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網絡動力

昨天逛書店時,看到物理學者Mark Buchanan寫的《連結》(Nexus)出了中文版,這本書生動活潑地介紹了跨越眾多領域的新興網絡科學,其中社會學對經濟現象的網絡分析佔了相當的篇幅,令我興奮了好一會兒。

身處於數位時代,你我多少都有過在網路上參與虛擬社群,或者利用超文本(hypertext)編織連結的體驗,但是對於現實世界中的社會網絡反而卻不容易體會。其實,網絡早已上身,它像萬有引力一樣,存在於由數以萬計的人際關係所構成的無形之網當中,牽動著我們每個微小個體的機會與命運。

我曾在課堂上做過一個小小的實驗,想讓隱形的網絡原形畢露。學期一開始,我要學生們回答底下的問題:假設你有三張你最喜歡歌手的演唱會門票,你會給班上哪些同學?我蒐集了學生的答案,把每個學生當成一個點,把每個給票的動作當成一條線,藉著一點軟體的幫助,很快畫出一張由30個點以及連結這些點的線所構成的網絡圖。

這張圖顯示出了存在於學生之間、肉眼所無法觀察得到的微型關係結構。有一些學生顯然頗受歡迎,是許多關愛都流向他的「明星」(或者說,「水槽」)。相反地,也有一群沒什麼人理睬的「孤兒」。當然,大部分學生的網絡處境居於中間。

正因這90條關係線並非平均分佈,整張圖大致形成被一些空白地帶隔開的「小圈圈」。聯繫起這些小圈圈的,可以是像雙面間諜般同時身處兩邊的「守門人」,或者是一條架在分屬不同圈子兩點之間的「橋」。如果你被派駐到合作廠商,你可能就會慢慢接近到類似「守門人」的網絡位置。如果你在咖啡店,看到一群年輕男女,「一邊一國」圍坐一桌,生澀地逐一自我介紹,當中那對顯然已經熟識並且熱心居中串場的男女,八成就是網絡的「橋」。

配合授課的需要,我照例要求學生自行每五個人組成一組,學期最後提出分組報告。這次,我請幾位助理根據網絡圖來預測一下學生的分組名單。結果,對照實際的分組,竟然高度吻合,可見得網絡牽引排斥的動力確實在發揮作用。

更進一步觀察學生的分組,我還發現,那些匯集了較多資源的點,雖然各擁山頭(環繞著一群衛星),但是他們之間距離頗近,有的甚至就在同一組裡。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在這個班級裡,那些散置各處的「孤兒」竟然也湊合成一組。

到了學期末,我把學生成績跟他們的網絡落點拿來分析,結果發現:越是被完整網絡包裹著的學生成績越好;而那些落單的孤兒,成績則最不理想。「聯盟」果然只是虛有其表。原本平面的網絡,一下子浮現了垂直的層級面貌,這也頗能呼應我們在大社會中的觀察與感受,不是嗎?政商名流似乎總是很容易在各種場合「不期而遇」;而「聯合所有被壓迫者」的結盟則多半名存實亡。

「因」與「果」常相互循環、不易截然二分;但我從學生的學習經驗上,確實可以看出網絡本身的作用。網絡潤滑無礙的小組,學生間的活動頻繁而多元(一起蒐集資料、相互交換筆記、提醒課程調動、同台輪番報告)。讓我這老師不禁狐疑,「考試作弊,也會極有默契吧?」相較之下,一位網絡孤兒跟我埋怨他們的小組:老是湊不出聚會時段、課程調動沒人提醒、記錯筆記也渾然不知。前者的學習經驗一路順暢愉快,資源似乎隨手可得;後者則猶如踏入泥沼般舉步維艱、挫折無以名狀,連發洩的出口好像都找不到。

這些學生都看不到網絡的存在,但無疑都受到網絡引力的影響。我們如果把此處的老師假想成老闆、學生假想成員工、小組假想成部門,小教室裡發生的網絡動態或許可以使我們聯想到公司內部的許多經驗。但是,無形之網可以適用到公司之外遠為廣渺的市場嗎?《連結》一書中最被激賞的經濟社會學者 Granovetter,正是從人們「找工作」的經驗出發,才完成他那份開創典範的研究論文。

經濟學教科書裡想像的市場,宛如每個人都盯著價格看板,伺機進出的股市。求才的資訊透過報紙或網站這類公開的正式管道發佈給所有的求職者;透過議價,搶人與搶位子的競爭於是牽動了人與位子間最恰當的媒合(matching)。網絡原本就不易觀察,這種模式只有讓它們更加隱形;既使看到,也很容易直覺地被當成劣質的管道而棄之如敝屣。

Granovetter從網絡的角度入手,針對專業、技術、管理工作者的實際求職經歷進行調查,發現既使在先進國家的專業職場,網絡動力還是生龍活虎地發揮著無形的力量。譬如,研究發現,越是初出校園的菜鳥,越倚賴公開的正式管道來獲得現職的資訊。老鳥則越來越多經由非正式的管道(譬如,親友的轉告)獲得目前的職位。換言之,菜鳥初入江湖、人生地不熟,只能倚賴公開「廣播」(broadcasting)的資訊,而老鳥則能夠同時從業界的無形之網中汲取機會。

更驚人的發現是,那些經由「非正式管道」獲得工作機會的老鳥,比起那些只能倚賴正式管道尋找工作的同儕,普遍享受更好的工作待遇、更滿意的工作品質。原因之一是,越是在高階、關鍵、或者創新事業的選才上,有關人格資質(領導風格、創造與想像力、團隊意識等)的隱晦資訊越形重要,而這些資訊往往只能透過非正式網絡中蒐集或確認。此外,這些位子的更動往往更容易觸動到人才流出與流入公司的神經,人事異動甚至會引起業界的餘波蕩漾,因此只能如鴨子划水般間接打探、迂迴試探才能敲定。

甚至,許多受訪者的陳述透露,這些透過「非正式管道」傳輸的工作機會,常常不是刻意搜尋來的,而是在各式的社交場合中無意間「撞上」的:「我去參加大學校友會,碰到以前的室友A…」、「有一次去拜訪客戶,結果聊到…」、「我在研討會認識的新朋友剛巧知道這個消息,他想到了我,於是…」。這裡的重點不是,這些工作(創業、跳槽)的機會如何地出於偶然;而是,你是否處在一個讓偶然與奇蹟更容易不期發生的豐富網絡。

隨著你的生涯累積,你是越來越融入到茫茫人海裡資訊流通的網絡節點,還是越來越陷到網絡邊緣的孤兒位置?一個產業的老鳥,如果仍只能靠翻報紙與上網人力銀行來尋求轉職的機會,反而可能是網絡老化的危險徵兆。

成天上網的「蜘蛛人」,或許該學著偶而關掉電腦,打通電話給久未聯絡的朋友聊聊近況。「忙,才要約你喝杯咖啡」會是個好理由。潤滑一下你早已生鏽僵化的網絡資本吧!為了豐富人生,也為了事業發展,兩全其美,天底下還有更好康的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