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經驗談之一:初審之前

寫了兩三則關於投稿的blog,最近終於可以放下編委會工作,我抱著學習的心態初次參與,現在終於告一段落。最近收到一位學界先進的信,認為這一期的《台灣社會學刊》只出四篇論文,過於嚴格,認為越有創意的論文越不容易討好,不要用太過嚴苛的標準窒息了學界的生機。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收到類似的批評意見,也常在想這件事,不過集思廣益之前,先聽我給點實態說明,比較不會一直在原地踏步老講一樣的東西。

此外,從之前blogs所收到的回應,我也發現仍有人並不清楚台灣學術期刊的操作細節(以我親身經歷的經驗為基礎,當然),這些都會讓社群的內在自我批判沒有辦法更為深入對焦,很可惜。我想就來走點鋼索,談點觀察經驗,讓各種批評反省可以多點具體線索。我想最起碼可以提供些更具體的想像,或許可以減少點投稿中不必要的遺憾。

先講點社會學圈的實況,沒錯台灣有200位左右社會學博士(這個數字實在不大喔),《台灣社會學刊》一年下來只出版9-10篇真的很少,但不非每個社會學博士都有做研究,不一定每個做研究的社會學者都投稿,投稿也不見得會投稿《台灣社會學刊》。《台灣社會學刊》每年收到的投稿約44篇,其中社會學者投稿的篇數約30~35篇。基本上社群就小,投稿量又少,這是先天限制。

再來描述點實際編輯流程,基本上社會學圈的專業度是很高的,蠻可以驕傲的,當然「專業化」下有沒有甚麼需要面對的問題,當然有。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放到實際制度設計與操作的層次來討論會比較清楚,一般性的理念與機制討論當然重要,不過最終還是要落實到制度設計上,然後評量各種得失,因此更需要對流程有些理解。

《台灣社會學刊》是學社的官方刊物,主編由理事長徵詢本人意願後出任(我底下不再提刊物名稱了,累贅)。然後理事長基本上就不過問編輯委員會人選,由主編自己決定,這是專業分際。學會理監事會議時,主編會去報告,但當然不針對個案,理監事會提出批評指教,也聽主編的回應,但不會介入。關於會不會太過嚴格的問題當然也提出過,好接下來放到具體操作層次來看。

主編會去找約7-8位編輯委員,每位主編的考慮點不儘相同,但基本上我覺得(感覺)有幾個因素:1)有沒有在國內主要刊物發表過的經驗(國外發表經驗會考慮,但還在其次);2)地區與研究領域有沒有一定程度上分散,當然是以相關系所的實際分佈當參考;3)性別分佈;4)資深與資淺的分佈。我想大約是這些。當然也要考慮有沒有一些overlap,每個人的專門領域不會預設得太細,不然再多人也不夠。

收到投稿後,主編會先看一遍大致上提出看法,這時考慮的就是要不要送審的問題。台灣社會學圈不大,做研究與發表的學者量上當然更少,每個人都處於過度負荷的狀態,要找人評審經常要千拜託萬拜託,所以不能夠收到投稿就往外丟,如果連基本的把關都不做,反而很沒有責任。當然這個階段是非常基本的判斷,譬如不是社會學的論文(就是那種論文參考文獻跟社會學文獻差太遠的,譬如說:「淡水河整治之成本效益評估與對策」,我隨便掰的題目,如果剛好碰到,算我倒楣)。

主編的意見連同該投稿論文會送給所有編輯委員看,如果有一個人表示可以送審,應該就會送審。然後每個編委要提出評審人選,全部交給主編,再由主編選出兩位送審。所以,我們也都不知道最後是誰。如果評審之前已經審過,或者人不在國內啦,總之人選不夠,就會收到主編還不夠、還不夠的催促。當然就繼續提議囉。

送審之後當然就等,大約每個月會開一次碰面會議,收到的評審意見會送給所有編委,然後主編會指定某位編委負責仔細閱讀本文與評審意見。可能的話事前先寫意見在email上討論。

