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聊一點點政治

Clio在我昨天的日記blog上放了個留言,我一回好像很順,那就移到這裡來繼續寫。

Clio稱呼范雲為「女士」,我聽得很不習慣。哈。我以前都叫她「南港阿雲」,現在當然成了「辛亥阿雲」。本來說要來仙台找我們玩,結果因為台北很忙,就取消了,真掃興。想不到是在忙被稱為「親綠學者倒扁行動」的連署。我這人喜歡過單純生活,陪狗、陪老婆過讀書、研究、寫作的簡單生活就好。雖然不能說不關心社會,但每次加入甚麼集體行動就覺得很恐怖,好像自己的「能量」要被抽光了一樣,只好繼續當個寫blog的超級蛋頭學者(「蛋頭學者」保留給阿雲,哈,奇怪了,明明「蛋頭學者」是我,怎麼大家都說是她?)。

我雖然孤僻,但人緣應該還可以,但真正常接觸的朋友,還用不完十根手指。阿雲是其中的一根大拇指(這樣
講她應該會欣然接受,哈)。Clio問我為何阿雲要從中研院社會所跑到台大,這種「挖角」的事,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要命。幾年前,她被邀請考慮過某個官職時,我反對。她考慮去台大時,我馬上表示贊成(糟糕,這樣好像通不
過中研院的忠誠度考驗,哈)。兩次都跟她對我的預估判斷相反(咦,這種朋友還要交嗎?)。這次連署書的事,我表示支持,結果她又說跌破眼鏡。唉,真的不及格。

我經常被認為是阿扁死忠的支持者,我想,應該跟以前阿
扁落選台北市長時寫了篇文章《新台灣人論的虛妄性格》批自己老朋友江迅的議論有關(當年《南方》的江迅,現在已經是某位立法委員了,好吧,就是郭正亮,不要拐彎抹角)。大概是那時候給人強烈「擁扁派」的印象吧?

台灣都是這樣,當年在《南方》時跟幾個朋友一起搞「民間社會論」,故意用個聳動的標題「統獨意識形態的黃昏」,結果統派也罵,獨派也罵。現在呢?變
成非藍即綠。最近怎麼誰又發明出個「親綠」學者的說法,老實說我覺得這藍與綠比統與獨還不「進步」,因為到底指甚麼,指控的人、誇獎的人沒有一個清楚,但
還可以繼續講下去。真妙,可以在這麼沒有區辨力的顏色上弄出那麼多切割手法,台灣媒體政治這種層次的東西玩得挺上手的。不過,比起「氾綠」,我覺得「親綠」可愛多了。好吧,我就親一親綠。

總之,回到阿雲的話題,我真的好像隻變色龍?不知道是外界的投射使然,還是自己真的會變色都搞不清楚了。哈。Clio談到今天的記者會給了總統府重
擊。會嗎?法國、日本連線談到台灣現在的熱度,實在一點都不準。我想啊。民進黨自己內部沒有反省的聲音,一些蛋頭學者(我說我自己啦)在外面鬼叫鬼叫,實
在不用有太多期待,當然所謂「知識份子」還是有些影響力在,有些因為「知識」而被社會賦予的「高度」,但比起真正政治權力的交換遊戲,這種高度實在不需要
怎麼被誇大。

其實,政治人
物都很精的,很會操作,兩三下就被操作掉。還好,我們幾個朋友平日「作息還算正常」,沒有甚麼好聯想的,頂多被罵笨而已,反正社會上對「學者」的態度本
來就有這兩手策略,所以我已經學會,被說「這學者真聰明」時不要高興得太早,被說「這學者還真笨勒」,也可以沾沾自喜,哈!

