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譯的心得(2003.3.6)

【這是三年前的一篇網路日記,剛好收到轉載請求,發覺蠻適合這裡的,重放一遍】

翻譯Block的書,閱讀學生弄出來的初稿,費力地修改,久之也累積出一點心得。

這些學生都已經在課堂上修過課程,討論過這本書,而且,我想應該也是台灣最優秀的社會學碩士班學生了。在他們身上發現的問題,更是尤其珍貴。

我捫心自問,當年在台大修碩士學位時,可以肯定的,英文程度不會比他們好。事實上,我那時的英文程度爛透了。

不過,即便有這一層認識。我在閱讀這些初稿時,心情的驚恐不安,仍舊是個必須面對的事實。有時候,你會懷疑,到底上課時是在討論些什麼,如果嚴重的閱讀錯誤一直都在那裡。

改譯的經驗,因此有很多貼身的感想,就來稍微談談,作個記錄也好。

我從這些閱讀到的錯誤去猜測,學生似乎有一種不太好的使用字典習慣。就是大半的時間,他們大概都是使用那種一個英文單字配一個中文詞彙的簡易型字典。那種字典,當然有輕便的好處,但是,也會造成學習上很大的障礙。

為什麼?看翻譯稿就可以察覺出來。譬如說,policy,學生好像就只知道「政策」,即便上下文是談到保險業,也不知道policy可以是「保單」。譬如說,progress,就只知道是「進步」,而不知道它也可以只是「進展」。這類的例子真的很多很多。

我想,不管是學生或老師,都不應該倚賴那樣的字典。最起碼,我這麼認為,一定要有一本英英辭典,最好有英文例句的那種。任何一個單字,跟人一樣,都有很多面貌。她們的不同性格,只有在句子中才會活化。這兩者要一併學起來。就像認識一個人一樣,妳要從單字跟左鄰右舍、親朋好友的交往情形中多方瞭解,才能熟悉一個單字。

第二個感想是,學生對於連接用語好像都不太注意。這對於研究生來講,真是個要命的習慣。學術的文章不同於日常對話,往往牽涉到很多細膩的推理與論證。這些例如:not unless, as far as, while, however, likewise, the other way around、、、等的關鍵詞,是一個人在思考推理時的節骨眼,好像接起一個恐龍骨架的關節。靠著準確地掌握這些關節,我們才能夠感覺得到思緒的特定律動。只有盯緊著這些地方閱讀,節奏與韻律感也才會出來。

還不只如此,連接詞本身正是思考邏輯的所在。而思考的邏輯理路恐怕才是我們,做為學生、老師、或學者,在學習時最大的重點。我們的教育太重視結論,而忽略過程。這裡似乎也反映出來。我們把重點都放在Foucault說了什麼大道理、Habermas有什麼觀點,Granovetter有個什麼假設。但是對於他們是透過怎麼個起承轉合才完成那種看法,一般並不太清楚;或者說,對於它們是怎麼說得通的,相較起來,不太計較。

但是,去他的Foucault,我們最最需要的,其實應該是如何把「自己的」思路疏通、理出頭緒,把我們自己哪怕只是一丁點的想法(Virginia所說的「思想池塘裡的小魚」),說個清爽通暢。

我在想,這個問題之所以會發生,可能還有一個實作的背景:就是,我們的研究生可能每天都像在趕集般地讀書,而且要拼誰讀得多,讀得快,才博學多聞,才可以在同學中鶴立雞群,在老師眼中突出秀異,遂因此漸漸失去了讀短、讀小、讀慢的習慣與耐性。其實,就算你如何地忙碌,有一大堆的報告等著要準備。還是應該要(最最起碼)找出一些好的段落,好好地,慢慢地讀,甚至於朗讀出聲音來。

如果這點時間都沒有,那麼,我覺得,你實在應該要往別的地方砍出一些時間來。 或者,嘿,誰說要讀那麼多書的。

還有,我有個卑之無甚高論的體驗,就是,翻譯的人或許不一定是個專才,但一定要有比較廣的常識基礎。所以,學究來翻譯,反而會很糟糕吧?因為他們生活的實際能力,可能並不高,生活的經歷也常極為有限。我看有些翻譯的錯誤,牽涉到的真的不是什麼高深的單字或學問,只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用語。我在想,真心想要培養自己翻譯能力的人(我自己沒有那種志向),一定要把自己的生活接觸面放大,虛心地走入人間,培養自己完整的生活能力,或者,多交些各行各業的朋友。

再用一點感想來收尾好了,這日記寫長了。

常常聽到人說到,翻譯要重視「信、達、雅」。我的感想是,「信實」真的非常重要。但,對於還是翻譯初段班的我們,最最重要的還是要切記,不要花俏。如果你不能夠確定已經掌握了原意,或者,只要還有一點模糊的不確定感在,最好要警覺自己不能在言語上花俏。我相信,翻譯的結果反映了閱讀的習性,換言之,學生可能大半是用很有「創造聯想力」的方式在閱讀。

危險是,如果你有那樣的傾向,早熟地覺得可以把翻譯弄得比較親近、容易讀些;那麼你連帶地,就很容易給自己一種錯覺,覺得文意似乎已經懂了,可以把「一樣的意思」,用更為有意思的方式表達出來。心態一如此,那種「說實在話,我還真不太懂」的念頭,便不容易浮現。結果,你的翻譯越花俏,閱讀也變得越輕浮。

做為學生或老師,我們當然都可以不需要捲身於翻譯的工作;但是如果翻譯透露出自己學習過程中閱讀與書寫的壞毛病,那真是件該恭喜的事,因為,「你找到了改進學習的空間與機會」!

把聽、說、讀、寫的能力弄得穩當,是我們身為學習者的本務。一切,終究還是要回到我們自身。 把學問說成了一種「心性的涵養」好像很落伍陳舊,但是,道理好像就是這樣。

3 thoughts on “改譯的心得(2003.3.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