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的恰當形式:「幕後告白」之告白

《幻象之後》的論文終於被接受發表,下個月初應該就會出版,感謝所有在網路上、網路下給予建言與鼓勵的朋友們,希望可以跟你們分享這份快樂。還有順便一提,我終於離開《台灣社會學刊》的編輯位置,退休了!很高興終於可以多一個發表的管道。

《台灣社會學》建立了新的慣例,要求作者寫作所謂「幕後告白」,與論文一併刊登。我最初聽到這個建議,首次閱讀這些告白時,一方面對於該刊物願意尋求創新,感到興奮。但另一方面,又老覺得有點不妥。我經常有種念頭,覺得作品與作者在發表上應該要分開,就像讀一篇小說、看一部電影時,作者與導演老是在旁邊嘮叨一樣,很不識相。

但我又很能夠理解編輯的用心,我一直都認為,學者應該好好利用blog書寫研究過程與經驗,才能夠促進學術學習的活絡與活力。這當中最後就落到怎樣的媒介較為適合的問題上。

在學術出版的門檻後面書寫「幕後告白」對我而言似乎多了些自己不見得想要說的「雜音」,或許比較「平等」與更能夠活絡學術場子的地方還是blogsphere這種「平坦可以自由進出的空間」。

就這樣在來回斟酌「幕後告白」的倫理性與實效性,以及如果要下筆,該如何拿捏分寸的猶豫思考中拖到截稿前最後一晚才開始寫作。雖然一直控制字數,但還是寫
到了1800字左右,不知道符不符合期刊要求?無論如何,就先把這篇倉促寫就的「告白」在我認為更洽當的blog中公開。

這個前言寫得太長,我就把《幻象之後(幕後告白篇)》另立一則blog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