其實我怎麼算都覺得阿扁下台都
是盤贏局,阿扁可以歷史上留名,絕對不會是臭名的,我保證。換呂秀蓮做做看有何不可,單身女子完全沒有家庭負擔,這樣我們說不定可以在「家庭」之外重新發現政治
的傳統價值。對民進黨兩年以後的選舉,絕對比較輕鬆。哈。不能再開玩笑下去了,快變成我最厭惡的名政治評論口水製造家「XX龍」了。

好吧,嚴肅一點,我想,民進黨支持者真的要趁此機會,把「敵人」移出視線之外,看看自己,想想自己的初衷,自己相信的價值究竟是甚麼?自己究竟支持的是甚
麼?好像有的人還在說,要拿國民黨來一起比才有知識份子的全觀,我真覺得要命。民進黨真的越來越像國民黨了,當年國民黨要我們比比共產黨,現在民進黨或者
親綠學者(不對,「親綠」學者是我才對,那就說一些「癡綠學者」好了)要我們一次比兩個,一個共產黨、一個國民黨。我不比國民黨,是尊重民進黨啊!

民進黨的支持者該想想當年黨外時代,看過甚麼樣的人格典範,憧憬過甚麼樣的價值。打倒過蔣介石銅像的人,想想,自己現在的說法有多少「造銅像」的味道?很
恐怖對吧!心理治療上有個概念叫做codependence(日本人翻譯成「共依存」),最近老想到它,真的該好好研究co-dependence的政治
版,人啊,思考/情緒的陷阱非常非常恐怖,我最近常會看到些co-dependence的苗頭,不對勁。甚麼是codependence?恩,哪天找ilya來介紹介紹,他應該很熟。

18 thoughts on “勇敢聊一點點政治

  1. 1. 我老婆水鳥君投入的領域,就是「情緒」的生理心理研究。情緒影響認知,實在是深的一塌糊塗。(她是常常教訓我說,你很容易被情緒影響喲)
    2. 共依存(codependence)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家庭治療中,針對家庭暴力受害者、加害者與拯救者之間的共依存動力關係:由於加害者隨機而來、無法理解的暴力行為,被害者與拯救者遂形成一種同盟關係,互相控制,並且這種影響會深化進人們的習慣行為中,影響人們會不斷重新複製關係處境(就是到處找人來救)的心理能量。

    Like

  2. 啊 哈哈 傷腦筋 這實在是老問題了…..
    好像在法國住久的人都會患這個毛病?
    我們平常在這的日常用語老是「先生女士」的
    對於初識或陌生人也習慣用「您」來取代「你」
    像諸如此類的小細節平常在這使用覺得很自然
    換回中文時也會不自覺地延續了這種習慣
    可是因為我們台灣跟美國一樣
    都沒有使用這類詞語的習慣
    結果就常會惹來台灣朋友的取笑
    說來好玩 好像跟在這裡的台灣人使用這類詞語
    彼此都會覺得很正常
    可是跟台灣朋友提及時 往往會惹來訕笑
    可見同種人使用同樣語言的習慣 也會因環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或逐漸改變的
    日本語好像也有很多這類的習慣
    我相信 Jerry 大哥一定也注意到了吧?
    嘿!
    這樣說起來語言還真是不折不扣的社會產物哩!
    我應該只用「范雲」就好 可是打了之後
    好像不加上「女士」就覺得很彆扭
    當然 Jerry 大哥是一定會很不習慣的
    試想 要是我自己那群死黨哪天也被人在文中稱呼「XX 女士」的
    我一定當場笑翻….
    不過說真的 外交部來挖角Jerry 大哥是最適合不過的了 因為 Jerry 大哥從頭到尾說來說去 就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果真是外交手腕高超的外交家啊! 哇哈哈哈哈哈
    好了 不鬧您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還真的是很要命哩
    還好我也不是那種很愛聽八卦的人 呵呵~~
    不過話說回來
    「辛亥阿雲」還真是蠻聽從您老的話的
    就這樣慷慨就義地往台大邁進了…..
    從各方面聽起來(從她在野百合時代開始)
    感覺她好像蠻有能力見解又有膽識的
    她來當總統可能要比呂副總統來得好
    因為多了一項年輕貌美 哈哈哈
    乾脆您老再次建言 推舉她出來選總統算了
    咦咦?? 萬一哪天她真的當上了
    那 Jerry 大哥不就成了 “鄭諮詢” 了?!
    Oh No! 是 “鄭大使” 才對!!
    哇哈哈哈哈~~~~

    Like

  3. 「阿扁可以歷史上留名,絕對不會是臭名的」。
    不懂為什麼Jerry會這樣認為,以現在的態勢來看,阿扁下台應該會被解釋成因為當總統當到弊案纏身、天怒人怨、眾叛親離、blah blah,所以無奈的下台,為什麼會有好名聲?Jerry可否多說一點,thanks.

