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履歷書》25-27 天皇及教宗的會面

(25)因「社會性共通資本」獲獎﹑天皇陛下的言語衝擊

     我在1983年獲得「文化苦勞者」的榮譽。文部省舉行的表揚儀式之後,聽說天皇陛下將在宮中賜茶。我們被引導到一間小房間裡,在陛下面前,輪番說些關於我們到目前為止做了什麼事的對話。沒多久輪到了我,我非常的緊張,說了凱因斯怎樣、誰又作了什麼事之類,連自己也聽不懂的話。

     接著,昭和天皇身體前傾,說:「你呀你,一直在談經濟、經濟。總之,你想要說的是人心的重要吧」。我聽到這番話,好像受到電擊一般,大夢初醒的感受。

     經濟學把Homo Economics(經濟人)當做研究的前提。所謂的「經濟人」,是脫離了現實的社會性、歷史性、社會性,僅僅以經濟性計算為基礎而行動的一種抽象的存在。在經濟學圈子裡,考慮到人心乃是一種學術的禁忌。這個問題被天皇陛下一針見血地道破。我受到這番話的啟發,有了一定要把人心帶回到經濟學中的念頭。

     「社會性共通資本」正是具體地將此想法定式化的結果。韋布倫提倡的制度主義的思考方式可以說是其起點;另外,曾任威瑪共和國宰相的歌德處可找到思想的源頭。它是將對於人的生活與生存關係密切,對社會的圓順運作有重要角色的資源、物質、服務、或制度,當作是全體成員共通的財產,並強調需社會地加以管理的思考方向。

     具體而言,首先是土地、空氣、海洋、河川、森林、水、土壤等諸如此類的自然資源。第二類是社會性的基礎建設。在日本,一般通稱為社會資本,相當於公共的交通運輸、上下水道、電力、瓦斯、道路、通信設施等。第三類是教育、醫療、金融、司法、行政等可以稱之為制度資本的東西,是幫助社會順暢運作、保護每個個體的人性尊嚴所必要的制度。當中,尤其最重要的是教育與醫療。

     它們都是以社會性的基準,在各種不同的領域中,由各種職業性的專家,根據其專門知識,並依從其職業的規訓紀律,來對這些資本進行管理﹑營運。

     例如,以醫療來看。市民所需要的保健與醫療服務是不可能無限制地滿足其需求。醫院等醫療設施與醫師等專家都是「稀少資源」。醫療設施與設備要在何處、以何種方式被生產?需要多少數目的專家?又該如何配置這些設施與醫師?這些都需要考慮到社會性的基準來加以調配。這些基準的決定不能夠放任給政府官僚,而應當由醫療相關的專家以合於其職業規訓與職業倫理的方式來決定。為此,專家本身也要長期持續地受到同儕的評價,其能力、力量、人格資質等等,都需要經常受到考核牽制,諸如此類制度性條件的完備有其必要。

     這些基本條件能夠滿足後,國民醫療費才得以決定。最重要的是,不是拿醫療來配合經濟,而是要拿經濟來配合醫療。這點是把醫療視為一種社會性共通資本來思考時的基本觀點。

     不過,我的看法很多經濟學者無法接受。年輕人也不容易受我勸誘,從事這方面研究。雖然如此,1997年我的獲頒文化勳章,「社會性共通資本」受到肯定,給了我莫大的勇氣。我回頭想,當年與天皇的會面是很大的轉機。

(第25篇完)

(26)穿短褲參加研討會的人﹑堅持戰鬥的經濟學家

      我擔任東大經濟系系主任時,在京都舉辦的一次研究會議中,邀請美國的經濟學者薩米爾‧鮑斯教授(Samuel Bowles)與會。那是1980年代初。那時,我只要在東京山手線內側(按:山手線環繞東京中心地帶,呈環狀,是東京的交通大動脈),汽車不消說,連電車也不乘坐,不管要去哪裡,都是用跑的。我常常把替換的衣服放到背包中,需要時就當場拿出來換裝。

     開會那天,是正值夏天炎熱的日子,工作一做完,我就像往常般,從本鄉所在地的東京大學跑到東京車站,搭上前往京都的新幹線。想到要換裝時打開背包,才赫然發現西裝與襯衫都忘了帶。因為全身只穿件短褲與運動背心,實在受不了新幹線的冷氣,到京都的一路上都只用報紙裹著身子避寒。

     走出京都車站,我跑步到鮑斯下榻的旅館,鮑斯等參加會議的人們都已經聚集在大廳。鮑斯一看到我,就說:「在日本,社會主義者都是這樣打扮的嗎?」,跟著回到自己的旅館房間,換上與我一樣的打扮出來。我倆就這一身穿著,連續參加了三天的研討會。到很氣派的料亭(按:一種高級的日本料理店)用餐時,尤其覺得尷尬。

     事實上,我那時面對鮑斯,內心覺得很慚愧。他一直沒有改變初衷,始終貫徹自己的信念,從來沒有停止戰鬥。而我當上了系主任的俗職後,倒常做些違反自己信念的事。

     我是在史丹佛大學時認識鮑斯的。那要先談到賀立斯‧錢尼(Hollis Chenery)教授,他後來被甘乃迪總統徵召,負責對外經濟援助計畫。我跟錢尼因為從事相近的研究,經常一起進行研究工作。他如果有預計前往印度或非洲等國研究的年輕人,大半就會安排他們住在我的地方數日,好調整面對異國的心理準備。

