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Follow-up

今年三月初,我心血來潮,寫了一則blog叫做《Not All Men Are Creatd Equal》

那其實不是甚麼仔細研究的結果,只是作為一位讀者的閱讀經驗,一些關於一份國際性男性刊物內文的觀察與感想。之後引來一些留言跟我交換意見,我對於性別課題完全不熟,也沒有做過相關的文化研究(maybe真的來弄一弄這種東西?),平日一忙碌拖久了就漸漸沒有回。今天無意間又看到,覺得好像老是沒有回應,有點辜負了這些很有意思的回應。

今天就來隨性繼續聊一些,說不定可以提供給朋友繼續想下去,甚至發展成經驗研究的一些點子。

首先,Hans說我,「陷入自己設的陷阱」,為甚麼?這一點我不是很懂。首先,我先是在哪裡設了個陷阱?然後我在哪個地方摔到那個陷阱裡?可能只是
隨意的表達,但「陷入自己設的陷阱」這種說法我很感興趣,如果真的有,那太有趣的。我這人最喜歡在稍稍後設的層次上檢視陷阱。說不定,可以請Hans再說
明清楚些。

男性雜誌閱讀者是男性,他們透過閱讀這些雜誌去觀看自己與自己的生活,同時也想像其他男性如何看待自我,以及想像中的「她」者眼中的自我。

最後這一句話有點繞口令,但這是社會學想像力的一個核心論點。我承認當初只是很平面地從一個「想要自我關照生活中成長空間」的男性讀者的角度去整理
對單一男性雜誌的觀感,信手寫來,沒有想要多系統化。朋友的留言,提醒了我單單閱讀這個動作所牽涉到的複雜面向(這可能跟Jerry自己確實沒有那麼在乎
其他男女性的視線有關)。

總之,我重新把這個對象定義的一下,可以看出,這當中同時匯聚了一些多樣的東西,因此我可以同意Hans所說的論點:女性群自覺對男性相互競爭的壓力。

我鬆散寫了這一個雜記,其實只是在描述一個文本內容的對比現象,像chieh那般從市場競爭區隔等外部條件去做總體分析,當然也可,我沒有做研究,沒有甚
麼具體的看法。我只是從單純從消費者之一的角度來看,覺得日本版讓我看到更多樣的男性生活空間,美國版我很難fit
in到那個廣義性能力幾乎全面滲透的、相較之下我認為較狹隘的視點上。不過,我的直覺是,外部與內部分析並不衝突,端看我們要怎樣設定分析推論的對象。如果我要來做個研究,我會肯定Chieh提出的是個valid的suggestion。

再回到Hans,我所謂把男性視線給統一,跟hansv強調男性間提高的競爭,本來就不衝突。就像我們對於「好男孩」的視線如果不是那麼統一,那麼
男孩子之間的競爭就不會那麼強,運動、插花、讀書、跳舞各有所長。相反地來看,競爭激烈到一個程度,我覺得反而越不容易分化。(關於這一點,我以前寫過一
篇《改革需要一本新帳本:重估競爭的成本》可以參考)

讓我回到Hans的論點中另一個沒有被檢視的暗示來談談,因為我覺得這裡大有研究與現實的趣味。我的延伸問題是:如果美國版顯示男性想盡辦法展現自己性魅力的競爭焦慮,真的如Hans所言,是受到
美國女性權力自覺(我不知道法國版、德國版的情形)的影響(相對地,因為日本女性權力自覺較低,所以日本大男人沙文並不需要考慮女性的評價視線,我想這是他想要說的論點)。那麼,為
何那個想像中「自覺後的女性」看待男性只能集中在性魅力上?

這裡牽涉到的,我覺得其實是女性解放與男性解放間扣連的一個有趣問題,好像還沒有人仔細做過研究的樣子?熟悉男性解放文獻的朋友,或許可以確認一下是否如此,如果大致如此,應該有做研究的意思了!

有一種論點似乎認為,粗糙點講,性解放(不是從性當中解放,而是在性的享受中解放,講得慫動有勁些「性高潮」)是女性解放的一個核心。

我可以想像,比較傳統的女性主義者可能會覺得「只要性高潮」不正好中了男人的計?這當中的爭議,超過我適合多說的範圍。不過,如果單單身為一位男
性,讓我有點「莫名其妙」的特權可以多點理直氣壯來談男性解放。那麼我的問題是:這種女性解放,對男性而言,多大意義上是一種解放?多大意義上反而會是一
種框限與壓迫?

很直覺大膽地講,我比較認為是後者,而這種可能性是需要有解放意識的男性小心的地方。換言之,不只追求自覺的女性們要小心,男性解放對這種女性的權力自覺也要小心為妙。我對相關的文獻完全不熟,或許不該繼續多說。回來講我的那一則粗糙的觀察,這樣我可以在有限的範圍上繼續推下去談些:

日本版的那種「性緻缺缺的men at his
best的想像」(性的部份被分割出來的論點先擱置一旁)maybe看起來有點傳統老古板,但我想應該比較能夠跟在生活上更全面自覺的女性更和平
貼切而且自在地交流對話吧?男女性的解放如果變成所有東西都成了帶有foreplay性質的東西(性魅力),對我這個越講下去越像Oyaji的
男人來講,將會是個災難。

男女和平共處的想像,應該是一片無邊的、男女都可以自由舒展身心的大草原,各色男男女女可以在當中找到各種聚散的角落、分享學習(譬如聊育
兒、繪本,旅遊如何?)。你要說,這換尿布的經驗有甚麼性別可言?我大概會回答:「咦!這正好是你「性別差異」想像薄弱的證明喔!」一輩子站著尿尿的人類,對尿布的感情自然跟蹲著的不同囉!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