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而專業的學術過程

最近大約許多台灣的學者都在忙著國科會計畫審查的工作,這種每年一度學術界總動員的情況也是一番奇特的景象。我自然也不例外,今年收到七篇計畫書。不過,這次看來要延後幾天才送件。

如果能夠不審最好,因為要決定其他人命運(好像也沒有這樣重啦),實在壓力不小。不過真的不審也實在不太負責任,畢竟這種事情難以避免,資源決定的事交給許多個人透過一定deliberate來進行,也總比一兩個人決定要好得多。而且我們平日其實承受社群中許多同儕可見與不可見的服務,評審的工作也是這樣一種回饋社群的工作,我是這樣想的。

還好審查的過程並不是只有參考你的一份意見,所以我只要盡已所能「客觀地做出個人的」判斷,應該也不需要把自己過渡膨脹來增加心理壓力。所謂「客觀的」判斷,其實根本講起來也是一種主觀的操作。

Jerry的操作原則一:碰到像計畫審查這種single-blind的狀況,每次閱讀文件的時候,我會要求自己把所有跟這些個人的非專業接觸經驗給「存而不論」,試著把每個人都當成是個「全新認識的人」來閱讀其文件。這聽起來有點存乎一心的感覺,但是這一個moment我們怎樣設想自己所「存在的場域」(一位法官、警察、老師、、、),確實也是「專業」之所繫,沒有絕對的進入,但與其距離卻也是可以區辨與付諸言說的。

在Parsons的generalized patternsj中的任何一組,譬如拿particularism vs. universalism來講,對後者(也就是所謂「高現代性」)而言都意味著一種更高的self-monitoring與self-censoring。這點,當然也是Foucault的主題,不過除開Foucault有太多人講的是一樣的東西,對待這樣東西我的立場是反對Foucault的。

Jerry的操作原則二:我之後會先讓自己停留在一個「零細作業」的階段,具體來講就是用一行一段的單位來閱讀,然後只就閱讀到那一段時的反應在旁邊加註各種意見。這是基本上跟從量化作業程序的模仿應用。如果有七份,我會全部都用這種方式先全部完成一遍。如果我一開始就抱著「這個計畫好」、「這個計畫應該可以過」的念頭在,那一定會干擾了我的判斷。

Jerry的操作原則三:然後我再回頭看一遍,用「第三者」的眼光來檢視自己第一次閱讀時所下的註腳,經過一段時間的密集閱讀與熱身後,充當一個虛擬的第三者再做自我批判與調整。

Jerry的操作原則四:國科會再三叮嚀不同類別審查有一個通過比例,意思我覺得應該是要評審一方面要勇敢做出評審(不要通通有獎),另一方面也不要嚴苛。譬如假定國科會給的數字是60%,自然不是要嚴格地遵守,因為給每個評審人的計畫組合並非隨機。我一樣會先分項個別打分數,加總後看結果,看總體狀況上下給10%左右的空間放大縮小,端視每次組合的總體狀況而定。

Jerry的操作原則五:因為不止一位評審,最終還是有committee做第三者的再判斷,所以我是認為評審人能夠做的,應該是在給委員會的評審意見上,做一些關於「論文或計畫描述」與「判斷線索」的說明。這樣委員會在對比其他評審意見時比較方便判斷(不管是高分或低分),評審人是怎樣「讀出」受審文件的大要與特色,based on that進而根據怎樣的理由做出判斷。主要是要提供在面對差異大的評審時,可以迅速找到爭議點,做出再判斷。

這是我的一點累積的心得,或許可已有些參考價值。

學術活動很難避免「判斷」與「被判斷」,這個過程對所有的當事人來講都不會是一件感覺到「自由」,甚至每個人都有一張痛苦經驗的清單。學術社群的成熟與成長卻也是在每個個體間直接間接的互動經驗(甚至大部分還是處在匿名狀況下進行)以及如何詮釋面對這些經驗中累積起來的結果。

對這些過程與對整個社群的想像,可以有「怨懟」、「鄉愿」、「抵抗」、「順服」等林林總總的版本。學者之間私下交流溝通中,往往隱約也在核對各自由自己「審與被審」的隱私經驗中抽離出來的是什麼樣的版本,相似的版本會聚集與相互增強,而這種「世界觀」也就形成了不同親疏距離感的測量尺度之一。

比起這個在不同規則下,透過重複往返的games(資訊不完全與資訊不對等)而慢慢形成「非正式制度」的社群演化過程,那些檢討學術制度的公開研討會反而是一個次要的、甚至附屬性的過程。它充其量是在增加一些每個人「自省」其私下進行的判斷與被判斷經驗的一個擴大的參考點,每個人只能由那裡拿到一個破碎的局部鏡面來關照自己。或者說,是一個讓我們可以看到不同「版本」間差異與銜接,可以鬆動一些定見(希望是這樣,而非增大集體版本的僵固性),因而增加每個人自我學習的深度與可能。

畢竟,一個學術社群的演化(成長或衰退)最終還是經由每個人學術角色的自我實踐而緩慢地累積前進的。也因為這樣,或許在「試圖客觀的主觀操作過程」上多做一些交流,會比大型的研討論述,以及相反地,私下的比對「版本」,更要來得有建設性吧?

這是Jerry或許會被歸為「鄉愿」的版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