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片挨子彈的木板

最近一直在修改自己的投稿論文,上次既然談到投稿,這次來聊一點收到評審意見後面對修改的心態選擇。

投稿之後收到評審意見,這是一般最難熬的一刻。我回國屈指一數也已經有十年了,跟許多人一樣經歷過年輕氣盛,也飽受挫折,從許多跌倒失敗中學會爬起來,我也很仔細去觀察別人怎樣應對,碰到一些前輩學者也總會逮到機跟他們請教,這樣久而久之便有了比較穩定的學術性格出來。

當然到現在我也還在學習中。譬如就單純表達能力來講,我自己的寫作能力到現在還是很低,在非專業雜誌或網站寫寫雜想,常被鼓勵說文筆好,我到現在還不習慣,覺得應該不是在講自己。學術刊物上的寫作,我的文筆幾乎被罵、被嘲諷的機會居多,最近偶而會聽到讚賞的話,大概是真的有點進步,不過基本上這些是少數意見。

 

我的論文絕大部份不照既有的問題框架來問問題,所以寫起來特別痛苦,尤其我寫到學術論文時總是想得太細,真的要用白話文放大來寫,可能會老是衝到7萬、8
萬字,結果寫起來一直想要精簡,結果即便寫出來兩萬多字,其實還是壓縮過的文字,很難消化,總不能要讀者像泡牛奶般自行加水沖開三倍喝。

狹義的寫作能力不是我今天想要聊的重點,畢竟這部份的學習很難操作地來講,我只是想強調我到現在還是很笨拙。我的用意在分享,一起學習(尤其給年輕人少點
摸索的辛苦),不是在自我炫耀,或好為人師。這話其實可以不用一再宣示,但就是有人會這樣想,尤其對網路不熟或者對Jerry的blog還不熟的朋友,在
知識圈的blog文化還不成形之前我可能還要繼續這樣囉唆一陣子。

我有種不成熟的觀察,從拿到學位起算的最初六年間,透過投稿、申請研究經費與參與研討會,一個人的學術性格大約會漸漸定型下來。當然人的基本個性還是存在
影響,不過進入專業領域後的經驗也會反過頭來影響了人的個性表現。正面的發展不講,因此逐漸變得退縮與犬儒,總是件遺憾的事,畢竟職業生涯是人生很重要的部份。

我所謂「學術性格」並非只知識的特色,而是學術人的「社會性格」,怎樣投射學術環境、怎樣想像學術圈中的他者,怎樣想像在他者眼中的自己、、、總總。台灣
的學術環境一直在改變中,很多東西新舊雜陳,確實不容易適應,我們在學習與成長中總會聽到很多經驗之談,這些「經驗之談」當然也反映了那個人定型化後的世
界觀。年輕人在這當中會無所適從,也是極為正常的事。

我想很重要的地方是,「面對自己的經驗」而不要本末倒置被各種「全稱的」「一般論」給弄得自己一團迷糊,別人也是從他有限的體驗出發的整理,是他/她判斷
經驗、選擇認知與情緒後凝固化的結果。我強調別人「選擇」的結果,因為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要說,就是要記得一件事,你不是木板一塊,你碰到的事件也不是像
一顆子彈一般,「發生那樣的事所以我當然就這樣反應」,天下沒有這樣的事,包括情緒也是一樣。(附帶一提,心理諮商裡有一派叫做「理性情緒」的行為治療
法,我一定程度上蠻信服他們的理論,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讀讀)。

好,那我終於要講一點收到論文評審意見後如何面對的看法。

首先,我這幾年來學到一件事就是,幾乎所有人都會經歷過這一關,而且都不會好受,甚至很多人都經歷過極為痛苦的經驗。先講事實,林南老師就常提到這件往
事,他剛開始正式入行,投稿收到評審意見,跑去找Coleman,然後Coleman轉身指向檔案櫃中的一層說,那些都是退稿。我想,林南要跟我說的,跟
我現在想要跟你說的一樣,就是You are not the only one。這樣,有沒有覺得比較舒服些?哈。

