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衝看」之前先想想這些

投稿是我們的陰暗的宿命,因為那幾乎都是孤立的經驗,有許多倫理的考量讓我們不能多說,有很多人性的因素讓你找不到人傾訴。但這也成為我們學術人自我成長的障礙,交流資訊都這樣低,溝通有這麼多扭曲的因素,怎麼說都不是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不是嗎?

這些障礙要排除或降低,有很多客觀制度的面向可以想辦法,但我們也會碰到很多制度的兩難,一個自由的環境長出來的東西,我覺得要壞不可能壞到極端,它必然有它存在的正面原因在背後,譬如,我們就不會願意弄個激進改革,還沒有成功,先把我們基本的倫理感知都給弄遲鈍,或者淪喪了。

我想可以來聊聊一下「個人的解決」方案,雖然這種說法很容易被看成沒有「社會學想像力」(某一種僵化的集體主義「反」常識),起碼減少一點糊里糊塗浪費生命的原地打轉。我現在說的是你有一篇論文在手,你覺得「很癢」,想要送出去「衝衝看」的那個關頭。

一、你沒有多少可以讓你隨便「衝衝看」的空間,基本上如果把期刊層級與領域細分一下,選擇大致不會超過一個手掌,maybe以中文出版來看更是少得很。一
篇論文送出去,繞個一大圈可能都要弄上半年。你有幾個半年?然後還不要談當中搞得自己精疲力盡的消耗。所以,想清楚再投。

二、要投一個刊物,不要只看封皮,或者只用想像的。去找到那本期刊,前後幾期翻翻看,看看徵稿啟示,看看大致上刊登論文的類型風格。譬如有一本期刊明明都
是量化的網絡分析,你就不要拿篇質化的論文去「衝衝看」。國內一般都是綜合性的期刊,量化、質化都接受,但即便如此還是有領域之分。

譬如《台灣社會學》或
者《台灣社會學刊》都是社會學社群的專業期刊。你要先考量一下自己的論文跟社會學既有文獻有多少相關,「社會學」的大門是蠻寬的,但是總還是有基本的文獻
與關懷重點。你不信可以去查查看譬如經濟學者Williamson投稿到AJS的文章跟他投到經濟學期刊時引用的文獻與討論的課題有多大差異。編輯委員會
不是文件收發室,收到任何論文都馬上送出去找人審,如果真的這樣搞,台灣社會學圈剛好每天寫評審就好了,所以很基本的過濾是編輯委員會一定要負起的責任。

三、你可以不用去讀甚麼論文寫作手冊,有些架構學術評審與討論的基本規格還是在的,這點不管量化、質化,或者是甚麼化都是一樣的,寫作的風格、議論的型態
種種可能會有些不同,但有些不變的道理還是不會改變。一篇論文要有個它落腳的文獻脈絡,我跟誰議論,我支持誰,我反對誰,我跟哪些人對話,跟她們的哪些話
對上,人家一群人講到一半為甚麼要停下來聽你講?寫學術論文,前面一定已經有人,要記得一件事,我們永遠是個「插話者」。你清喉嚨「咳、咳,嗯,對不
起….」,然後大家停下來轉向你,你接著要說甚個?你只有一分鐘的時間講清楚(換算成論文約前面三頁),不然人家就要轉頭繼續了。那你要講甚麼?怎樣
present你自己?講簡單點,我的意思就是,你要告訴人家你這篇論文想要做的「貢獻」是甚麼?要知道,整個過程都跟這個有關係,你寫的,評審讀的,委
員會討論的,最後印出來人們引用的,通通跟這一點緊密相連。

四、你最好有一兩位相互不怕得罪的好朋友,可以交換論文看,可以互相吐臭,願意拿起筆來給你畫叉叉,給你畫圈圈。然後你自己千萬要表現得極有風度(一開始用裝的,慢慢就習慣了,我跟你保證),不然你會越來越陷入自己給自己裝的文字陷阱,怎麼看都看不出哪裡有問題。沒有天生信任的關係,都需要一些經營去展示誠意,你不要還沒有培養出信任與默契,就先去測試信任存不存在,或者就在檢討「你怎麼一點都不欣賞我,還是朋友嗎」或者「我們真的有信任存在嗎?」,拜託這種悲劇叫做「自殺式的預言」。當然,前面說的也包括朋友沒有空一直沒有辦法辦到。大方些原諒他,畢竟,人家又不欠你對吧?但是,下次再繼續麻煩囉。你要把這種事當成學術成長的核心部份來經營,學術的底層還是有生活的理路在的。林南老師說過,做學問要同時也做朋友,不要學術越做,朋友越少。這是自稱平常人的老師常說的平常道理。當然,如果你是那種更高層次的,我就不敢說了,你只能想辦法「越冷越開花」囉。

五、我知道講些形式的東西聽起來無聊,其實論文送出去後,通常(除非你真的是天縱英才,但我告訴你我還沒有碰過這種人,你應該聽聽林南談他的退稿經)你幸
運的話,會有Rewrite再Resubmit的機會,我現在只要聽到這種回應就趕快去燒香給我老祖母感謝「有湊保蔽」(台語),因為你還有再修改的機
會,換言之,基本的容錯是整個過程經手的人都會有的心態,但是你的第一發一定不能太驚人的草率,一些文字、編排的小差錯,可能難免,但如果你到了每一頁都
一堆,剪貼到自己都混亂的地步也送出去,我想你的命運可能不會太光明。就像你進餐廳,總要穿條褲子再進去一樣,人家幫你洗頭,並不包括除蒼蠅,你不要弄得
太過份,不然這樣死了,實在太冤枉了吧?

其他還有些進入審查以後的狀況,有空再聊。

5 thoughts on “「衝衝看」之前先想想這些

  1. 老師:
    好久沒有上來了.
    看了你的想法, 我想錦上添花(–或者是落井下石?–)的說說我的看法.
    我覺得也許你拿學位的過程, 讓你現在對老師有一種不敢批評的障礙. 姑且不論那過程是什麼, 其實外人也不會想知道。
    外人只看你「現在」送審的論文具備的「合格」的條件。說實在的, GCC的大師跟你是什麼關係, 他們不會在意的.
    反而是你自己把自己束縛在「師承」的糾結裡。
    講這些有點多餘, 因為你都已經釐清了, 算是錦上添花吧.哈, 期待你的好文章喔.

    Like

  2. 終於留言了 知道並瀏覽您的blog也有一陣子了 因為自己太多學科的學習都是自我摸索出來而不是正經八百的上課修學分 因此 我不能算是上一個社會學研究領域的人 只能說自己對其中制度經濟 組織社會學的部份有一定程度的偏好
    一樣在日本 但我卻是不會也懶得學日文的人
    希望您再日本期間 一切安好 研究和生活都順利平安

    Like

  3. 阿福,好久不見。
    Chen,到東京時再去拜訪,是在東京吧,太多分支機構了。
    Julian,有喔,有興趣的話請到這裡看看。http://www.ios.sinica.edu.tw/cll/vitae1.html
    這是我的倉庫間。

    Like

  4. 學校是在石川縣 這個鄉下地方的 一個小山丘上
    離東京要一個小時的機程(國內線)
    名字雖然有Japan 但不是在東京 呵呵
    NAIST(Nar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JAIST和NAIST是日本少數沒有大學部的大學
    另外
    KAIST (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也是在韓國鄉下 🙂
    希望您一切順利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