎,非常愛睏下,仍舊半夜4點開燈開電腦,把腦子裡的東西用打字倒出來,我估計一直打到7點孩子起床還不能完成。

強烈意識到我學問生活方式的危險性。

沒有一個研究思考的事,有辦法用「置身事外」的姿態「處理」對象,都是奮不顧身的投入。

昨天聽到一位學者像在描述工具盒的小格子一樣地列舉思想,然後說就不知道還可以玩什麼。我心想:這不是你的事嗎?然後下一刻理解了他者的幸福,跟最危險的東西有個保全的距離。

究竟這個年紀的我相信著帶在生活中、廣覽世界的多變領域一致地交涉,可以持續走下去的「那一個」裝備是什麼?習慣這樣想的日常,我知道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內在驅問的靈魔所糾纏。

果然~~ 唉,好了,我要開始借身體給「它」把腦裡吵雜的發聲給寫出來,乩童無誤,直到破曉虛脫它願意放了我。

文字的重量

昨晚因為大樓入住一位隔離者的訊息走漏,引起一些住戶擔憂慌張,有人開始問是幾樓哪一戶,有人懷疑垃圾會污染。我緊急處理的結果,招致一些人反彈說我攻擊善意提醒者,總之,一個隔離者換一個下台主委,挺不錯的,我的蜜月期看來快宣告結束了,哈哈。

今天清晨快速跟里長溝通了解居家隔離管制流程後跟住戶溝通說明,接著寫了張卡片給隔離住戶問候加油。

剛剛收到不相識的她傳來簡訊致謝,有點意外,讀了很是感動!

無論如何,做到最後一刻,都要堅持Do the right thing做對的事,相信人心就會慢慢凝聚。

#附帶可以摺疊的皮製鹿卡片,隔離期間應該少些無聊吧?有鹿🦌為伴,哈哈😄

藝術家面對面:液態之愛

MOCA「液態之愛」的現場座談活動叫「和藝術家面對面」,如同照片裡會後旁邊咖啡店聚會的座位安排。

我那天週五下午有個空檔可以去看「不朽的青春」,或者來聽聽年輕的台灣藝術家吳其育會說些什麼:前者是跟前輩台灣藝術家親炙作品致敬的大好機會;後者想搜集點線索回答我看了「發光半導體未來」後的一些好奇困惑,還有跟年輕藝術家致意。

我選擇了來貼近些觀察台灣藝術近未來的一點可能,雖然錯過了重要的展扼腕可惜。

我在現場臨時被Q發言,說了些語無倫次的感想,主要是說這作品讓我知道自己身為一位社會學者的分析限制,也讓我肯定了藝術的必要與超前性。藝術創作者對於自己創作了什麼需要有多高的自覺性?需要到什麼程度的論述反身的能力?

弔詭地,對於這兩個問題,正是在傾向否定的回應時,讓我們看到了「藝術家特質」(the properties of being an artist)這件事的珍貴,在那裏我身為一位藝術的外人肯認了它不可替代、必要尊重的存在價值。

「和藝術家面對面」,這一張桌子分隔的距離,讓face-to-face如此恰如其分地美麗。

#越寫越抽象,一部分是因為我確實只是在表達一點對藝術的appreciation,除此無他;另一部分是因為,不想碰觸到藝術家的作品實質,不只書寫的時間不夠,我的觀察還沒有到位,抓不住描述/評論的恰當文字。

May be an image of 6 people, including Jerry Cheng, outerwear and drink

小社會/微設計

社區因為連年(極端無聊的)內鬥缺主委到付不出管理員薪水,最後我這個沈默者無法抵抗「被設計」推出當等著看悲劇的主委,而且大家這下很有默契地決斷要一次當兩年,哭哭~

既然接到燙手山芋也只好認了,最近抵住怪住戶三天兩頭的威脅騷擾,發揮研究精神仔細觀察分析後整理出社區的十個病灶,遍及財務、衛生、勞約、溝通平台、設備…. 然後,在花幾週重整前後台後,終於這週末出手,一鼓作氣推出系列「新政」的關鍵小刀!

結果,不如所料,難得看到社區群組裡一片叫好,看到積極正面的社區士氣!我打算按照腦子裡策定規劃的介入順序,在自己社區裡實驗DxS「小社會/微設計」,哈哈。

按月推出一波波措施,半年內要給社區建立永續基礎,透明合理開放的架構,從搶救到改變體質,最後開始有能力與默契思考加值,讓後續者不需再畏懼接手,然後在獲得認可後便要提前一年交棒下台。

#真實世界裡的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心理學綜合實作。

#Muddling through a real world “social design”

#尋常的社會設計

May be a cartoon of text that says '很開心有這麽盡責又棒的主 委!謝謝您! 下午12:45 幸苦了0 辛苦了 下午2:03 辛苦了!謝謝 下午2:04 2:04 下午 下午3:16 對事、對人,都周全細密 對人, 都周全細密, 辛苦您了 辛苦您了,Jerry主委。有 Jerry 主委 緣同居在一塊 大家都會更 珍惜。 十號二樓之2 5午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