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Affordance

Ilya最近的一則blog《電玩遊戲文化的核心美德》,翻譯了MIT比較媒體研究Henry Jenkins教授一篇文章《Complete Freedom of Movement: video games as gendered play spaces》當中的一段,底下引更小一段。

One of the limitations of the contemporary video game is that it provides only pre-structured forms of interactivity, and in that sense, video games are more like playgrounds and city parks rather than wild-spaces. For the most part, video game players can only exploit built-in affordances and pre-programed pathways. “Secret codes,” “Easter Eggs,” and “Warp zones” function in digital space like secret paths do in physical space and are eagerly sought by gamers who want to go places and see things others can’t find.

其中"pre-programed"一詞經過網友的提醒,恰當地修改為「預先結構化的」(maybe「預先結構好的」也可以)。Pre-
programed
pathway早期的例子是由下往上推進的飛行射擊遊戲,之後最經典的大概是馬力歐兄弟的橫軸式遊戲吧,一般又稱這些為railed軌道式遊戲。

不過,對我而言這篇文章裡最讓我不安的,也最顯示出翻譯困難的應該是Affordance這個字眼,Ilya的翻譯是:

可用特性(affordances,另譯為「功能可見性」、「機緣」、「可用性」)

可見得,他也碰到如何選擇正確字眼的困難,我是能避就避,但如果真的逃不掉,大概會翻譯為「誘發」,如果讀起來不順就乾脆寫成「誘發作用」。

問題是Affordance還真是個橫跨當代很多領域的核心概念,躲得了字眼,躲不了概念。為甚麼我會覺得不安?因為Jenkins所謂「explore build-in affordance」的說法真的有點曖昧,也多少顯示出affordance這個概念所引發的混亂。

026264041401_ss500_sclzzzzzzz_Affordance最初應該是美籍認知心理學者James Gibson所提出的新概念,意圖推翻笛卡兒以降以自我內在認知處理外在感官的理論框架,走向以客觀「物的世界」的誘發為中心的思考。

舉最常被引用的例子來說明:我們坐上一張椅子的這個動作,並不是因為「它」被我們認知為「椅子」,而是因為那個物本身誘發了我們「坐」的動作。它促使(afford)我們產生「坐」的動作。

當然,這個誘發是有關聯性的,譬如它就沒有辦法誘發一隻狗將屁股放在上面;反言之,電線桿也沒有辦法afford男人像公狗般靠近抬高腿尿尿。不過重點在於,「變數」並非在動物的內在,而是在動物外在的生態環境(總括來講,「物的世界」)。

這個概念後來被使用介面的理論大家Donald Norman (曾是Apple的副社長,擔任產品設計的介面研究工作)給發揚光大(他的最新著作「Emotional Design」一定程度上推翻了自己早期的理論),也打開了Human-Centered Design或者說Workable Technology的大門,這也讓Gibson跟設計圈產生了關係,尤其是跟資訊使用介面相關的設計領域;甚至還促使ISO 13407設計流程國際標準化的誕生。就在這裡,Affordance也越來越跟「容易使用」、「容易了解」的「近用性」連接上了關係。

弔詭的是,當初Gibson所強調的那種生態學的客觀主義也跟著Affordance觀念的普及而漸漸變得模糊,也就是,研究的重心轉移到人類理解情報與處理情報的認知過程,這顯然有些違背Gibson當初的構思。Norman自己後來也承認,它所說的Affordance是「Perceived Affordance」,而不是「Real Affordance」。換言之,存在著兩套一定程度上對立的affordance觀念。

這個澄清說明了一件事:被Norman搞大了的那個Affordance設計思潮與運動是個衍生出來的新東西,或者稱為Human-Centered Interface Design會比較不會混亂。

這再次說明了,觀念的東西本來就很難有獨佔性。另一個社會科學裡相似的例子是「Embeddedness」,這個概念源自Polanyi,但被Granovetter給主流化,而Granovetter的版本又跟Polanyi南轅北轍,搞得天下一團混亂,更糟糕的是以量產的規模來看,絕大部份被使用的embeddedness跟Polanyi或Granovetter都沒有關係,現在的問題是連要澄清他們二者的觀念都變得困難了,太多neither Polanyi nor Granovetter的口頭禪版embeddedness。

