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感經濟」:數位商品的決戰場

趨勢專家耐思比(Naisbitt)在1984年的暢銷書《大趨勢》中曾預測將改變人類生活的十個新方向,其中「高科技‧高觸感」(high tech/high touch)的看法尤其知名,意思是:科技越尖端,人類的感情越微妙,人文接觸的需求將會回應高科技,使後工業時代的生活更趨平衡。

不過15年後,耐思比直接以《高科技‧高觸感》為名出書,態度逆轉反而變得憂心忡忡。他指責「軍事與任天堂結合」的現象,認為電子遊戲日趨追逐暴力,青少年在網路遊戲中以遠距殺人為樂,無從珍惜人際接觸與人文價值的可貴。

有趣的是,任天堂社長岩田聰或許對此指責頗不服氣,新掌上遊戲機NDS今年上市,官方網站正是以Touch-DS!為名,吆喝「碰觸世代」(Touch Generation)一起來享受全方位的碰觸樂趣。

任天堂最近一系列精彩作品問世,更是成功地將人際接觸的趣味與NDS的觸感樂趣巧妙結合,讓我在驚豔叫好之餘回想,不禁有種「預測未來的趨勢專家終究不如創造未來的趨勢企業」的感慨。

然而「觸感」這東西一直令我迷惑不解。在媒合「人」與「物」的工業設計中,它究竟扮演怎樣的角色?我一直在相關書籍中找不到適切的答案,直到最近看到原研哉企畫的書《Re Design:日常的21世紀》才有些體悟。

原研哉認為,「無紙社會」(paperless society)的流行說法,讓「紙」蒙上一層老舊媒介的印象。不過他認為,「無紙社會」反而是應該丟在20世紀的過時念頭,因為紙「不只是運載資訊的媒介,它是浸潤人類感覺的素材,是把觸碰自然的喜悅傳遞給五官的環境要素」。

原研哉以紙為例,在我看來固然深刻卻也侷限,因為重點應不在「紙=自然」(紙其實是一種「文化」的表徵),而在手指「碰觸」紙面的快感。電子科技的越是進展,只會讓手掌攤臥著書本、手指輕掠紙面的「觸感」,更加成為一種足以挑動人們內在喜悅的親密體驗。 觸感,這個言行道滅的神秘體驗,可以傳遞高科技社會迷人的「未來感」,更可能是科技產品能否在數位時代散發出「人文感」的關鍵。任天堂邀約人們分享「My First Touch!」,在我看來正有這樣的啟示。

想像一道菜在桌上。色澤、食材、香氣固然迷人,但這些多少都具有「公共財」公開明朗的特質,它們最終都在引誘我們內在「味覺獨佔」的衝動。把味覺看成一種特殊化的局部觸覺,iPod的線條、造型、色澤、材質何嘗不也是在組合一項引誘:握在手心、轉動按鈕、觸感微細私密、接近偷腥?(我想到,電影中愛蜜麗將手掌伸入紅豆袋後暗爽的詭譎笑容。)

再看我眼前的BenQ S52,除了外觀設計勾起我「手中握著一本精裝書出門」的觸感回憶,掌心擱在面板時的微妙支撐感,指尖敲擊鍵盤時抵抗與順受的韻律感,拇指滑過觸控板的順暢感,這些觸感體驗固然難以言說,都是我接納它在身旁作伴的關鍵理由。

可以想見,隨著「手機」逐漸超越「電話」的範圍,成為貼近人們生活的資訊娛樂中心,「引誘碰觸衝動」也越將成為競爭產品的最終決戰場。「高科技‧高觸感」經這一番歪解,讓我看到了後工業時代「觸感經濟」復活的新線索!

3 thoughts on “「觸感經濟」:數位商品的決戰場

  1. 觸感也有兩種可能,一種是 touch right,一種是 touch left。人類微妙感情的回饋,透過工業技術的引發,在感官的尖端得以釋放,其實並無關人文接觸與人文價值。感官慾望的獨占與經營運作,主導邏輯仍是科學、科技與效率、注意力經濟,人文所訴求的深度、歷史性與時間感恐怕闕如。誠如 jerry 所說,紙材挑逗「人們內在喜悅的親密體驗」。體驗程式設計、互動營造等等新世代 ITCP(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Creative Practices)的核心挑戰,恐怕不是在承載人文傳承與價值,而是更多在於重新定義價值。
    也許人文需要社會公共性的拯救。在消費性利基化商品單點行銷的 touch right (有權觸碰!)之外,屬於公共性的 touch left(留給公共領域重新體驗觸碰的公眾權利)也許是讓這個社會,人們的感官經驗能夠相互溝通、這些體驗繼續停留在共享詞彙的最後堡壘吧。

    Like

  2. 工頭,
    嗨,真的好久不見。有空來聊聊吧。看你好像一直很忙,你們都要好好保重喔。
    Ilya,
    你說的我大部分都接受。對於touch right與touch left我可以接受這個區分。買隻專屬自己touch的pet,跟水族館中小朋友一起touch海星、海藻自然是有所不同。
    不過,我們是活在商品的世界裡,建築、茶杯、桌椅、玩具,這些東西所構成的環境也是生活世界的核心,透過設計賦予它們更多的人文精神、更鼓勵人們互動交流,應該也是重要的。不會因為那是私有財產就變得沒有倫理內涵。
    我承認我的行文有點「商品拜物教」的味道,哈。我真的很在乎跟這些商品接觸的經驗。譬如拿小孩子的教材來看(因為Febie的緣故,我們家有一一大堆),真的有很多你所謂touch right的東西,它們之間一比較起來品質確實有差,有的鼓勵小孩子透過觸摸學到很多有趣的東西喔。有趣極了!其實,Naisbitt批評暴力電玩的書你看了,應該會對觸感的中立性有所保留吧?我很同意Zelizer的看法,商品的世界不是個非倫理或反倫理的場域。
    Jerry的世界裡,邊界總是模糊,對於二分法我總是保持警惕,我既不反國家,也不反市場。所以回應聽起來或許總有點投機的味道。
    最後,在數位時代寫專欄,我確實有配合雜誌調性在選擇寫的方向。不要忘了,Jerry是個研究產業發展的人,工業設計是我最近感興趣的主題,我也有透過書寫培養自己對工業設計敏感度的自我要求在。這篇文章的後半其實是試著跟原研哉作一點承接與對話。我想要把「觸覺」在商品設計與市場競爭中的位置標示出來。加上文章篇幅的限制讀起來可能真的覺得跳躍。看起來挺「拜物」的也有這樣的原因在吧。

    Like

Leave a Reply to 工頭 Cancel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