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s about Men

美國獨立宣言上聲稱:「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這裡面幾乎每個字都可以被拿出來好好檢討一番。最著名的批判大約是指出,單單只標示出「Men」,在性別政治上的不正確,把「女人」給排除在「平等人的社群」之外。

DSC_0127.NEF

如果這個批判成立,那麼意思也就是,獨立宣言中所聲稱的「self-evident」是一個障眼法,換言之,定神仔細讀、仔細聽,從來就不是那麼「自明」。

一旦「Men and Women are all created equal」成為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常識後(也就是,再一次成為self-evident),人們又開始注意到到底甚麼叫做「Equal」?

像選舉時一人一票這種公共領域裡「均質化」的個人想像大概還沒有問題,但如果要延伸這樣去推敲下去,好像又出現了一些新毛病。



譬如說,公車與捷運上特別為老人設立「博愛座」會不會違反「所有人一律平等」?還有,最近突然間出現的話題,男女廁所的空間比例必須要
13(或其他比率)會不會違反「所有人一律平等」?你可以看到許多「打破平等以爭取平等」的社會現象。

「差異性」混進了原本以「均質性」為基礎的平等思考中,於是self-evidenttruth再次接受挑戰。

(其實,在我看來,廁所如何分配跟社會「平不平等」不太扯得上關係,比較跟這個社會「善不善良」相關)

如果考慮到社會構成與條件,終於回到正題,最初那句早被丟棄的話來點顛覆,「No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其實也可以挺有道理,看看《Esquire》的不同版本就可以明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