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之下:學習/控制的辯證難題

一開始只是為一篇寫作中論文補充材料,漫不經心地踏入汽車產業,沒想到越看越覺有趣,肆意隨資料遊走竟至有點不可自拔,恍然幾個月後,人已經在台北與東京之間太平洋上空的機艙裡,焦慮地準備著一連串關於汽車業的訪談行程,至於原來那篇論文卻早被忘到腦後。

這時來到東京,看來正是時候。還在飛機上,《朝日新聞》頭版赫然便是三菱的重大消息,隱瞞汽車故障的問題越滾越大,地方政府口徑一致宣布無限期停止採購三菱汽車。 再翻開《東洋經濟週刊》,火辣辣的特別專題,通篇是對三菱重建計畫悲觀與懷疑的分 析。事後回想,這幾乎是後來幾天訪問的基調,聽不到一點對三菱的前景正面的評估,甚至不時會嗅到「罪有應得」的味道。這樣的回應可以理解,畢竟,罔顧社會責任已經超出了企業績效不彰的問題層次。

人來到據說是世界上最大書街的神保町尋找汽車產業相關的書籍,可能因為日本出版界出書量大、競爭激烈、折舊快速,即便像三省堂或書泉這種大書局也只能找到搜尋書單的一小部分。這樣說或許未盡公允,事實上汽車業相關書籍一線排開就鋪在眼前,只是它們都只跟一個主題相關─日產執行長高恩(Carlos Ghosn)以及他所帶領的日產V型復活變革。

「透明公開」是日產執行長高恩的名言,1999年10月那場膾炙人口的記者會,高恩毫不避諱地公開日產「竟至如此糟糕」的狀況,並隨後發表了幾乎是「不可能任務」的「日產振興計畫」(NRP),正是因為太過「透明公開」而震撼了封閉的日本企業社會。「誠實的日產」vs.「瞞騙的三菱」,剛抵初夏的東京,這種鮮明對比的印象便隨處可見,兩家企業簡直像活在天堂與地獄般相隔遙遠。

故事還可以講得更富戲劇性些。三菱與戴克結盟時,加入了世界最大的汽車集團,曾經是廣為評論看好的組合。而日產與雷諾,則被嘲弄為「弱者跟弱者的結合」注定失敗。才過不了幾年,日產與雷諾的結盟被傳為佳話。另一頭的三菱,則正處在危急存亡的最後掙扎,北美市場出現嚴重赤字,戴克停止資金援助,品牌形象瀕臨破產。日產達成世界汽車業界最高的營業利潤率;而三菱則陷入史上最大赤字,靠著三菱集團的資金回填做困獸之鬥。一個開高走低,一個開低走高,短短幾年間,日產與三菱的命運戲劇性地交叉而過。

日產與雷諾的結盟確實是激烈競爭的全球化時代下,企業整合異質資源,重新聚焦於經營核心,扭轉命運的經營典範,有許多啟示可以學習。三菱與戴克的合作究竟哪裡出了差錯,有了既定事實,也不乏言之成理的事後解釋。日產與三菱,恰好正是裕隆與中華這兩家台灣主力汽車廠的國外技術母廠,在穿越國界的商品鍊上,長期與其保持著資源 與資訊支援的依賴關係。人在從東京,回眺台北,不禁想起:日產與三菱的變革經驗對於裕隆與中華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日產與三菱其實是裕隆與中華最直接的經營環境,但這種影響並非單向決定的關係,反而像是你伏我起的蹺翹板。三菱身陷困境,中華反而因此鍛鍊出車體改裝與生產管理的真功夫,在國內市場創造了亮麗的銷售成績,還在中國成功打造了東南汽車城。競爭力的精進提高了中華的自主性,又回過頭增加了它與技術母廠斡旋依賴關係的籌碼。在三菱增資重建計畫中,中華打破先例投入百億日圓予三菱,令日本媒體感到驚訝不解。

裕隆同樣在日產自顧不暇之際,從Sentra、Cefiro到March精彩改裝一路出擊,創造了裕隆版的V型回復奇蹟,並以堅實的改裝開發與生產管理實力為後盾,買下菲律賓日產,轉虧為盈,並與中國東風汽車合資成立風神,創造市場佳績。但是,一旦技術母廠站穩腳步,日產直接與風神合作,裕隆即刻面臨邊緣化的危機。然裕隆的下一步回應,透過大膽地自我分割與股權讓渡,重新穩定住它在跨國商品鍊中的經營環境。

這樣的調整並不盡然意味著零合關係,反而有營造雙贏的可能性。因為技術母廠的強勢,無疑也代表著順勢擴大市場利基的潛在機會。透過分割,裕隆等於也開啟了切入國際市場與新一波學習的機會。這表面上看似與「蹺翹板」的比喻矛盾,其實只是顯示了任何機體在關係生態中成長的普遍面貌─「控制」與「學習」的辯證。

學習是人與企業得以在變動環境中生存的關鍵,而它必然也是鑲嵌在各種依賴關係的過程。完全脫離這些依賴關係意味著「自閉」,而非學習。然而學習是個動人而奧妙的內在過程,我們實際的作為,大多落在如何管理這種依賴關係以促進學習。弔詭的是,伴隨「學習」而來的能力提升,也意味著「自主」的增強,而這又必然會為依賴關係帶來新的緊張,因此適時彈性的「依賴管理」就成了極為重要的學習課題。

「三菱─中華」的這組關係也可如是觀之。如果技術母廠三菱真的崩潰,對中華也將會是個災難。三菱最新的重建計畫把亞洲市場三年80%的成長當成目標,並將車體搭載率 60%以下的半製品輸出納入營收,未來可能更專注於引擎與底盤的開發,這些蛛絲馬跡顯露出中華在三菱重建計畫中的關鍵位置。中華入股三菱是在新任「海外事業統括」益子修的堅持下成立的傳言似乎也有跡可尋。

總之,中華跟裕隆一樣,都重新調整了他們併入以技術母廠為中心跨國網絡的形式,以消弭過去所累積的緊張,並穩定了下一波變革中多邊學習(multilateral learning) 的過程,「裕隆─日產」、「中華─三菱」的關係也更加緊密。當然,日產與三菱截然對比的交叉命運,也決定性地影響了裕隆與中華所面對的不同機會與挑戰。

想像不久的未來,由於日產復活計畫順利,雷諾有可能加快腳步在2005年與日產完成合併,這對裕隆會有什麼樣的衝擊?戴克停止增資三菱的同時,反而邀請中華參與福建汽車的合資新車廠 案,三菱、戴克、中華之間網絡關係的微妙變化又意味著什麼樣「依賴管理」的情勢?這些都是接下來值得觀察的有趣問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