    Like

  4. GS 先生(或女士),
    每一位身在民主社會當中的公民
    都有參與公眾事務的討論與對事務發表己見的權利
    部落格是公眾輿論的地方 它的功用之一就是在於
    讓所有社會上的公民都有自由紓發己見的場所
    不管是討論政治、社會事件、個人生活感想或其它等等
    如果您本身不想參與討論 或對政治反感 那末大可略過不看 實在用不著留下這種憤世嫉俗的詞句
    事實上您的留言才是一種「浪費資源」的無聊行為
    此外 它也透露出您個人的教養與人格為何
    先別說什麼 光是您在別人的部落格應該具備的基本禮貌與尊重就沒有具備了 留下這種詞句 實在很難相信您是一個文明人?!
    (不過或許您不是….那真抱歉 是我高估您了)

    Like

  5. 親愛的Jerry兄:時常拜讀您(及Febie)的文章(包含數位時代的專欄),獲益良多,謹此致謝。
    希望台灣的環境可以早日進化成「聊政治不需勇敢」的境界;況且個人覺得您的文字雖然剔透卻總是溫潤的。
    儘管個人在此一連署事件上與您的看法相左,卻十分慶幸能讀到您的意見。
    小弟私下猜想,看慣了日本新聞主播不疾不徐的播報方式,幾個月後回到台灣目睹媒體「實況」之後,或許您又會有一些額外的想法?

    Like

  6. G5,這件事一定會很引起爭議,我自己也一直仍在反覆思索。所以你的不屑態度,我可以理解。況且,我又有點刻意迴避談,可能有點嘻皮笑臉的樣子。哈,這樣其實很不好,不好意思,但我希望不要弄到給人感覺很虛無犬儒,這是底線。不過,個人blog真的只是抒發一些零星想法,太重視別人會怎樣想,怎樣看,或者當成報紙上論壇來寫,對我來講都會是太大的負擔。我這人一嚴肅起來就寫個不停,然後甚至很容易就精神衰弱、睡眠失常,我是很容易被複雜糾扯的問題給壓垮的人。你看我寫socioblogist就知道,本來只想寫個簡單的編輯經驗,真正寫起來弄了辦天才寫個1/3,就快累斃了。我知道這樣講起來,聽起來一定很沒有禮貌,但真的如果實在看不下去,可以離開就好。辛苦了!X_X
    Clio,
    我知道這些朋友都是掙扎許久才會做出這些動作,有時候不需要多說甚麼,都可以互相了解體會,這大概跟世代經驗有關吧。當然,因為這次事件,朋友間也會有看法對立的地方,一些質疑的地方我覺得也並非沒有道理。政治集體行動先天會有缺憾,但如果我們要把社會世界想像成「市場」、或者把它建構為一個市場,讓集體選擇成為個體選擇的集合,既不可欲、也不可能。deliberate的過程就變成很重要。抱歉,講到哪裡去了,好像沒有跟你接上話。哈。
    Angus,
    我想你說得很對,我也是一直這麼擔心。我到日本後,慢慢台灣那種媒體土石流的印象淡了,想到時只剩下心有餘悸的微微恐懼。我是上次談到軍售時接受過「網路對話」的衝擊,之後就不太敢碰到政治的東西,有些非常惡劣的對話品質會從年輕人身上大量湧現,讓我也覺得很挫折。或許,台灣的繪本還不夠多,哈。不然,我們應該會知道當我們用那種方式討論事情時,一些更重要的品質(真不知道該用甚麼字眼才對)已經流失了。英文說Regarding,這種基本姿勢對優質的民主社會非常重要。regard是面對,就是有沒有準備好人與人的面會,有沒有用心pay attention到對方,ready to learn, to change,to compromise,to share,理解與接納對方這個人的存在與發言的狀態。因此regard就也有尊重的意思,所謂「我反對,但尊重你的發言」,並不是耍嘴皮的口頭禪,而是要透過對對話機會的珍惜、對話空間的維護,對對話對象的人格尊重去實踐的。Regard也是一種溫柔的目光,beyond所有的條件、所有的差異,對走不同路、有不同想法、理念的人,保持一種blessing的態度。我們現在檯面上的人物,經常忘情演出,將語言當成權力操縱的粗暴遊戲來玩弄,而媒體又大量鼓勵這樣的東西。所有的事件與對象都成了可以「加工再製」的「素材」,這真的很可怕。一個社會只在乎「名氣」,不再在乎「風評」,真的很容易就失去方向感,也沒有推動前進的力道。我怎麼講到這裡來了?對了,謝謝你的誇獎。 With my best regards, Jerry

