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履歷書》13-15 芝大計量經濟講座

(13)發展最適成長理論,資本主義的計畫經濟

     我在史丹佛大學時,進行的是對資本主義經濟機制的研究,我更深的關懷是在研究「競爭性的社會主義原理」。

     1917年俄羅斯革命發生後,社會主義經濟的計畫要根據什麼樣的基準,要如何打造這種經濟體,就成了非常重大的問題。經濟學者馮‧米塞斯(Mises)與海耶克(Hayek)主張,因為現實經濟非常的複雜,非有數百萬條聯立方程式不可能解答,因此事實上是不可能的。

     單單拿皮鞋的製造為例來思考。首先要生產什麼樣類型與什麼規格的鞋子,接著需要多少皮革,要使用什麼樣的機械,需要多少勞動力,這些都要全部計算。然後依此要把所有的商品再都考慮進來的話,實在不是可能的事。

     因此就有了,如何利用市場機制來輔助建立計畫經濟,這種「競爭性的社會主義」的思考方向。社會主義者奧斯卡‧藍格(Oskar Lange)與阿巴‧拉納(Abba P. Lerner)提出了方案。他們所謂競爭性的社會主義,指的是由計畫當局提示價格體系,各個生產主體依照會計上的利潤最大化來訂立計畫。而只有當需求與供給不合時,才由當局進行價格的適當調整。

     藍格由芝加哥大學畢業後,擔任波蘭的駐聯合國大使,後來成為了波蘭的副總統。拉納進一步推展凱因斯的《一般理論》,在二十世紀後半與洛伊德‧梅茲勒(Metzler)一起在經濟理論的領域中做出了了不起的成就。

     「競爭性的計畫經濟」的這種想法,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美國由雀斯塔‧柏勒斯開始建構,由蓋爾布列斯(Galbraith)負責的巨大戰時經濟計畫組織「價格管制本部」(Office of Price Administration)在實際上運作過。它是為了支援戰爭的目標,不論是軍事或非軍事,所有物資的生產、輸送、分配的計畫策定與實行的組織。當時,動員了幾乎所有自由派的經濟學者,顛峰時期的職員數目膨脹極大。有人說,美國打勝二次大戰是因為這個組織效率運作的緣故。

     對此基本的思考在理論上加以展開的人,是阿洛教授與計量經濟學李奧尼‧哈比契教授。然而兩位教授的理論是靜態的,並沒有考慮到資本積累與技術革新的因素。藍格與拉納教授也一樣。所以,留下了利率要如何決定等這些仍待解決的問題。

     我的工作就是想要以所謂資本主義經濟分析的方式逼近這些問題。我那時發表的論文《雙部門經濟的成長理論》已經成為古典的學術業績。所謂的雙部門,指的是製造消費財的部門與製造投資財的部門。我可以說是在透過數學的模式將馬克斯《資本論》的資本積累相關理論加以闡明。換言之,就是應該透過什麼樣的過程才啟動資本積累。

     將這個理論再進一步延伸,可以說是關於要如何獲致最適經濟成長的理論。我想,我應該是戰後第一個直接處理最適經濟成長相關問題的人。

     我在史丹佛大學期間令人欣慰地真正做出了些學術成績。另外,我在加州大學的柏克萊分校教書的那一年也是非常愉快的經驗。史丹佛大學再怎麼說也是有錢人子弟才上得起的學校,是個保守的地方。比較起來,柏克萊則是屬於庶民的牧歌之地。對我而言,柏克萊才是稱心舒坦的地方。

(第13篇完)

(14)FBI鬼影憧憧,無法自由伸展的壓力

     1962年2月,圍繞著蘇聯在古巴配置飛彈的爭議,美蘇關係陷入極度緊張的狀態。所謂的「古巴危機」。

     就在此時,馬克斯主義經濟學者史威齊來到史丹佛大學,跟同樣研究馬克斯經濟學的巴倫一起在本地的電台廣播。提出卡斯楚革命的歷史性意義,大大讚揚卡斯楚的革命。好像在大學裡刺了一窩蜂巢一樣引起騷動。

     美國大學的財政收入,相當程度倚賴畢業生的遺贈與捐款。因為廣播事件,畢業校友有人提出如果沒有撤銷巴倫的教職,就不再繼續捐款。大學當局因此對經濟所的教授會議施加壓力。我站出來為巴倫辯護,阿洛教授也跟著聲援我,教授會議最後全員一致支持巴倫的續聘。

     但是從此之後,我的身旁好像就不時看到聯邦調查局相關人員的影子。一位跟著我的研究生,某一天家裡也突然被進入搜索,然後以馬桶水箱底下藏有毒品的嫌疑被逮捕。那個學生非常的優秀,領到福特基金會的獎學金補助,當時正在從事中國中央銀行的研究。逮捕後不久,被逐出校園,行蹤從此不明。

     類似的事情在校園中不斷發生。每次,我都在教授會議中發言,阿洛教授也總是呼應我。但是大學當局的反彈只變得越來越強。加上,史丹佛大學所在的地區民風保守,漸漸地,我在史丹佛大學的生活變得難以忍受。