其次,有些人抱著很奇特而且簡化的「知識社會學」觀點認為台灣學術圈反正就被「你們」這些核心把持,所以你們怎麼投怎麼過,我們這些邊陲的人則註定要被排
擠。這樣的想法會讓自己的痛苦舒服些,但是,我想一種錯誤的「情緒選擇」。我要說,這也是一種錯誤的「認知選擇」,我當然不能夠跟你說具體的名字,但我可以
跟你人格保證,相當相當高(高過你可以想像的程度)中研院、台大教授都有過慘痛的退稿經驗,每次收到評審意見也都要折磨一陣子(我現在正在改寫的論文,已經改了幾次了,自己都忘了,到現在還在繼續修改,X_X),只是沒有人會想要把這些經驗拿出來講(當然,這也是我一直提及
的學習的集體障礙)。

再來,我想要說的是,這我以前就講過,如果你不喜歡修改,沒有把不斷來回修改當成日常作業的習慣,那真的最好不要進這一行。這話也不是我說而已,我碰過的
許多老外、老中、老台優秀學者都強調這件事(這個「都」不包括我在內,我是在分享跟她/他們學到的經驗),想想,這其實只是常識,不是嗎?如果這點可以接受,那麼,我想要說的是,論文投稿後的修改(如果人家給你這個機會的話)是投資
報酬率最高的修改了!不是嗎?首先,人家真的花時間讀了你的論文(你平日要找人讀你想要投稿的論文有多困難,想想)。其次,所有的修改(不管有沒有抓對要
領)都是直接具體的影響到結果(我的意思是,出版)。所以,如果你是不怕修改的人,更不該有逃避修改的念頭。

四、如果你確實沒有了想要逃避的念頭(這非常重要,請仔細自我檢視心底的corners),那麼我想要再講一點Jerry觀察到的法則。你收到評審意見,
看到批評你的說法,一定不會很高興,一定有些挫折。這很正常,但「這是第一秒的事情」(理性情緒治療的用語,借用一下),第二秒後你的情緒是被怎樣描述這
個經驗的「選擇的說法」給決定。

我想請你想想Jerry的這個觀察,就是,「受評者的痛苦一定遠大過評審者寫作評審意見時的預估」。這基本上是個廢話,
但,許多法則都接近廢話,哈。因為立場不同嘛!評審者下筆如果以為只有五兩重,到了受審者的眼前讀起來經常會變成五斤重。總之,受審者天生會「過度情緒反
應」,換言之,「讀出過多的訊息」。這,也是正常的。但你「真正要做的事」應該是「有效率的修改」,要達到那樣的目標,你必須要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自然反應
的傾向,還原到評審者寫作時要傳遞的訊息。換到你這一頭,你要怎樣操作?很簡單,就是想辦法將評審意見轉讀成具體的修改提案,也就是集中到操作面上面來處
裡。

五、不要花時間去揣測到底「誰是評審」、到底「誰在迫害我」、「誰在跟我過意不去」。這不僅不會幫助你修改,而且只會增加你的精神與腦力負擔,它讓你把注
意力轉移到正事之外。關於這點,我以後再來聊聊,因為這碰觸到的面很大。而且,你想想,萬一你猜錯了呢?你是不是被迫害還真搞不清楚(請從前頭再讀一遍把
可能的「替代假設」,也就是除了迫害以外的可能性,都想一遍),但起碼你已經先把自己「除了論文修改寫作」以外的所有想像的學術生存環境都給暈染了。


想,你將帶著怎樣的心情去開會、去跟同行握手聊天交朋友。人人都爾虞我詐的厚黑生存學?還是有個黑暗勢力在等著迫害我?如果你在上面再發揮些社會學想像
力,那完了,你已經事實上被自己的「物語」所綁架了。這只會增加你的負擔,精神上起碼已經變成「負重賽跑」。

再講一點就好,寫太多了。我有一種想法:「作品只存在於外在的溝通網絡中才能成立它的意義」。甚麼意思?我想要說的是,論文投稿修改本身是你作品、想法的
「完成過程」,而不是「已經完成後」的被評價過程。有很多人會一直想著自己的想法、自己念頭、自己的分析,總相信有個東西存在於本真的自我內部,所以投稿
出去後就幾乎註定要面對「被誤解」的結局。

但,我覺得,我們都應該多關切些我們的作品怎樣存在於別人的認知當中,怎樣被理解,那裡才是作品最終的完成狀態。生產論文,就跟生產一個產品一樣,把投稿
當成送出一個樣本給消費者試用,蒐集意見,然後再回來修改。這樣想,你會對那些「竟然被誤解」的地方特別覺得有趣!