     這些年輕人最初毫無例外都帶著一股要將「美國的生活方式」(American way of life)推廣到發展中國家的熱情。但是,一兩年過後回到美國,觀念總是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轉。特別是前往印度的那些人,回國時完全體會到印度特有的價值觀。鮑斯便是其中一位年輕的經濟學者。

     當時,鮑斯是哈佛大學的研究生,想要以新古典經濟學為基礎為奈及利亞(Nigeria)規劃教育改革方案。但是,由印度回來後,價值觀念為之一變,完全傾倒在激進經濟學的麾下。

     他的父親是為非常知名的自由派總師,雀司特‧鮑斯(Chester Bowles)。當被人介紹是雀司特的兒子時,總是讓他非常懊惱。他應該也是感受到自由派經濟學的先天限制吧?雖然說理論上可以講得很漂亮,但是在越戰中,把美國的矛盾擴大的不正是自由派嗎?他特別認識到,教育反而擴大了美國社會的矛盾以及經濟的差距與不平等。

     鮑斯與赫伯‧金提斯(Herbert Gintis)合力寫了《美國資本主義的學校教育》(Schooling in Capitalist Ameirca)這本優秀的書。他們很仔細地調查美國的教育歷史,解釋了為何美國自由派的教育改革嘗試會以失敗終場。

     結論是,單單把美國教育弄好,社會並不會就此改善。反而是,學校教育反映了大社會的矛盾。有些時候,教育甚至成為社會矛盾再生產的場所。應該要由政治、經濟、社會制度的基本矛盾上謀求解決。為此,他主張美國必須要有長征(Long March)般的社會主義革命。他的想法,我沒有辦法完全接受,但為了盡自己一份心力,我動手翻譯了那本書。

(第26篇完)

(27) 參與新「通喻」創作、與教宗共餐「說教」惹笑

      1990年夏天,我收到羅馬教宗約翰‧保羅(John Paul)二世的來信。教宗在任的期間會針對當時世界上最重要的問題要如何處理提出看法,向全世界的司教送出「教皇通喻」(Encyclinical)。

     距今110年前的1891年,當時的教宗李奧十三世發表了提名為「Rerum Novarum」的通喻。按照拉丁文,意思是「新事物」。天主教徒一般都翻譯為「革命」。

     教宗的信中提到,因逢「Rerum Novarum」的一百週年,計畫在1991年發表新的「Rerum Novarum」,希望我能夠參與,對內容提出意見。開放給非天主教人士參與,這是兩千年來史無前例的作法。

     當年教宗李奧(Leo)的「Rerum Novarum」有個副標題,取名為「資本主義的弊害與社會主義的幻想」。教宗李奧十三世主張,在當時以英國為中心的先進國家中,資本家壓榨勞動階級,獨佔了財富。尤其是兒童們更是過著悲慘的生活。但是,許多人因此認為,社會主義將會解決掉這些貧困與社會的不公平。這毫無疑問乃是異想天開的念頭。社會主義一旦成形,只會造成更為悲慘的結果。因此,他呼籲人們共同來思考問題的解決之道。

     時序到了二十世紀,李奧十三世當年的警告早被人們所輕忽,由俄羅斯革命開端,到最後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活在社會主義社會底下,受到共產暴政的壓榨。眼見這種世界的現狀,在約翰‧保羅二世的來信中,對於新時代的「Rerum Novarum」應該要有什麼樣的主題,表示希望能夠獲得一些建言。

     我給他的提議是,將主題訂在「社會主義的弊害與資本主義的幻覺」。教宗也表示贊同。教宗是在波蘭出生的,有過長期處於蘇聯專政下的痛苦經驗。但是,他的祖國剛從社會主義的桎梏中解放,卻似乎太急速地奔往資本主義的道路,讓他非常憂心。教宗於是抱著莫大的勇氣,對於以蘇聯為中心的社會主義勢力展開徹底的批判。「新Perum Nouarum」出版的時間,是在1991年的5月15日,同一年的12月,蘇聯崩潰。

     教宗也非常擔心地球溫暖化的生態問題。他甚至認為,如果這個問題一再惡化,我們將面對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此外,教宗在宗教裁判紀錄的公開,以及與異宗派、異教徒的和解上,都留下了不朽的歷史功績。

     我一度受到教宗的邀約在其房間中共餐。那時我剛好醉心於空海的思想,就跟他介紹空海的觀念。那時候,一時說溜了嘴,竟說出底下的話:「教宗您的工作是要去救濟人類的靈魂,而靈魂的救贖又是人們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所以,您應該要更清楚地做出主張來!」

     教宗聽了,莞爾一笑說:「在這個房間中對我說教的,您可是第一個」。

     可能是看到我的面貌才有那樣的想法也說不定。教宗好像把我當成了佛教的重要人物。其實,我蓄留一臉長鬍子並沒有什麼特別理由。我從南美回到芝加哥後的那個階段,曾經教過一些學生,他們不時會有機會向教宗進講(按:這是在日本下位者向上位者講授知識的用語),其中一個學生後來跟我通信,信上寫著:「教宗說到,你是個『真正的佛教徒』(The Buddist)」。

(第27篇 完)

《日本經濟新聞》2002年3月1日至31日連載,日本知名經濟學者宇澤弘文的回憶錄

◢上一篇                          下一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