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一篇論文的接生過程

今天收到論文三修的回覆,還有許許多多地方要小修,但我等於已經被正式通知論文通過了!大概因為這樣吧?加上今天一整天工作效率不錯,所以晚上乘著
涼爽的晚風,跟Febie兩人去享受了一頓焼き鳥。這篇論文要算起來從最初送稿出去開始,應該有快一年了吧?最初送出一份,評審意見下來後,我看了看覺得
苗頭不對,評審的要求跟我論文的內容不太能夠搭配,我邊修改邊覺得有問題,後來決定重起爐灶,壓縮裁剪原來論文到約二分之一不到,然後加入一個完整個案的
經驗分析。因為這樣,我乾脆要求退稿重送。

然後新加入的經驗分析,也弄了我好幾個月,先是用直接了當的寫法弄了一份參加輔大的研討會,同時也放到網站上,做了一個小實驗,之後再經過政大社會
所與中研院社會所的兩次公開演講,多方吸取批評意見,感覺一下自己論文的弱點與容易被誤解的地方,同時也感受一下「市場需求」。每次回來後,我都又再做修
改調整,就這樣來來回來改寫,到最後才有個定稿,感覺應該更符合上次評審意見的要求。

現在既然論文已經通過,我應該可以公開出版刊物了,那將是《台灣社會學》。重新投稿後,前次投稿的基本問題消失了,這樣多花了四個月應該還是值得
的,原來的論文稿也稱不上浪費,因為回頭修改後還是可以送審,只是需要考慮不同的送審對象,重點是自己有沒有從中學習到東西,有沒有改進了自己與評審互動
中找到的缺點與盲點。

這論文送出後的評審意見有些落差,配合編輯委員會的修改意見,等於收到三份,交叉比對之後,仔細思考修改策略,最後還是找到一些修改的方向。第一次
修改就蠻累的,因為這些修改意見都還蠻重要的,老實說如果沒有確實回應,我也不想要出版,不然東西一旦印出去就再也拿不回來了,當然,所謂完美的論文應該
是不存在的(咦,這好像是誰說過?),但放著明明知道有問題的地方就出貨,那簡直是一種不能自我原諒的罪過。

然後我本來以為應該可以被接受了,因為我幾乎全面接受評審要求,一一都做了實質回應;而且,坦白說還好有這些寶貴意見,大幅修改後的論文終於有個比
較結實的面貌。論文送出後收到的意見,這次更是大幅度,主要是整個論文的架構,幾乎要我開刀做一翻全身器官大挪移。我開始覺得有活不過的感覺,因為事情實
在太多,而時間真的太少,而要求的修改範圍又太大。

一般而言,論文審查應該要有個順序感,就是問題與修改範圍應該由大到小。我回應編委會意見時稍稍發了一點牢騷,但主編的回應實在很有道理,他說因為
看了我的修改版後才更清楚我想要表達的是甚麼,所以才有辦法提出這種「更好寫法」的要求。我老實說,完全被他說服,因為我自己都是到修改後才更看清楚自己想要表達的、該表達的是哪些地方。

本來我還想說時間有效想提出一個中幅度
調整的提案,但仍能滿足編委會要求。結果我一真的下手改後,馬上意識到收到的意見有道理多了。我果然太忙,或者說當局者迷,總之,我最後調整範圍越來越
大,幾乎又完全配合評審的改造計畫。

今天收到的三修稿需要很多對校,每一頁都改了約10個以上,但大抵上都是在細部行文的調整。《台灣社會學》因為有專業文編,這部份工作的品質很高,
我一點都不怕被煩到,反而可以趁機上上中文寫作課,我老實說,覺得這部份簡直是免費享受的SABISU服務。打算停止日語課後,我現在可以專心把每件事按
照自己的pace一一弄好,所以雖然後續還有些瑣細的修改,但我就不會那麼慌張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