    Like

  7.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people derives its ‘people power’ only in the voting booth. It would become chaotic if a president was forced to resign other than through recall or impeachment processes.
    For Taiwan’s future, President Chen should not resign.

    Like

  8. hi,Jerry你好
    從別處無意中連到這裡來
    看到從codependence談政治 覺得很有意思
    我目前身在台灣 之前才跟朋友聊到
    台灣的媒體環境 包括報紙跟電視 只要是扯到跟政治相關的新聞 對政府的監督與批評幾乎有90%變成是 verbal abuse 的狀況
    不親身體驗 很難想像那種不求證 不衡平報導 充滿情緒性謾罵指控影射的所謂政治新聞有五六台每天二十四小時放送 閱聽人被abuse的痛苦 (所以我不看中文新聞很久了)
    我想許多親綠或說對媒體比較有抗體的朋友
    是因此才跟民進黨變成一種 codependence
    的狀況 因為 若說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化 當前台灣最不受監督制衡 最獨大的權力 應該非媒體莫屬 惡質卻多金 有恃無恐 台灣社會需要 healing 但是怎麼做
    似乎還沒什麼眉目呀

    Like

  9. faith,
    把Codependence拿來分析政治的,我所知道的,Giddens是第一人吧?如果我當初是走到政治社會學的話,真的會想要從有底老氣的溝通取向的精神病理分析來看看民主政治發展中的陷阱。當然我也不是那方面的專家,只是憑著一點直覺。我從前當兵時當過兩年的心理分析官,那時候讀了點相關的東西,也有些跟個案接觸的機會。然後自己經歷過marriage的失敗經驗過,後來慢慢在自我治療中才恍然領悟到自己正是陷入了codependence。不多談了,我有點精神不好,有空在聊。對了,歡迎路過。

    Like

  10. 無視當權者道德問題的六種人

    我得先為我先前的言論道歉。我承認,一談到政治,我的偏見確實挺嚴重的……
     
    況且,發起連署的人也不全是那所謂的「知識份子」(對我來說,這是個很負面的

    Like

  11. 無意間連到這裡,看完jerry老師的文章後,有一點點的想法,我覺得台灣社會常犯的錯誤是把「情」擺在「法」之前。今日,趙大公子犯法亦是如此,與總統相關之人犯法亦是做如是觀,如果這樣,我們何需法律?況且,jerry老師說「阿扁下台都是盤贏局」,我覺得,不管他下不下台,都不是因為他要贏這盤局,而是尊重憲法所賦予他的任期,否則,以後做總統只要親朋好友沒管好的,輿論一致討伐(更甚者,台灣的媒體圈大多是藍色的,謊言只要透過大力傳播,就能變成真的了),台灣不就一天到晚在換總統

    Like

  12. 無意間連到這裡,看完jerry老師的文章後,有一點點的想法,我覺得台灣社會常犯的錯誤是把「情」擺在「法」之前。今日,趙大公子犯法亦是如此,與總統相關之人犯法亦是做如是觀,如果這樣,我們何需法律?況且,jerry老師說「阿扁下台都是盤贏局」,我覺得,不管他下不下台,都不是因為他要贏這盤局,而是尊重憲法所賦予他的任期,否則,以後做總統只要親朋好友沒管好的,輿論一致討伐(更甚者,台灣的媒體圈大多是藍色的,謊言只要透過大力傳播,就能變成真的了),台灣不就一天到晚在換總統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