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履歷書》19-21 歸鄉、學運、公害

(19)學生佔據校園,戰爭的犧牲品
     
     在劍橋生活了一年後,回到芝加哥,我對於情勢的變化感到驚訝。跟著我一起在大學當局與學生的爭議中擔任調停者的三位年輕助教授都遭到學校解職,之後也不知道下落。這三人因尚未拿到tenure(在任期間保證)而沒被續聘。但是,雖尚未得到tenure,在當時助教授一般都是會自動獲得續聘的,人們因此認為是跟反戰運動扯上關係才會遭到解聘。

     1966年4月,反對越戰的學生佔據了芝加哥大學的校本部大樓。學生佔據校本部大樓的舉動由芝加哥大學開始,接著波及到全美各地校園。當時,美國的徵兵制因為遭逢反戰運動而變得無法順利運作。美國政府便優先徵召在學成績不佳或者確知參與到反戰運動的學生到部隊服役。

     全美各大學於是出現了要求學校當局不要將學生成績表送交徵兵局的運動。芝加哥大學的學生也對學校提出了相同的要求,因為遭到學校當局斷然拒絕,所以演變成學生佔據校本部大樓的情勢。我跟哲學、物理、政治所的其他三位助教授是在這種情況下,擔負起調停的工作。

     我們所提出的調停方案是,全校教授們都不要給學生打成績;雖然經過一些折衝曲折,最後雙方都接受了這個調停建議。

     學生們於是放棄佔據學校本部大樓,我們也得以進入了大樓裡。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建築物裡整理的非常整齊乾淨。學生們很小心地對待建築物與內部的器具,按日打掃。而大學的職員們也都各自找到適當的避難場所照常辦公。這是個在一定的規矩下進退有序的抗議行動。

     可惜的是,商學院的學生們。他們組成了所謂「資本主義與自由」的團體,拿著棍棒襲擊擔任警戒哨兵(picket)的反戰運動學生。這些商學院學生說,他們組織的名稱是受到傅利德曼所寫的書《資本主義與自由》的啟發。

     這些事件發生後28年,1994年,我到明尼蘇達大學進行短期教學,三位助教授中的一位,約翰‧多蘭,突然打電話給我說:「想要碰個面」。他正在明尼蘇達大學哲學系擔任教授。在校園報紙上得知我到了大學的消息,所以跟我聯絡。

     他一碰到我,便說:「28年囉,好久不見啦!」我聽他談起往事,這才知道他在那之後所經歷過非常辛苦的日子。我離開了芝加哥大學後,他隨即也被逮捕,最後還被判決須接受嚴厲的懲役。他義大利裔的太太於是獨自一人扶養三個小孩,也同樣經過一段艱苦困頓的生活。他提到目前正在進行的是與醫療倫理相關課題的研究。我也剛好正在從事將醫療視作為一種社會性共通資本的研究。我們因此約定要找機會一起合作。

     但是,其他兩個人到現在還是音訊全無。像這樣,許多有著優秀才能的學生或研究者都一一成了越南戰爭的犧牲品,被斷絕了將來的發展機會,令人欷噓不已。為了逃避兵役而逃亡到加拿大或瑞典的人,當中許多到現在也還沒能回國。

     我對於當時如果留在美國生活,頓時有了一種恐怖的感覺。我的大兒子當時還只是小學一年級,老二還在讀幼稚園。但是將來一旦有事,會被徵兵是不會錯的。我也想到,亞洲的小國家如果一天被美國侵略,而我如果那時還選擇繼續留在美國,這樣對嗎?我想到此,突然竟跑出了自責的念頭。

(第19篇完)

(20)參與東大校園改革,下村治的議論刺激

      1968年,我回到了東京大學。但是,大學裡的紛爭擴大到全校,上課幾乎不可能。一直到1969年,學生仍舊佔據著安田講堂,隨著大學入學考試的時間接近,緊張的情勢越是升高。

     以政治系的丸山真男教授為中心集結了大學改革論壇,對於東京大學的現狀展開根本的檢討。我也參加了論壇的運作。

     論壇的結論是,需要將東京大學解體。將位在駒場的東大分校獨立為四年制的人文學院。本鄉校本部的各學院乃至學系也都分別獨立,成為法學、經濟學、醫學等的專門學校,目標在教育各領域的專家,教師則以「教諭」稱之。

     但是,改革論壇的提案受到學校裡不少人的反對,最後胎死腹中。法學院與駒場分校尤其反彈強烈。大學改革論壇成立才沒多久,機動部隊便衝進安田講堂,藉著武裝力量鎮壓了學生抗爭,造成很大的影響。丸山先生隨即辭去東京大學的教授職務以示抗議。

     在那前一年,我的家族因為在美國生活的壓力而「疏開」回到日本,雖然人已經回到了東京生活,但按月在芝加哥與日本間往返的日子又持續過了兩年。當時,前往芝加哥搭乘西北航空非常便利,但是也常常碰上由越南返鄉的部隊。到現在,跟殺伐團體同機的詭異氣氛,還記憶深刻。

     我小姨子的先生,也就是我的連襟,名叫小宮仁。小宮仁先生在大戰期間進入東京大學經濟系就讀,畢業後進入三菱經濟研究所。戰後,參與到日本開發銀行的設立、設備投資研究所的創立,是開發銀行中土生土長內部拔擢的理事。他知道我在美國與日本間兩地奔波往返,跟我說:「在日本,如果你沒有一張桌子,會很不方便的」,就以「顧問」的名義邀請我到研究所工作。

