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調整方向感

終於把DE的文章修整完畢,這應該是最後一次的修改了。已經有點麻痺,不太記得自己寫了什麼,而且整個文章的結構感也越來越模糊。還好有Sato提供了不少寶貴的意見,沒有放棄逼我把文章的論點雕琢清楚。沈住氣還是對的,不然以後出版後一定會後悔,為何當初不仔細修改,所以質的過程還是比量的結果來得重要。早上還剛熬夜趕寫修改稿時,收到電話才知道一忙忘了日文課的事情,急忙把文稿送出後,提著外套什麼也沒有帶就衝出去搭計程車趕去,一路上體力透支,一直想吐,趕到時在電梯間一陣鼻酸,覺得自己真的很可憐。唉。上回日文課,趕著回家,路上收到T電話說評論稿已經送出,要我再加我的部分。但最近忙於DE文章的修改,同時又要弄NGO的評論等事情,加上清大課程備課壓力,又再度陷入睡眠不足,回到家躺在沙發上終於受不了睡著了。一小時後驚醒,寫email通知T沒有辦法加入,但他文章寫得甚好,可以獨立刊出沒有問題。

最近總覺生活步調有點混亂,沒有辦法專心好好做事,或許是每次忙完一事後總是會有的失落感,不是不知道緊接著該做什麼,但是就是沒有辦法進入狀況。包括日文課程與清大課程都開始了,事前準備與事後的整理都要花費不少時間,如果沒有重新調整好作息,一定不可能應付得好。兩個課分別在週一與週四,把一整週也切割了,當中的縫隙要能夠馬上重整心情focus才行。否則不免影響到正常的研究與寫作工作。

決定將辦公室與家裡書房整頓了一下,看會不會有助於理出生活的秩序感。文件重新再歸類分檔,也清理了不少沒有用的舊文件掉,房間清爽了不少。過去幾個月來丟擲辦公室與書房每個角落的書籍,也終於初步有個擺置的頭緒。這個工作一直做到週日晚間才完成,還包括把修剪窗外的植物,給所有植物澆水,也清理掉不少雜草。最後,回到Palm的行事曆與待辦事項,把事情都整理妥當。這樣,週一應該可以有個好的開始。

農曆年時規劃了今年度想要完成的resolution,洋洋灑灑地列了九點,當中當然也包括了升等副研究員的目標。一切都整頓好,又拿出來看,堅定自己這一年度的目標。

過去兩年因為生活巨變的困擾,生產力幾乎停頓,想來可怕,自己還算求生意志堅強,知道不能夠因此亂了腳步,一直勉力出版,逼著自己儘速恢復正常,在2000年與2001年也總共出版了4篇的文章,算是勉強可以交差。當初1999年時的規劃,原本這些以中文為主的論文應該是在2000年就都完成了。2001年應該是集中於英文發表的一年,所以整個計畫都往後延了。四月底前希望可以再加把勁,把有線電視的另外兩篇送審。然後就要提出升等申請。如果一切順利希望能夠在今年底前趕上原來的規劃時程。

另外一個重要的思考,是應該要規劃一個如果順利升等後,副研究員階段的研究環境。希望能夠培養自己的在地感,強迫自己寫作社會評論是一個可行的方向,可惜是台灣的言論空間已經不如以往,這時,這一年架構起來的私人網站應當可以當作一個虛擬的私人言論倉庫,重點不在發表,而在練習抽象知識與現實課題間的思考轉換能力。另外,以後的論文寫作要比較完整的review國內文獻,甚至於應該鍛鍊自己寫作文獻回顧的評論文章的能力,這當中當然是有一定的風險在,但是不能因為危險而不去做應該做的事。台灣的學術評論文化是該好好透過自我惕勵與集體學習來提升的時候了,這個學習的過程不免會有摔倒跌跤的時候,但不能因噎廢食。另外想要弄一個專門給有心於建立台灣批判的經濟社會學研究傳統或網絡的人一個可以相互學習交流的空間。

翻譯是另一個踏實面對台灣社會的方式,這工作吃力不討好,必須要有一點傻勁與使命感,Block的《後工業社會的機會》後,直接自己下海來翻譯,希望還會有更多經濟社會學的系列書籍可以出版。如果可能,希望2002年打個底,可以寫自己的書,這可以藉著跟上課搭配的完成。另外一個要努力的方向是,在國外以英文發表看來已經是不得不走的方向,儘管瞭解這當中的rationales我未盡信服,也不是沒有深深的隱憂,但卻是生存不可迴避的方向。長期的趨勢是這樣,英文的寫作能力也因此要再鍛鍊,能夠第一次稿就避免掉問題才是斧底抽薪的辦法,不能老是倚賴copy editor。如果能夠在英文出版上站穩腳步,中文出版時面對的顧忌也會比較低。還有需要避免的,就是過去的慘痛經驗,太輕率地答應加入論文集書,一定要提防不要再犯。現在年輕一輩的學者所面對的競爭環境,上一輩的人不是很能瞭解,覺得妳很不能夠配合,甚至不夠尊重。其實,要想在這日益嚴苛的環境下求生存,已經到了必須要精打細算時間與精力的地步,參加到編輯書籍的寫作不會收到肯定,更不會反映到升等續聘評鑑上的正面評價,反而糟蹋了自己用心書寫的論文。這當然無疑地是一種學術評價標準的窄化,但是失敗者是沒有合法性來埋怨的,就像上次寫學術判斷戲局收到W的評論一樣。只有先求生存吧,

歷史上的今天 追討黨產敏感時刻 國民黨大賣股票
國民黨近來大舉釋出持股,不僅決定將大華證券經營權讓給中華開發,下一個出清的標的是台苯;據指出,連證交所持股也有意出售。國民黨黨營事業相關人士說,只要是值錢的、能賣的,國民黨都會處理。此外,中央投資公司出脫股票也相當積極,最近全數出清中央產物保險百分之十二股權,由寶來證券集團及交銀金控承接。中央保是交銀金控第二階段異業結合的主要標的。另國民黨黨營事業在二月底,也申報轉讓東聯化學逾萬張給亞東集團。
有鑑於股市行情日趨好轉,國民黨黨營事業將積極出脫的持股尚有中鼎工程、證交所等。至於復華金控及幸福人壽等持股,由於投管會主委張昌邦兼具復華金控董事長,是否保留國民黨唯一可以掌控的金控公司,尚待高層研議,這部分的持股暫時不會動。
另消息人士指出,國民黨也正積極處理海外資產,其中包括帛琉飯店、香港會展中心、南非玫瑰坡不動產等;但礙於價格談不攏,目前尚待價而沽。粗估國民黨海外不動產、投資事業等,投資金額逾百億台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