然後就是最累人的編委會議,每一篇都要經過大家討論後做出決議。主編主持會議,回應委員提出關於處理流程的問題,也參與到討論。我碰到的這位主編簡直是超人,每一篇都仔細讀過,想想我們走了之後,她還要一篇一篇寫回應給投稿者,也要處理投稿者包含各種情緒的回應。真的好恐怖的工作,這些都無給的純社群服務,比較起來編委就不好意思亂吐苦水了。我啊,每次都跟Febie講,我死也不要當主編。

有兩種對於送審的看法,一種把編委當成區公所的公文收發室,來了就送出去;另一種把編委想成太上委員會所有評審結果都任由編委決定。在國外知名的刊物,主編的權力是很大,那是用許多研究成績堆積出來的聲望在背書的。台灣的情形,我感覺反而需要經過一個合議的過程來操作理性,一方面池子小,領域多,另一方面專業度還在提昇,需要一個更多元參與的學習管道。結果是這樣的情形:

基本上,評審意見一定要被編委會尊重,不然你幹嘛找人家,而且如果評審的意見是拒絕刊登,結果卻是刊登了,那你是不是質疑人家,總要給人家一個解釋,不然下次人家可不願意再幫你。這都是要經過溝通的過程。

我以前也講過,起碼以我在台灣的投稿經驗,投稿之後,只想像你跟評審在對話、只有你跟主編在對話,或者說只有你在被評估,都是錯誤的。這個地方很重要,台灣這社會現在的媒體政治圈越來越沒格,大家可能也麻痺了。但我想要說的是,專業過程是一種高度紀律的對話,它不是一種粗糙想像的知識/權力。很重要的是,整個審稿過程,不只你被評估,被判斷,評審對你的論文的判斷也要接受編委的判斷,最後編委的判斷也要接受評審與讀者的判斷。這種「意識到他者目光」的自制的、紀律的、自由的對話,正是倫理生活與道德社群的一個核心。

為甚麼我們這個社會越來越難想像倫理與專業的必要性與實存?跟我們越來越被一種後現代的、虛無主義的權力觀有關。我們也因此無法去實際到社會建構的過程中透過多重對話摸索倫理,我們不懂得尊重earned reputation as a legimated power,也無法理解沒有基本的other-regarding就沒有溝通對話的可能。沒有溝通對話的可能,民主品質就難以想像。我講遠了,回來。

好,這裡很重要的地方是,請把編委當成一個社會分析的對象來理解,不要把他們想像成浮空的一種權力。我告訴你一點事實:首先,編輯委員會有按時出版的龐大壓力,一天都不能差。我真的不懂為何好像從來沒有人想到這點?他們也是處在一個學術市場的場域中啊!以現在稿源這麼小,又要跟別的刊物競爭投稿,哪個編委會能夠挑到甚麼地步?事實上,每次有甚麼研討會,主編就會再三強調如果有碰到覺得還可以的論文,就要去拉人來投稿。每次開會聽目前累積可刊登篇數,退稿率等等,就像公司在看自己的財務報表一樣,臉色沈重。如果有一篇終於通過出版,我們都是第一個歡呼慶祝的。編輯委員會不是社會主義的編輯官僚,他們比較像是一家店面的經營者。

所以,不難想像,如果你收到的是兩個一致的拒絕刊登,那麼編委會基本上是很難override。只要有點落差,基本上就我一年來的經驗,編委都是傾向於挑選比較往前push該個案前進。所以我才說,你得到個Revise and Resubmit只是個開始。編委會,我剛剛說了,就是對judge做出judge。所以要把評審意見一點點拿出來談,把評審意見拿來對照,把本文拿出來對照。最後假設往前送(用生產流程來講應該是往後段送),要整理出我們對於哪些修改意見我們認為比較重要的基本看法,所以投稿者等於會收到三份意見書。編委間相左的意見最後都要找出一個共識。

