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知識流通的一點雜感

今天抽點空,讀了一位同事H已經出版的一篇論文,比較新加坡與香港的教育制度,離我的研究領域有段距離。很快看完,感想是,這正是我喜歡的那類論文。研究對象,研究資料、提出的論點、乾淨俐落,一清二楚,毫不含糊。

你可以反對、可以贊成,但絕對清楚他要說甚麼。老實說,要開發出甚麼驚人的重大研究發現,真的很不容易,我們大部份人窮一生之力恐怕也只能把那當成夢想。而且,越是獨特的看法其實越容易引起爭議,本來就不容易受到毫無異議的接受。

這讓我想到,很多人好像挺欣賞那種很長很長的論文評審意見,好像另外在正文之外,又開了場「雙人高峰對談」般,我自己坦白說,並不那麼欣賞「這種欣賞」。

論文評審並非像金馬獎影展那種評比(或者像單位徵人、或者甚麼傑出獎之類的),評審應該是以投稿人為本位,當個一般讀者(消費者)的守門人,或者,當輔助投稿者修改論文的一面鏡子(產品評估),可以知道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會被讀成怎樣」。看論文的總體結構:動機、目的、文獻、論證、資料、概念、命題有沒有扣緊,整篇論文有沒有難懂之處,有沒有鬆散、矛盾、錯置之處,這樣就可以了。

我認為評審應該盡量壓抑自我,自我太強的評審應該不會是好的評審吧?如果真的有那麼多對談的精彩意見,那何不就等文章「上市」後再來公開對話,或者,到時候要來場對幹也可以。我經常會聽到說,這些評審意見超仔細,超認真,然後因為受到刺激,不管是感動或者憤怒,回應也長篇大論,最後「觀戰」的人覺得這場角力實在太精彩了,只有幾個編委看太可惜了,於是徵求雙方意見都刊到期刊上。

我坦白說,「可以理解」這種說法或作法。但是,我每次聽了這種讚嘆,總覺得心底發毛,覺得其實並不值得鼓勵,因為這也形成一種「變相鼓勵」,搞得公開市場上的知識流通性反而變低,甚至也會造成一般評審作業過度負擔,甚至扭曲。大家不是都在埋怨時間不夠嗎?少一點這種精疲力盡的評審與回應,多留點時間喘口氣,頭腦清晰點做研究、寫論文,不更有直接的生產力?



附帶一提,同樣的情形,我也覺得,我們國內好像對研討會上的發表與評論太過
serious了,那不過就是個同行交流會,大家都是拿些「玩到一半的東西」出來交流交流,交換點意見(看成像「Rain的影友會」、「Cosplay的同人會」也無妨)。主要在鼓舞士氣、尋找刺激、交換情報。有的人把它描述得好像在華山論劍、在互相拼內功,我聽起來都有點覺得匪夷所思。因為聽到這種「情境定義」,上場的人就更緊張,好像SNG正對全球實況轉播一樣,最後搞得兩敗俱傷,當然,大部份是內傷。不過關於這,有空再來聊聊(我這樣講會不會「出事」啊?放輕鬆,放輕鬆)

我是認為,一篇論文的價值應該讓它在論文引用的流通市場上去決勝負,而非在匿名評審這個未盡完美的窄小市場中做過高門檻的篩選。這當然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如果我們一直鼓勵那種把審稿當學問論辨的最終戰場的評審意見,我看會累死一堆學界精英,那太可惜了。



所以啊,我反而比較重視像「是不是把東西講清楚」的這種非常基本、但卻夠不容易辦到的能力。論文在我看來,可以
provocative,但不能夠含糊不清。像H這樣的文章,在我看來就是準確而有分寸地做出他的貢獻。所以啊,我在走道上碰到他,就主動跟他致意(感謝給我今早一段腦袋清明的動腦時間)。這樣互相閱讀,相互打氣的感覺也真不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