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在仙台

今天晚上本來Febie說要早點睡,因精神不好。結果她一直在電腦前忙,我催促數次還是沒有反應,我本來也因為工作一整天,想早些就寢,乾脆就拿起日文閒書來讀讀。

4月初即將前往日本仙台,希望密集學習五個月後可以脫胎換骨。講到仙台,有些人可能會知道魯迅曾經在那裡讀了兩年的經歷。精確地講,從明治37年(1904年)九月到明治39年(1906年)的三月。





魯迅の仙台時代―魯迅の日本留学の研究” (阿部 兼也)

我訂購了《魯迅の仙台時代ー魯迅の日本留学の研究》(阿部兼也,東北大學出版會)這本書,上周書籍到了圖書館,我週六晚進辦公室看到在桌上,便順手拿回家。

今天晚上有點空閒,便拿起來讀。從830開始,用跳著抓重點的方式讀,1100看完。了解到很多有趣的事,有些關於魯迅、有些關於清末中國維新與革命、有些關於明治日本、當然也包括東北的仙台。



仙台時期是魯迅思想快速轉換成型的階段,從東京弘文學堂的學習地質礦務,轉而想要成為醫師(魯迅在仙台就讀仙台醫學專門學校),進而到了仙台後真正接觸到日本社會,在日露戰爭的氛圍中感受到日本的近代性,堅定了透過文藝改造中國「國民性」的志向(魯迅在學校與日本同學一起看日露戰爭的投影片,見著中國間諜被斬首的一幕,真的很令人震驚與動容)。

魯迅的所見所思的日本,以及透過這些異國社會文化的觀察與衝擊進行激烈自我改造的過程,都讓正準備要前往仙台面對那個未知的自我可能性的我,感到特別親切。

昨天與日本友人晚餐,我說到擔心去仙台才短短幾個月,不知道能不能把日文真的練好?他回答說:「放心,仙台那裡甚麼都沒有(誇張地比較東京),所以日文一定會進步」。我聞言差點噴飯,因為我當天早上來剛讀到魯迅離開東京,選擇仙台的原因。

魯迅在東京的弘文學院畢業後,決定以醫學為專門科目繼續進修,那時中國留學生聚集東京,反而沒有甚麼機會接觸日本社會,魯迅於是問在金澤醫學專門學校就讀的前輩,日本哪個地方沒有中國留學生?那前輩(王立才)跟他說,仙台是偏僻的鄉下地方(明治38年,仙台人口10萬,戶數2萬,不過仍是當時日本排名第10位的中型都市,當然以當時標準而言),沒有半個留學生。於是,魯迅就這樣決定前往仙台。

跟日本友人的說法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我仙台出身的日本朋友大概不會同意這個東京人對仙台的描述吧?(製造日本內部矛盾,哈)

不多說了,該睡覺了。

有興趣讀這本書的人可以參考上面的link,對現在的我而言,不管裡頭談現代化與國民性、談明治時期的日本、談中國留學生的日本生活、談仙台的人口、產業、教育、談中國近代化與中日對比的命運、談好久沒有聽到的張之洞、曾國藩,都挺新鮮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