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魚」與社會設計的感性

社會設計,就像其他類型的設計,適合於某些人,也跟另一些人無緣。

懂得在快樂的party中享受,但同時感受那被排除的、未被邀請的存在,因此憂心落寞,像這樣在憤怒的人眼中做作,在快樂的人眼中掃興的感性,埋著「社會設計」的種子。

比起在已經夠快樂的地方增加更多幸福的設計師們,適性於「社會設計」的設計師,更關心如何用減少一點痛苦追求多一點的圓滿。

在實踐外的某個角落,聽到一位設計師將「設計美感」連結到對遊民與移工的厭惡與排除,我強忍著低頭不語,想起松隆子朗誦「黃金魚」後輕而堅定地收起眼淚的表情,慢慢溶解我當下心中的憤怒。

感性是一種更深層的理解世界的能力,藏著,照映出每一個人的個性。對一群人而言極美的品味,可以是另一群人醜陋無比的無品。

聽松隆子朗讀而不動容,別再掛念「社會設計」,

去別個地方放煙火吧,美麗而快樂的人們!!
松隆子朗讀「黃金魚」

==========

〈黃金魚〉─谷川俊太郎

松隆子朗誦

大魚張開大嘴

吃掉了沒那麼大的魚

沒那麼大的魚

吃掉了小魚

小魚 吃掉了更小的魚

生命犧牲了另一個生命

因而閃閃發亮

幸福以不幸為養分   因而燦爛盛開

無論是多麼喜悅的海洋

不可能沒有 一滴小小的淚水

溶化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