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課

9月15日,我開始這學期在清大開的「經濟社會學」課程。底下的文字並不完整,但起碼留一點紀錄。

***

我剛剛才知道這門課不只是通識教育,也是清大人社系的課程。這讓我現在有點慌,我本來以為會碰到80%以上的理工系學生,結果剛剛調查的結果,顯然不是。我想,我還是保持原來的授課計畫進行,隨著課程進行再跟著調整。因為是一門通識教育的課程,我想「專業訓練」的要求對各位應該並不適用,換言之,在我看來應該連「入門」都稱不上。那要用什麼態度來安排與進行這門課呢?我真的傷過一陣子腦筋。

講到這裡,讓我跟你分享一點我小小的心得。我們生活上經常會碰到一些事情,它就是發生了,就是來了,但是不見得是你有意安排,甚至還不太願意面對。有時候是因為人情,有時候是因為命令。碰到這種事,我的想法可能聽起來有點鄉愿,但是我一直都認為:雖然很多事情我沒有辦法選擇,但是我無論如何都還是有「選擇用什麼態度去面對」的空間在。我相信人生大部分的事,都存在著可以讓它們變成一個「機會」、一個「契機」的觀點在等著我們。如果對事情的想法通了,就好像拿到對的一把鑰匙,我們生活的能量與專注就會被喚醒,生活會回到那種期待成長的充實感中。這些想法不見的要是很認命的那種,你也可以選擇去fight一些在你看來不合理的事。Anyhow,我是花了一些時間先在想「看待這門課的方法」,而不是「怎麼開這門課」的問題上。

我過去幾乎都是在研究所開課,既使有一年在大學部,學生也都是社會學的本科生,上這些課時,我可以預設他們對社會學有些基本的理解。如果不懂,我還可以理直氣壯地罵人(笑)。所以,這門課對我其實是個挑戰。想過一陣子後,最後有了這樣的結論:或許所謂「通識教育」反而正是給我們一個機會,把政經八板的嚴肅學科要求放到一邊,把標準放低,讓這個課有些動動腦有趣,這樣就夠了!當然,這門課是叫做「經濟社會學」,我呢,是被歸類為一位「社會學家」,我希望各位17週結束後(天啊,真的好長),大約可以知道「社會學」像什麼樣子,不覺得陌生,還覺得新鮮有趣。以後不管你畢業了、做了什麼工作,還會有個印象,閒暇時到書店會想到到「社會學」底下去翻翻有什麼書可以看看,我想如果真能那樣,也就夠了。不,應該是「太好了」!

你以後會知道,學校學的「專業」,幸運或不幸,不一定要是你的職業路。而職業生活雖然重要,也不會是你這寶貴一生的全部。我這樣講,還真的蠻有一點把握,信不信由你。如果我這個鐵口直斷矇對了,那麼,做個「通識人」,我想,比起當個「專業人」,就人的幸福感與意義感而言,就是更為緊迫重要的事。最最起碼,不要變成除了「XX學」,其餘什麼都不知道的「科學怪人」。這樣說回來,雖然說想要輕鬆地來上這門課,心態上還是「挺嚴肅的」(笑)。

我知道各位還在shopping,不見得會修這門課,我今天該做的事是介紹這門課的內容。但首先讓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我的求學與研究經歷,這樣大概有個概念(下略)。

接下來是關於這門課。我們總共有17週,我給你們的大綱只是個大概的基準,我跟各位說了,我對於開授這樣的課,一點經驗也沒有,所以讓我們保持一點彈性,隨著課程的進行我們再隨時做些調整。如果讓我分割這17週,我大概會把它分為底下幾個部分:

第一部分大約佔三週,我想先讓大家感覺一點社會學的思考特色,因為這個學科可能很多同學並不熟悉。我希望我介紹的方式,也同時有助於各位對於「經濟社會學」有個基本的理解,因為畢竟所謂「經濟社會學」本質上不過就是「以社會學的觀點來看經濟現像」。