     我當時強烈地批判資本主義的現實,相對地,對於社會主義則抱持一股夢想。我不認為當時周遭的人會肯定我的想法。再加上作為一個日本人在美國大學的困窘,所以我下定決心要離開史丹佛大學。

     正好那時,芝加哥大學揮手邀請我過去。我所敬重的經濟學者洛伊德‧梅茲勒教授因為腦腫瘤而病倒。接任他位子的事情最後找到了我。梅茲勒教授跟薩姆爾森教授一起,在戰後十幾年間,為經濟理論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在1960年發現了腦部的腫瘤,動了個大手術把三分之一的腦給切除了。

     幸好,芝加哥大學醫學院有世界上最高水準的腦外科,腦部被切除了三分之一,但並沒有發生任何障害。但是,梅茲勒教授堅信,學者的創造力是以尚未被用到的腦細胞還有多少而定的,既然已經切除了三分之一了,未來發展性不大,所以堅持要我去接任。

     芝加哥大學有個叫做格理利卡斯的教授,他在計量經濟學上有出類拔萃的表現,是在立陶宛的出生的猶太人,年紀小我四歲,跟我非常要好。他以非常優異的成績從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接著進入芝加哥大學就讀研究所。在史密茲教授下研究農業經濟學,取得芝加哥大學的博士學位。

     在美國的大學裡,一般而言是不會留在取得博士學位的學校擔任教職。這是因為長期在老師的指導下,年輕學者是沒有辦法自由地展開自己的學問。但他是個例外。我在阿洛教授底下工作,時間久了,也越來越感覺拘束。

     阿洛教授以其年輕時代充滿苦惱的猶太少年的經驗勸我。但是,我最後還是離開了史丹佛大學。後來從太太處知道,他為此非常的難過。

(第14篇完)
    
(15) 數理經濟學的聖地,夏天講座的優秀學生

     1964年的3月30日,我剛踏入芝加哥大學的臨時宿舍,當場便收到消息。我史丹佛大學的同事保羅‧巴倫教授在舊金山用餐時因心臟麻痺而匆促去世。我跟他曾經一起開班授課、是感情非常要好的朋友,聽到噩耗心裡受到很大的打擊。隨著他的過世,我覺得,史丹佛也離我而遠去了。

      那時有五、六位學生跟著我到了芝加哥大學,在芝加哥大學也有不少學生想要跟著我學。我在芝加哥大學的家,一時成了數理經濟學的聖地。從那一年開始,每一年夏天都開授講座課程。全美各大學正在寫作博士論文的學生,被邀請來芝加哥大學待上三個月,我把自己的研究室也開放,讓他們自由進行研究。因為有「全美科學財團」的經費支持,學生可以住在大學所經營像大飯店般的生涯教育中心,再加上生活費用的補助,可以專心一意地工作。

     找這些學生來的費用全部可以用「研究費」的名義來報銷。我請大學裡的教授們推薦認為最好的學生來參加。第一年的申請即將截止時,我收到我在史丹佛大學時的學生,當時已經在MIT(麻省理工學院)擔任助教授的來信,說他有一對學生夫妻也想要參加。我一看信的最後寫著:「His wife is beautiful!」(他的太太很漂亮!),便爽快地答應。那學生名叫艾娃(Eva),出生於義大利的米蘭,是個長得像蘇菲亞羅蘭的美女,在MIT跟著薩姆爾森(Paul Anthony Samuelson)教授攻讀「法與經濟」。父親是反抗運動的領導,在艾娃小時候就被殺害了。母親是個社會主義思想的作家。叔叔叫做哈修曼,是我認識的人。艾娃本人是個有著優秀才能的經濟學者。

     我的數理經濟學講座每一年都會招來一批非常優異的學生。最初那一年就包括了後來得到2001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喬瑟夫‧史提格理茲(Joseff Stiglitz)與喬治‧艾克洛夫(George Akerloaf)。史提格理茲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是個富有正義感的青年。

     關於艾娃,後來還發生了一些事。艾娃那時跟她義大利留學生的丈夫離婚。是在艾克洛夫位於新罕什州的別墅,被一起參加講座的朋友們盡力說服的結果。後來,她喜歡上了我們班上的同學。那是個從印度來的經濟學者,在MIT拿到博士學位後成為新德里大學的教授。但那之後,他們又跟著分手。最後,艾娃是跟男友新德里大學的同事結婚的。

     十多年之後,有一次國際計量經濟學會在哥倫比亞的首都波哥大舉行,我受邀發表紀念演說,碰到了趕來幫忙會議事務的艾娃的第三任丈夫。

     我在回程的飛機上碰巧與她丈夫鄰座。他一看到我就說,艾娃已經因為癌症而過世了。死時,應該還不到40歲。真像是電影中女主角的人生啊。

     我回到日本後約十年。梅茲勒教授過世。大概是因為病魔纏身,精神非常低落,晚年幾乎沒有辦法做出像樣的工作。他在遺書中交代要把所有的書都捐贈給我。不過,我一直沒有收到遺族的消息。

      (第15篇 完)

《日本經濟新聞》2002年3月1日至31日連載,日本知名經濟學者宇澤弘文的回憶錄

◢上一篇                           下一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