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拉麵店

剛結束遠處的訪談回到八幡,車站旁深夜的拉麵店,我是最後一個客人。

店員們抬頭看秒針跟上11點,開始收拾準備關店。

廚房裡的人忙著清理鍋碗廚具,外頭有的把佐料瓶罐收集起來一一撫拭,有的桌子擦到桌下,蹲著看確定沒有死角,有的連一本本的menu都不放過,一面一面仔細擦拭。

我看著眼前這一幕,記起友人初到東京的感想:「日本人好愛乾淨」,看得入神差點忘了進食。

離開算帳時,店員不小心把銅板掉到地上,他連聲道歉撿起銅板,我伸出手來接,他卻把硬幣放到桌上,然後拿起布擦擦手,再從收銀機裡仔細捏出一個「乾淨無污染」的給我。

我走出那店面,像剛步出高科技的無塵無菌室,忍不住低頭看看手掌心的那顆銅板,心想:日本人真的好愛乾淨!

One thought on “深夜的拉麵店

  1. 我記得Margret Lock把這種清潔的obsession解釋為把內外區分清楚的一種延伸和應用。維持內外區分的勞動者(在家裡是媽媽,在拉麵店裡可能是打掃員工)成為維繫象徵界線的agent,但這個agent可能被更大的象徵體系所宰制而看不到(大致如此,詳細可以在她關於日本醫療人類學與婦女停經的研究著作裡找到)。我想這種內與外的區別,也可以是一種社會鏡象的作用,在過程中,把自己的形象投注在維持這個象徵界線的過程裡。
    好久沒來,一來就虎爛。祝新年快樂。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