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i-World!

iPod席捲全球,Apple再次成為注目的焦點。作為一位社會學者,我更感興趣的是另一個較少被談及的Apple現象:以i開頭命名的系列產品(iTune、iMac、iLife、iWork、iTrip、iSight)。不管喜歡或者厭惡,Apple的成功確實已經創造出一個繁生不止的iWorld。

想想,我們是正處在一個除了小寫i的存在感外,一切都漸漸剝落成為「身外之物」的個體時代。Apple突出「i」這個時代的icon,可以說完美而準確地擊中了後工業時代人們所感知的自我與世界。

早在18世紀,亞當斯密(Adam Smith)便從當時掙脫封建秩序的小工商業主身上,看到了個體時代主人翁的身影,這種觀察甚至延續到二次戰後,海耶克(Hayek)對於「自發性秩序」(spontaneous order)的懷舊憧憬。然而,那個被美化了的古典自由年代,底層其實是農工轉型的階級身份調整;個體與社會的連帶仍根植在支撐慣習法的英國社會傳統中。

因此,痛恨功利主義的亞當斯密提到自利競爭如何帶動「看不見的手」(invisible hand)時,他想的始終是不斷受到內在「公正觀察者」(impartial spectator)檢視的個體。那時的政治思想家關心的則是像:社會強制的同意基礎,或者保護個體所必要犧牲的自由限度,這類I與We如何共存的問題。無怪乎,海耶克最欣賞的是一再強調「傳統」與「歷史」的18世紀思想家柏克(Burke)。

然而,我們已經脫離了那個隨工業革命開啟的大寫「I」的個體時代,進入後工業時代更加內縮的「i個體時代」!辨識這個差異至為重要,因為從看似高遠的兩岸政治僵局一直到生涯選擇、家庭困擾,都結實承載著這個新時代轉轍的巨大烙印。經濟學與後現代思潮的流行『反映』了這個時代的深刻變遷,但卻沒有提供我們真切的答案,藉著提供當代人順手可得卻扭曲的自我圖像,它們不幸地反而成了問題的一部份。

「職業」在技術變遷逼迫下不斷汰舊換新,多工變成一種生存之道,升級與轉軌變成一種宿命。40一過,學習稍稍遲緩,馬上要面對職業列車轉乘不順的壓力。在「職業」認同成為一種陷阱的年代,「我」只能脫落成為漂流在職業之外的焦慮存在。

「性別」的固定意象已然鬆動,同志漸被主流社會接受,「像個男(女)生一樣」像是腐朽過時的說法。塑身很快轉成深入身體的整型,甚至成為蓬勃的新興產業。一旦連「性別」與「外表」都變成選擇斟酌的對象,幾千年來毫無疑義作為出發點的「內在東西」遂被移到我們外部,而「我」則成為緊盯著自我身體的微小存在。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大寫I,在ID氾濫的網絡空間中變成藏身其後的小寫i,不同的ID則在各自對應的舞台上發揮各自的個性。當然,神聖的「國族」早已經歷哥白尼革命,不再像滋養個體的天地般無可懷疑。「國籍」變得柔軟可塑、可選、可購、可棄。「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鬼」,在小寫的i面前怎麼看都像是瘋言瘋語。而「台灣人」?可以是瑪格麗特、越南新娘、或者我隔壁那個港仔,「台灣人」的鏡子裡一樣照不出統一的形象。

在個體從「階級」、「職業」、「性別」、「姓名」、「國族」等社會範疇一一脫落的時代,如何在可以真切肯定的東西上保有自我的價值感,已經成為當代一項沈重的倫理挑戰。小寫的i確實需要找到「反分裂」的道路,聯繫上屬於這個時代的小寫we。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靠2896票一致通過的法律來「規定不能分裂」,只能屬於連大寫的I都還在昏睡的野蠻國度。

7 thoughts on “歡迎來到i-World!

  1. 閃手亂記

    前兩天拜訪一位創作者,言談中也不知怎麼聊出這樣一句:「…大概總是這樣,越投入的人越辛苦…。」 我相信在不去深究它究竟指得是什麼的情況下,友人說的「苦」是一種心境的公約值��…

    Like

  2. 閃手亂記

    前兩天拜訪一位創作者,言談中也不知怎麼聊出這樣一句:「…大概總是這樣,越投入的人越辛苦…。」 我相信在不去深究它究竟指得是什麼的情況下,友人說的「苦」是一種心境的公約值��…

    Like

  3. 我是使用PC的,學生時代用mac六年,為了做產業田野調查,放棄了當時中文輸入不方便的Mac。iPod是Apple跨出Mac system的雙系統產品。我自己甚至還沒有iPod。我使用Zen Micro.

    Like

  4. i, Robot

    星期六早晨搭車去台中的路途中,客運巴士上播放了一部2004年的好萊塢片,由Will Smith主演的〈i, Robot〉(機械公敵)。這部影片是由著名科幻小說家 Isaac Assimov 的原著所改編:由人類對於創造/掌握機械的「恐懼」和「慾望」原型所交織,關於機器人統治世界的典型故事。…

    Like

  5. [紀錄] 看的、聽的、想的…

    1. 最近看展中,對年輕藝術家侯怡亭的作品印象深刻。之前在CO6中看到Usurper這個系列,前兩天在北藝大的聯展開幕中,巧的是她也是參展藝術家之一,看到她較早的錄影作品〈看我七十二變〉才赫然想起和曾經拜訪南藝時看過的作品是同一位創作者。近來的〈Usurper〉系列中,侯怡亭將自己並置在多重投射的形像(公眾人物、漫畫人物、想像的人物、自己的影像)中,模糊難辨卻頗具魅力,那同時是真實的「她」、也是想像的「她」,是現實世界中的「身份」、也同時是虛擬的「身份」,全都是、也全都不是,極度「物質感」。說明這種…

    Like

  6. 我現在全面使用Mac,已經是放不下iPod的Mac族,最近老婆也跟著加入,然後助理也換了電腦。我的世界PC淨空,這變化還真蠻大的,看了之前的留言,做點補充紀錄。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