近幾年來,隨著《無印良品》的風行,以及日本設計圈由深澤直人帶頭的新論述運動,一下子好像又吹起了一股Affordance的復古風,也就是回到Gibson原初生態學的初衷,從社會生活中人們「無思考」(without thought)的環境互動中去觀察設計的線索。

489737451009_ss500_sclzzzzzzz__1

其實,乍看之下Gibson的客觀主義好像跟社會學想像力(sociological imagination)剛好相反,譬如,拿最初提的那個「椅子」的例子來看。目前流行的「社會學想像力」剛好就是在強調,人類的「社會分類」是主觀的、但卻會產生客觀的後果。換言之,人們之所以會坐上椅子,是因為它被界定理解為「椅子」(誰說它一定要是「椅子」?對吧)。

另一種更流行的激進版,通常將「分類」就等同於「暴力」,然後只看到「排斥」的後果,快變成讓人無法忍受的cliche。

但我一直都認為,「社會」可以被看成一種「類似物」的東西,它具有一定的客觀性。把社會當成「像物一樣的社會事實」來看待,這種古典的社會學想像力已經被遺忘很久,真的很可惜。如果從我這種老古板的社會學眼光來看(就像James Gibson對Affordance的古典理解可以再復活,Emile Durkheim再度現身有何不可?),深澤直人Without Thought的設計理論正好說明了affordance可以銜接上社會學的想像力,也需要社會學的想像力

社會學者為何跑去研究design?我有好多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理由,這可以當作其中之一的開場白。大約,嗯,跟STS的人會這樣掰吧?哈!

【寫完這篇blog後,才發覺Wikipedia的解釋還蠻清楚的,Wikipedia這東西還真可怕,也真美好!】

18 thoughts on “On Affordance

  1. 我最早對 J.J. Gibson 與 affordance 開始有興趣,是 15 年前閱讀黃榮村老師所撰寫的介紹文章,收錄在《心理與行為研究的拓荒者: 當代心理學家》(正中書局)一書中。接著是畢恆達老師所指導的《環境心理學》課程中,檢討認知對應(cognitive mapping)時的相關文獻與理論。
    透過 affordance 這個認知概念框架來理解物體被感知的特性(perceived affordance),具有與腦神經對應的神經反應機制(這的確被想像為像「物」一般的客觀事實),合在一起「誘發」了人們進行其他的行為活動的可能性。
    這樣的理論基礎讓設計者設計出能夠更進一步跟認知「共舞」的裝置;這些裝置於是具備有更為顯著地、複合地「誘發」人們反應的可能。我想這一層就是被 Jerry 所引述的概念:affordance as real。指涉的是設計後的成果(成品)。
    對於這位 1960 年代但卻影響力越來越深遠的長輩來說,他論述那些具體、客觀的事實;我只能夠說我是他的 fan。

    Like

  2. 你從心理學出身,經歷人類學,又到資訊科學,還實際參與到一些計畫,反思affordance應該很精彩吧?我拋磚引玉,就是出於這點好奇,想要聽聽你的整理。不知道你經過這些學習與體會,有甚麼樣的心得?有空寫吧!:)

    Like

  3. 看了你對於”affordances”這篇文章
    又清晰的很多
    從網路上查詢到你這篇文章
    真的很棒唷!
    太感恩了
    P.s.我最近正在看的就是深澤直人的那本書壓!

    Like

  4. 謝謝你
    想必是讀了很多書才能做這麼精確概要的分析吧
    最近我也拜讀了深澤直人和其他兩位作者的設計的生態學
    我是念設計的
    可能還沒辦法說的這麼具體
    但我卻深深的被affordance給打動
    “不加思索的”這樣的氛圍
    原來跟”直覺的”實際上有很大的差距
    我現在還在不斷的咀嚼醞釀
    謝謝你的文章
    希望還有機會聽到你的論述

    Like

  5. 謝謝你
    想必是讀了很多書才能做這麼精確概要的分析吧
    最近我也拜讀了深澤直人和其他兩位作者的設計的生態學
    我是念設計的
    可能還沒辦法說的這麼具體
    但我卻深深的被affordance給打動
    “不加思索的”這樣的氛圍
    原來跟”直覺的”實際上有很大的差距
    我現在還在不斷的咀嚼醞釀
    謝謝你的文章
    希望還有機會聽到你的論述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