這個意思是甚麼?就是這時候的編委會基本上像是房屋仲介一樣,要溝通出一個議價的重點,讓你的修改比較容易獲得代理買方(評審是市場上讀者的代理人)的接受。你收到評審意見後,不用把所有評審意見都等量齊觀,也不需要投入太多情緒。基本上就是要想像你是在一張mediated溝通之網當中。

所以,你要從編委意見中去歸納出修改的「重心」。編委尊重與重視評審意見所以你當然也要仔細讀清楚評審意見,但當然編委也會有自己對評審與你的論文的意見,所以你應該從當中去仔細歸納出修改計畫。如果你碰到你認為相反的修改意見,你應該可以客氣些去請教主編,很具體地請他講清楚些要修改的方向。你不需要講得很高遠抽象的東西,就是在操作面上談你的這篇論文的修改方向與重點,做些確認。

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moment,你一定要給自己一些時間空檔好好釐清整個事情,要知道,這也是很好的學習機會,難得有動員到這麼多位學者(十位吧?)一起給你會診你的論文。我有一些作業習慣,有空再來談,或許有參考價值。中間我省略,關於修改論文時要注意的事項。寫太多了,現在談點複審。

基本上如果評審已經說了你的論文拒絕刊登,那編委是很難再要人家繼續審,當然也有例外的情形,那就需要很多拜託與溝通。如果另一位評審的意見相左太大,編委會有比較大的裁奪空間。台灣現在核心刊物都還不錯,知道自己是個學術社群隱形溝通的節點,知道對評審也是個學習的機會,所以大致上都會讓評審也相互看看其他人對同樣論文的評審意見,專業化需要這些繁複的過程來培養。或許可以請原評審再審意見。當然,如果兩篇論文意見相左太大,編委就需要理出自己的判斷。如果你覺得當中有編委沒有注意到的差異,而構成修改困擾,也可以提出。

如果碰到只剩一位評審,那麼通常就要再從名單中找出一個三審,但也可以由編委會裡面有人出來接棒。有些喜歡捕風捉影,講些胡亂批評的人還會從評審意見中去得出編委吃案的鐵證,真的讓人啼笑皆非,但又沒有機會,又不方便辯解,唉。

啊,寫真的太長了,下次再繼續好了。

5 thoughts on “編輯經驗談之一:初審之前

  1. 「我也發現仍有人並不清楚台灣學術期刊的操作細節,這些都會讓社群的內在自我批判沒有辦法更為深入對焦,很可惜。」
    哎咿! Jerry 大哥不必覺得挫折
    我想大半這裡的讀者應該都是相當有程度的內行人
    像我這種沒待過台灣學術圈又不懂社會學
    搞不清楚狀況的外行人應該是少之又少的
    我在這裡的留言 可以稱得上是「厚顏無恥」的行徑了…
    X__X||| ……..
    只不過由於我的無知 多讓您寫了這篇文章
    使得一些不瞭解台灣學術期刊評審流程的人
    也可以順道「搭便車」
    哈!
    倒是那些從事社會學的工作者或學生在這裡可以多多發言
    相互討論 才能達到 Jerry 大哥說的 「社群的內在自我批判」
    至於像我這種外行人 還是乖乖閉嘴聽講就好
    不要隨便亂造次 哈哈哈 ^__^|||…….

    Like

  2. 不會的,也不直接跟你相關,圈內人,尤其年輕些的朋友,也不見得清楚啊。
    podcast一定會比較輕鬆,但我跟Febie聊不起這種主題,而且要看頻寬吃飯。看9月開始會不會徹底改善,直接用講的。

