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是回歸自己的機會

比起從前在中研院,我現在真的什麼都沒有,包括過去那麼多年累積的研究書籍也早就幾乎全數丟棄。

過去這三年,我連科技部教育部的一個再小的計畫也都不申請,在什麼都沒有當中,就一個人,蹲在方寸之地的一間小研究室(大小是過去的1/6),沒有研究經費,沒有研究助理,沒有夠樣的圖書館。

落單一個人的社會學者,沒專業同伴可以討論,在陌生的設計學院裡當個合群的配角教陌生的設計系學生,就只憑四門系上交代給我的課程,竟然可以拼死拼活,把四門課弄成一個結結實實的知識立方體,完成三年前給自己下的訓練目標,幫SCID打了不少仗,疏通打開了好些瓶頸。

想想,我還真是隻有夠怪胎的不死蟑螂。

我想做的事,雖然自己估算需要的資源不多,而且我從過去的經驗知道不會太難辦到,但看來是越來越遠,原因只是我想要一個人過有尊嚴、可以感覺自己順暢呼吸、精神自由的生活。所以,我實在話,對現在的生活真想不出有什麼好埋怨的。

有的朋友問我,你怎麼這也談那也談是怎麼辦到的,其實,我的腦海裡沒有學門的條條框框,知識思考是每一刻的生活都在進行的自然事,人生活方方面面活得完整,看出去的世界就不可能分割啊。

我眼睛開刀後坦白說眼力很差,一天能讀的書不多,入夜眼睛就容易掉淚,都只能靠腦子裡的殘留記憶處理知識生產,但放棄了掙扎反而多了些自在,現在的我就只能做像這樣的東西吧?

誠誠懇懇想,誠誠懇懇活,還要求什麼?生活才是一切的母體,當然啦,我是極端認真工作專注於生活的人,外人大概不容易感覺出來我如何把每一天都認真當生命最後一天在過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