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難忘的父子設計「老實說」

20992777_10154620378032294_8603954395073145124_n
幾個月前的某一天,我接了Kaya下課後父子倆散步聊天,我問他今天學校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就有底下的對話:
────
K:Daddy,你有看過一部叫「正負2度C」的電影嗎?今天學校老師放給我們看。
J: 是喔~我聽過,但沒有看過,都在講什麼?
K:就是人類如果再不保護地球,地球就會熱死,人也會跟著死掉。你有想過嗎?
J: 有啊,人類就是太浪費,每天花費太多不需要的資源了。
K: 可是…. Daddy…..
J: 怎麼了?
K: 我們老實說…. (挖勒,搶我的口頭禪)
J: 嗯,好啊~(笑)我們來老實說,快說!
K: 人類會這麼浪費,還不是你們實踐大學設計害的?
J: 怎麼說?
K: 妳們就讓人家本來不想要的變成很想要啊~
J: ……,但是人每天生活一定要用到東西啊,也可以設計讓人喜歡用很久的東西啊!
K:…… 嗯…. 也對啦…….
(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再跟我老實說,就此對話中止)

Continue reading 一段難忘的父子設計「老實說」

深夜,生命之河靜謐流過

今晚回到老巢,JFK繪本屋三樓我從小生活、生涯數度進出的小客房/書房。自己開鐵門上樓,母親已經就寢,一個人讀書聽音樂整理文件。未來的日子,應該都會像今天一樣,隔一天回來過夜。

母親初一心臟血管毛病又復發,老毛病但最近越來越頻繁,而且越來越沒個可解的模式,急診醫師囑咐要非常小心,所以她年假幾乎就沒再出門,不時病閹閹的樣子,這是年輕人無法想像的境地,「生」之後「老病死」就一直對誰都一視同仁地等著。

Continue reading 深夜,生命之河靜謐流過

Daddy back home

從教學現場透過實作一步一腳印累積社會設計的知識創新,這件事真的有許多不為外人道的寂寞與辛苦,每天都跟在走鋼索一般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為一位 相信並且篤行research through design的「研究者」(這點內在認同並沒有因離開中研院而減弱),其實我很不能夠適應因為WDC而捲起的bubble,但時機走到這裡,我也不能堅持 不沾鍋地把自己一直封閉在大直,社會上許多熱心的朋友確實需要我做最起碼的奧援。

這個月的兩場公開演講其實都是半推半就下「提前出爐」的「試作品」,謝謝許多朋友的鼓勵,也感謝包容我在設計圈的知識摸索。研究過程在閉合與開放間如何取 捨,真是個頭痛的難題,我相信知識探索一定程度的「社會化」是產出「好結果」的必要,希望未來幾個月我可以根據累積的經驗,幫自己設計一個拿捏分寸更為精 準的學習小環境。

終於從WDC的相關事務中退出卸下公眾角色,今天一早不再匆忙出門,跟Febie約在中山站附近共進早餐,然後靜靜聽耳機音樂、慢慢散步搭捷運去上班,花了一些時間清理混亂到不行的研究室,中午參加系務會議感受回到團隊的氣氛,下午約同事在學校附近喝咖啡聊天交換教學想法。

傍晚回到繪本屋樓上的老家,重陽節用母親準備的菜餚並跟久違的她問安,巡視一遍書店的角落想想改裝的方向,牽好久沒在7點就看到老爹的兒子一起散步回家, 小雨中父子在騎樓間穿梭跑步、熱絡呼叫彼此,很溫暖的親子互動。一樣久違,今晚幫兒子洗頭洗澡,父子倆關在浴室裡聊各自學校發生的事。

這是我期待已久的日常美好,跟各位朋友們分享我平靜而充實的一天。

媽媽送急診,竹圍住院

今天一天發生了許多事,我母親早上緊急送急診,我跑去馬偕看護,進出老家、本家與急診室三趟,老媽打了三瓶點滴,終於恢復正常些,明天她要移動到竹圍一 週,然後Febie開始忙書店與課程,Kaya倒數48小時準備上學,後天鐵工、大後天油漆,然後是木工,書店也夠忙的,要開始準備搬家,雖然是兩個月後 的事,但切割下來步驟,幾乎沒得閒。

「更好」的消息,我也要開學了,這次是去我have absolutely no idea校園文化長什麼樣子的設計學院,而且一次開兩門,實踐的老師讓我最佩服的地方是,他們一點都不怕,甚至還期待根本無法預期的可能性,他們有耐性而 且膽子很大,我當然也就欣然奉陪,像這種我覺得挺瘋狂有趣的教育實驗台灣真的不多,雖然我們「跨領域」講到翻天煞有介事,「創意」講到快此地無銀三百兩吹破牛皮。去除權威、面對不確定、開放摸索,這些很少有人憑著直覺放手幹,我坦白說挺佩服實踐工設老師們的熱情與勇氣。

流水帳寫到哪了?喔,今天讀了不少 東西,不用無聊一一列表,總之,上個兩小時我讀的是The Art of Critical Making,雖然說根本就是RISD的文宣品,但內容讀來真覺得得高明,不得不佩服John Maeda溝通與領導的手腕。剛剛書蓋上,上網找找看了他還在RISD時給學生的一場演講,挺有意思的,讓我想到一位學界朋友近日分享給我的教學創新提 案,可惜,仍被未能檢視與放棄的框架綁住,真的不要play safe。

太晚了,今天眼力消耗太多,明天還要分身照顧書店、老媽,還有手頭正在弄的課程與寫作,影片看到一半該休息,放在這裡分享,同時有空自己也好再 回來看。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