你拍個電影,本來想要賺人熱淚的地方,
試映會時一看竟然笑成一團;你本來以為是個簡單的過場,想不到觀眾印象深刻感動不已。這些誤會,都會很有趣,甚至很美麗。你可以從當中發現自己,如果它激
起你想要讓人家「更正確理解自己」的衝動,那也很好,如果是那樣,你不是同時也需要更仔細聆聽觀眾的聲音?想辦法學會引導他們視線的技巧?

一個想法可以有很多種deliver的方式,如果我們把寫作與溝通這件事當成一種具有一定客觀性的、外在的過程,一種人與我之間的介面設計,那麼「把修改當成修行」的這件宿命,就不會再那麼無奈而艱辛,反而,你會發覺它是這一個看起來沉悶行業最令人興奮的時刻。

我有一次問過一位外國學者,為何他會生產力那麼豐沛、精力那麼充沛,而且一直好像很enjoy這個工作?他說,他每天迫不及待想要研究,因為那麼他就可以
發表;他迫不及待想要發表,因為只有發表,他才能看到聽到別人的反應,而別人的反應才是他最興奮想要知道的結果。

這樣明亮的個性,真的讓聽到的人也感到幸
福,不是嗎?但是,這樣的心態並不完全只是個人的內在性格,它事實上也是在論文投稿、修改、再投稿的這些過程中,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情緒/認知選擇定型下來
的社會產物(socially mediated products)。

關於投稿與修改論文還有很多可以聊,今天寫很多了,就聊到這裡。

13 thoughts on “你不是一片挨子彈的木板

  1. 學術一般予人的感覺是比較重的, 精準/沉穩/密實…
    作家或學者的手(初)稿之所以珍貴, 在於這「完成過程」一般都是神秘不為人知, 資訊的公開多少會影響外在的評價, 除非評價者也能體認到自己亦參與這「完成過程」其中(網路的互動性/即時性所對應的…)
    不過網路書寫有時會讓人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評價標準去省視(blogger現實身分), 但我想(希望)社會學比較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jerry加油!
    你的親民書寫(:p),我想應該有很多很多人受益!
    另外, “總相信有個東西存在於本真的自我內部”…是本質嗎?(不太懂)

    Like

  2. Jerry總是投入很多感情,即使寫論文。你的寫作與觀點啟發了我很多,也向你學習著文字技巧。你這句:「…要讀者像泡牛奶般自行加水沖開三倍喝」讓我大笑不已…=D

    Like

  3. 嗯嗯…..前兩天看完這篇 真是收獲良多
    我最喜歡 “衝衝看” 這一系列的文章
    繼續等待續集們……

    Like

  4. 如果你在上面再發揮些社會學想像力,那完了,你已經事實上被自己的「物語」所綁架了。這只會增加你的負擔,精神上起碼已經變成「負重賽跑」。
    嗯…相當有道理
    被自己的”物語” 綁架
    被評論反而是一件好事…就算是負面的
    代表別人肯定你之前不錯
    而寫東西, 本來就是期望有回應

    Like

  5. 老師:
    我想說一個軼聞, 當時我是研究助理, 有一次為了設計問卷, 三個老師聚在一起開會。其中兩位老師是不同的學派。
    會議過程中, 由於觀點不同之故, 這兩位老師, 起了激烈的爭辯; 第三位老師, 試著做「協調」…
    因為那一年只有這三位老師參加那一組問卷的設計, 如果對問卷的題目設計沒有共識的話, 問卷就會難產….
    那天開會, 開了一下午, 最後還是沒有共識. 雖然不能說是不歡而散, 至少感覺不到輕鬆的氣氛.
    後來這三位老師再也沒有開過會, 問卷就請別人設計了。
    唉. 要說學術圈裡沒有文人相輕的現象, 恐怕很難取信於人. 當然, 凡事往好處想, 對身體健康是很重要的. 🙂