    Like

  3. dear Jerry,
    我是你的忠實讀者,
    非常感謝你鉅細靡遺的解釋。讓讀者瞭解期刊編輯的辛勞和審稿的過程。
    之前的幾篇文章,也讓我受益良多。
    我想分享一下我的投稿經驗。
    我畢業前,投了一篇文章到某社會學期刊。文章是被拒絕了。從評審的意見來看,應該一個是revise & resubmit, 一個reject.
    投期刊被拒絕,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沒什麼大不了。
    我從revise and resubmit的評審的commnets那裡得到很多寶貴的意見。可以說是鉅細靡遺。談理論架構的疏漏和實證研究的缺陷。把問題的『頁數』和可以改進的方向都點出來。
    然而,另外一篇,只說『理論不清楚,文不對題』,到底哪裡不清楚,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更糟糕的是,有一些概念的定義的部分,我們在註釋有解釋我們用字選擇的原則。審稿的人不知道是沒看到還是不同意。就直接說,這樣翻譯方式不對。整個評審的方式根本像是中國傳統的迂儒在罵學生。
    It’s Ok to disagree, but I need critical constructive comments.
    第一個評審我非常敬佩。搞期刊就要有這樣的水準。
    第二個,就隨便寫了兩頁的comments。我實在覺得,沒有必要受這樣的污辱。不知道這位學者是壓力太大,隨便交差了事,還是根本就是學術水準和學術道德有問題。
    我也投英文的期刊,收到的comments就是像第一位評審。那裡不同意,那裡有缺陷,就要明講。而不是幾乎是在說,『我基本上就是不同意你的論點』。
    難道沒有人在review reviewer的comments嗎?
    我可以同意,台灣的期刊,沒有必要像英文期刊一樣。
    但是,我覺得有時後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
    那篇評審給我的感覺就是用意識型態去批判別人的學術論文。
    這樣的經驗,讓我覺得,我幹嘛受這樣的氣。
    反正,台灣很『拜』英文期刊,拜的莫名其妙。
    寧願多花一點時間做editing,投英文期刊就好了。
    我同意你的說法,台灣的學界真的是太小。
    小到匿名性到底有沒有意義都令人懷疑。
    我不是很能同意,如果能做到程序正義就可做到『客觀、公正』。雖然也許這是目前為止最好的辦法。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就像你說的,有在作研究的學者就那麼幾個,那在這幾個『團塊』外,不同領域、不同理論取向的人怎麼進的去?
    你有提到編輯委員儘量做到涵蓋不同的領域。
    但是,社會學領域太大了。
    ASA的分類可能就比台灣所有的社會學學者的總數多。
    雖然,每個人可以有幾個領域。
    但是,真的能跨幾個領域的又有多少?
    而且,也常見台灣的碩士生出國念博士,就是繼續原來的領域,頂多跨出一小步。跑去美國跟原來的台灣碩士班指導老師的博士班指導老師念博士的我也聽過不只一例。
    看你的BLOG最大的壓力在於,你會說XXX老師如何,XXX老師怎樣。
    但是這些人通通不是我的老師耶。我只在幾篇文章上看過這些人名。
    學界菜鳥
    X

    Like

  4. 剛剛不小心連進來
    然後又看完這篇文章 感觸真的蠻深ㄉ
    我在英國唸完碩士 現在在台灣找不到講師的工作也沒地方沒資金唸博士 (苦~~~)
    老實說 我之前對台灣的學術環境真的不了解
    一直到最近要找講師的工作 和要找博士班
    才… …
    雖然算是抱怨吧
    不過我有一些感覺
    1.像台大博士學位或是國科會要求要在學術期刊上刊論文
    可是其實大部分都是自然科學領域的東西
    再者
    所謂的學期刊,其實幾乎都是美國的期刊
    2.我想在接著說的是
    台灣的學術圈好像都是美國的天下
    包瓜像美國的學歷 美國的教授升等制度 美國的專業分科方式等 美國的研究習慣
    所以我自己吃了蠻多苦頭了
    好像台灣的眼中只知道美國,對其他國家的研究一無所知的感覺
    還好看了這篇文章,因為我也想頭一些稿子!
    以上就是我的一點點小抱怨 不好一斯呢
    (p.s.雖然我真的很不喜歡美國,不過我大學的老師是new school的啦)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