第二部份有點像是歷史回顧的東西。我們會照社會學一般的規矩,從古典社會學開始。如果你對社會學沒有任何概念,那麼「經濟社會學」是個好的入手,因為在我看來,社會學在剛剛萌芽的古典時期基本上就已經是經濟社會學了。之後的社會學,尤其是重心由歐陸轉到美國後,經歷了一段「專業化」的沈寂時期,這對社會學的發展來講,有其不幸的一面,因為那很違反社會學的本性。然後我們轉到約80年代再度復甦的「新經濟社會學」。

第三部分,我將帶各位進入幾個新經濟社會學的不同「模型」。所謂模型,我的意思是一整套包含觀點、變數、假設的組合。這是我自己的切割,不見得恰當,但是就給一個簡單的guide map而言,應該還算好用。我排除了一些我有時稱為「理性」、有時稱為「效率」的模型,這包括組織生態學、交易成本理論等等,因為各位可以從清大的經濟系學到更完整的訓練,我這裡就盡量集中在發揮那種比較原汁原味、甚至刻意誇大的「社會學風味」。

第四部分,端視剩下幾週而定,我想就幾個主題來談談這些經濟社會學的應用。各位也可以來試試,我們來動動腦,看看怎樣用各種方向來切入這些現象。我想到的主題包括像「消費」、「非正式經濟」等,其實很多題目都可以來談談。

我自己大部分的研究其實不是那麼標準社會學,譬如:運動鞋國際採購網絡、自行車產業升級、有線電視市場的制度形成。這讓我常常有點跟社會學格格不入的感覺,譬如我的日本學界朋友跟日本人介紹我時都「乾脆」直接說我是「經濟學者」(因為介紹我是「社會學者」幾乎保證會被誤解)。我自己老實說也一直在反省這點,但是短期內我很難有什麼改變,你知道人的知識養成多少是path dependent的,不過我已經在調整了。我這整個課程會去避免談我那些「蠻經濟學的社會學研究」。

但是這樣有點怪,因為沒有好好發揮我在這些領域的比較利益,但是我自己也是在一個學習與成長的過程,自我否定需要一些時間與跟舊我一定程度的隔離,這門課對我是個機會,可以讓我摸索與熟悉新的語言。你知道,新的語言出來時,也就是新的人生的契機。所以,如果你發現我講得有些猶豫,那是因為我還不確定「該怎樣說出還不知道要如何說清楚的話」。這意思也是說,我問你問題時,你不用去揣測我有什麼標準答案在腦裡。當然,我也希望你我都能夠試著不要帶著很固執的成見來上課。我們試著來找找看有沒有什麼「說經濟的新語言」可以開發。

我在《數位時代》這份雜誌有個專欄,如果你去翻翻,應該會感覺到,我的文字在那份雜誌裡有點格格不入。其實,我不是不能夠寫調性符合產業經濟的文字,但是,我很怕放縱自己再去寫那些文字,會更把自己綁在「過去一直到現在的我」,我反而是希望自己可以藉著一個月寫上2000多字,盡量延伸到不同的主題,摸索自己潛在的聲音與能量,喚醒那個「現在面向著未來的我」。我很幸運,那個雜誌的朋友給了我非常高的自由度。我有時候寫的很怪,有時候很不討讀者喜歡,但是雜誌社的朋友跟我說,如果沒有個性那就不適合寫專欄,反而要我更不在乎人家怎麼想地寫。這就是我說的「幸運」。我上這門課也有一點像那樣的任性在背後。

各位需要閱讀的書籍只有底下四本,都是中文版本,應該不致於造成負擔。學期中會間接穿插一些小型作業,或者閱讀一些短篇的文章,主要是讓各位對課程能有事先熱身或者課後動動腦想想的機會。基本上,上課方式將以講授方式進行,這是只有兩個小時很短的課。但我會盡量鼓勵同學發言討論。

最後一堂課會有考試,我知道這有點古板。但我會盡量讓題目開放而靈活,各位不需要緊張。我的題目將會非常有彈性,基本上是以上課閱讀與討論的東西為底,希望你去表達耙梳出自己一些思考,這其實跟寫報告差不多。我希望各位時間一到,把考卷交出來,然後就可以毫無牽掛地去放假。不要尾大不掉地還在那邊趕報告,這樣你辛苦,我也辛苦,不太健康(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