    Like

  6. 老師好:
    今天我剛被退稿,第一秒的反應是『怎麼會這樣?我的指導教授在學術界很有聲望耶。』,這是我的第一篇,但是您的文章給我很大的鼓舞,只是,在double blind審議結果顯示,三位評審委員的意見均有極大的落差,譬如光一個統計方法的使用,一個說很好,一個沒意見,一個說用錯了,想改卻也不知如何改起,連變項的選取,兩個沒有挑出問題,一個卻載明不具效度,但是三位卻有志一同的肯定我對研究的投入,令我有些哭笑不得,This is a placebo.

    Like

  7. 上一則留言我真的就不懂了………
    投稿跟指導教授的名聲有什麼關係呢?
    這是否是說台灣的學術界審核標準有大半是
    基於投稿人的指導教授的名聲 而不是文章內容?

    Like

  8. Clio and 投稿中,
    意思應該是這樣吧。我自己是一點都不覺得那樣。早點沒有那樣的念頭比較好,也不會給指導教授負擔(開玩笑)。這種事要拿出證明來就傷感情了,但真的那種時代過去不知道有沒有,但現在絕對已經沒有了,起碼比較有點專業度的刊物都是這樣。評審意見不同,這種狀況是有的,但應該可以溝通,不要把評審意見當成只是虛晃一招,編輯委員會基本上是會尊重評審意見(不然就沒有人要幫忙評審了吧,找評審很辛苦的),當然他們也會有所判斷,尤其在評審意見相左時,重點是你要把他當成一個溝通的過程,首先仔細而且實質地回應,所有的意見與回應都會被拿來對照的。也可以客氣些說明自己往哪個方向修改的判斷以及修改的計畫,然後先做些確認。最後,如果論文沒有過,真的不要太難過,重點是記取了甚麼教訓,下次繼續投。
    阿福,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文人吵架的例子當然有,文人相輕也可以觀察得到。但如果用這樣的態度與想像去投稿,我看你反而正好容易掉入我所想要提醒的陷阱。要知道,投稿與評審者都是不斷地處於被第三者判斷的過程中。

    Like

  9. 謝謝 Jerry 大哥 我懂了
    只不過國內投稿要注明指導教授這一點我就不明白了
    論文的發表是研究者個人獨立的研究成果與責任
    跟指導教授有什麼關係呢?
    既然學者也是人 很難避免一些對人事方面主觀的偏見
    那末如果真的要做到客觀公正的學術評審的話
    我認為不僅不須要加注指導教授的名字
    而且除了評審匿名之外 連投稿人都可以匿名
    也就是說 當評審在評論一份論文時 無須知道作者是誰
    (中間由編輯委員會來協調就好)
    我不清楚國內投稿規則 只是隨便說說我個人的想法罷了

    Like

  10. 本來指導教授就不需要註明啊,我還沒有聽說過哪個刊物文章要註明指導教授的。
    而且我碰到的狀況都是double-blind,雙方不知道對方。
    這是常規。「意思應該是這樣吧」是指「還在嘗試投稿」的意思確實是那樣。事實上,連我們編輯委員會除了主編以外也都不知道評審與投稿人是誰,所以應該說「三方都不知道對方」。當然學界有很多研討會發表機會,投稿人要認真去查當然還是會知道的,這很難避免,但操作上的程序是這樣做的,事實上編委也沒有去詢問或預設那是誰投稿的。
    這要講清楚,不然傳到法國去,太損「國家形象」了,哈。

    Like

  11. 哈哈 原來是這樣
    那真是太好不過了!
    唯有如此也才能達到客觀公正的標準
    謝謝 Jerry 大哥的解釋

    Like

  12. 寫的真好,讓人會心一笑。應該把這個放在博士班求生手冊裡面(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