     因為大學裡幾乎無法進行教學工作,我就在設備投資研究所裡開講座課程。那時候,下村治先生常常發表議論。戰前,凱因斯的思想因為被認為跟馬克斯很接近,《一般理論》一出版,軍部就買到手,擔綱將它翻譯成日文的正是下村先生。

     下村先生就此跟凱因斯結上因緣,在日本進一步發展其思想,並加以動態化。《一般理論》作為靜學,並不太考慮到資本積累與技術進步的因素。把資本積累與技術進步考慮進來,就發現了投資將會產生乘數效果的原理。

     這個理論所說的是:投資會推促機械與生產設備的生產,這樣一來,產業就跟著被活化。勞動者的所得一旦跟著提高,消費便會增加;如此,商品如果跟著銷售順暢,企業家又會繼續再投資。雖然說薩姆爾森教授在1950年代就寫作了相同的論文,但是下村先生的論文將焦點放在政策的實證面向上高明地討論。打造出池田勇人首相的「所得倍增計畫」的人,正是下村先生;但其政策的原點乃出自於乘數原理。

     下村先生到了1970年代,突然間,發出「日本應追求零成長」的議論。曾經是高度成長的掌舵旗手,如今卻一百八十度轉彎,說出零成長的口號,無怪乎讓很多人感到驚訝,並且激烈反彈。但是我對下村先生的評論是,與其說是他的思想轉換,不如說是個全新的展開吧。考慮到子孫的世代以及日本的將來,放任這樣發展下去是不行的。他大概是有了這樣的體悟吧?我也正是在此時,開始思考起社會性的共通資本,也就是,要如何將社會環境與自然環境結合到經濟理論當中的研究課題。

(第20篇完)

(21) 捲入公害問題,實地調查地域社會破壞

      雖然東大的校園紛爭成為日益擴大的問題,作為經濟學者的我,憂心的無庸置疑還是公害的問題。當中,水俁症尤其是我歸國以後一直掛念的事件。最初帶我認識到水俁症的,是熊本大學醫學系的原田正純先生。原田先生被水俁症受害患者當成神一樣地敬仰。

     水俁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小鎮。水俁灣曾經是被描述為湧魚之地的優秀漁場。但是,20世紀初,當地的日本窒素肥料公司開始生產作為氮的前身的碳化鈣,大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又增加生產鹽化的塑膠膜。之後數十年間,將含有水銀的工廠廢水未加處理地大量排放,當地的不知火海被完全破壞。受到有機水銀毒害的水俁症患者超過數千人。專門研究刑法的東京大學教授藤木英雄一看到水俁症患者的慘狀,不禁發出了這樣的感嘆:「如果這不叫做犯罪,那普世之下就沒有可稱為犯罪的事了」。

     漁場是漁民們全體藉著建立規矩、維持、管理才能夠存在的「社會性的共通資本」。也因此,自然之美也得以保存,並如神聖之物般地被關心呵護。但這些卻在近代化的過程中被破壞了。而在這當中,支撐起社會的人們是受到最大傷害的中心。社會人群在美麗的大自然中經年累月才構築起來的地域空間,卻被官僚與大型企業所肆意地破壞。

     我因為關心水俁症,也被捲入到公害問題與環境問題當中。大學以及家裡的事都放到一邊,只要一聽到有公害問題發生,一定馬上趕往現場,暫時就住在當地,過著現場實地調查的生活。

     下北半島最南端的六所村,也發生了嚴重的公害問題。六所村剛好位在以國土廳主導規劃的新全國總合開發計畫(新全總)的一環,打算將其改造為一個巨大的工業基地,所謂的「陸奧小田原開發計畫」。面積一萬五千公畝的土地上,投入公共投資、設備投資共三兆日幣,宣稱要創造出一個人口八十萬,年工業生產三、四兆的巨大工業基地。像這種草率無謀的開發計畫,正是逼迫日本社會到破滅的角落,也是反社會的泡沫經濟形成的開端。

     而結果,開發完成後,一家企業也沒有進駐,只留下龐大的債務。過去是農村的廣大土地如今卻已經變成被遺棄的荒廢之地。更嚴重的是,因為這個開發計畫,原本務農的當地人們的社會關係以及人文豐富的地域社會,跟著完全崩壞殆盡。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北海道的苦小牧東部開發計畫也還在著手,跟小田原可以說一模一樣的狀況,都是不顧一切地投入公共資金,而結果只是加重了全體國民的重擔。

     接著陸奧小田原的開發計畫發表不久,1971年8月16日,美國尼克森總統發表新經濟政策,全世界的外匯市場因應變局跟著馬上關閉。但是,唯獨東京的外匯市場在大藏省當局的宣布下,到8月27日為只的十天間一直開市,日本政府大量購入美金,累積超過四十億美元的天文數字。當時大藏省負責國際金融的官員一聽到尼克森的聲明,留下他不在國內期間不准關閉東京外匯市場的命令便出國,之後大約兩週人在歐洲不見蹤影。

     結果,日本經濟因為在短期內貨幣供給急速升高,因而失去安定性,受到結構性的衝擊,日本國民受到莫大的打擊。造成日本經濟壞滅的金融泡沫化,就此成形。

(第21篇 完)

《日本經濟新聞》2002年3月1日至31日連載,日本知名經濟學者宇澤弘文的回憶錄

◢上一篇                           下一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