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論文之間

Granovetter是個有趣的社會學者。他好像除了博士論文弄過第一手資料蒐集的經驗研究外,其餘成名的論文幾乎都是消化吸收別人東西後的「再創作」。



Granovetter有許多在社會學引用率排名前面的期刊論文,其中最常被提到的,除了那篇關於embeddedness的論文外,就屬《Strength of Weak Tie(弱連帶的力道)這篇期刊論文,據說是近年來社會學文獻被引用最多的一篇。

這篇論文其實是源自Granovetter博士論文中的一章,那本博士論文的標題是《Getting a Job》,這本書前年好像又再版發行。



Strength of Weak Tie》是非常精彩的一篇論文,我覺得是天才之作,從稀鬆平常的地方挖掘出驚人的分析觀點,而且還將各種既有的研究都給收編進來當自己的靠山。即便並非研究勞動市場或經濟網絡,社會學訓練背景的人都應該找個機會好好讀一遍這個優秀的範本。



我當年被《
Strength of Weak Tie》所深深吸引住,於是就跟著去找其源頭的《Getting a Job》。閱讀的結果大失所望,真的是一本很普通的博士論文,混雜了老師的許多東西,有些章節夾入得很勉強,就算是《Strength of Weak Tie》的最初出處也完全比不上後來期刊論文的光彩。在我看來,出版《Getting a Job》除了歷史性意義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這層「教育性」的意義,可以好好比較醜小鴨如何變天鵝的過程,因而可以從中獲益。



讓我感到好奇的反而是,
Granovetter拿到博士學位開始一直到出版《Strength of Weak Tie》的這段期間,是經歷了怎樣的一段自我反芻,自我昇華提煉的心路歷程,怎樣從那些混雜的東西中抽離而且放大出那顆耀眼的寶石?

從此之後,我讀到期刊論文投稿,或者,評審碩博士論文,都很自然會用這樣的角度去看。這本論文究竟有哪些地方是可以挖掘出來成為寶物的?哪些地方已經可以嗅得出潛力、爆發力?可以用甚麼樣的再書寫將那部份給挖掘出來、拋光打蠟讓人無法忽視?

因為通過了碩士、博士論文口試,而連帶把碩博士論文當成一個完成品,這種想法就像長跑還不到最後一圈便因為錯覺而提止腳步,真是非常可惜,因為人們會因此而鬆懈了「再書寫」、「精練化」這個學術生涯上或許更為緊要的工作,。



因為這樣,我們也常常會碰到「博士論文抽印本」的經驗,因為未經比較深刻的再醞釀與再精練,就推出「上市」,好似沒有意識到這兩種論文間有個可貴的「成長期」存在般,最後往往只能引來一陣扼腕的嘆息。其實,博碩士論文的誕生往往有許多外在因素的牽制與影響,等到論文完成通過口試後被
leave alone,才是學者沈澱精練出「學術個性」的關鍵。

2 thoughts on “兩種論文之間

  1. 以前有個朋友在寫新聞研究所博士論文時,曾感嘆寫論文的過程,受到很多很多的限制,那論文其實比較像是一個妥協的產物,有些自已想發展的部分反而沒有放進去….
    我不知道他現在還寫不寫論文了,只知道他在教書…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