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與我的改變

一部份的「我」已經默默完成了一些雖然還看不出全貌的改變,最近幾個月,每次拿起相機(大部分時間iPhone)對準心動的對象瞄準時,我很清楚知道改變正在發生,甚至能夠分辨出逐日細微的改變過程。

相機這個機器如今對我有了新的意義,攝影這個動作變得完整自然許多,沒了很多做作妄想,不自在的壓抑跟著少了,它越來越像是一個「純粹工具」。

「記錄」這件事,對我出現了神秘的知性誘惑,如果我可以一直保持這樣的體感無所謂地拍下去,一兩年後應該可以把現在還是模糊的體會轉換成文字給個交代,但說不說得出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興奮自己獲得的自由,拍照現在就跟此刻的打字一樣。

只希望未來能跟打字寫作一樣勤勞拍照,人生就此在圖像與文字的兩個層次上留下痕跡,多麼值得繼續鼓舞自己啊!

回想20年前,我第一次踏入暗房時人在Duke校園,那時的攝影老師是Ansel Adams的忠實信徒,我曾經花好幾個月的時間在磨練雙眼,以便不時都可以裝上zone system的filter!想來多麼無聊可怕的開始,瞭解攝影內情的人就知道,能從那個嚴格的框架中走出,到現在終於把相機當原子筆般書寫,是多快活的一件事!

沒錯,我是許多次混入攝影批評的現場並且大肆放言過,甚至還為雙年展寫過有點冗長的影像評論,但那完全只是憑著作為一位社會學者的「物種本能」試著說出眼中看到的東西,很多人瞭解實情後應該會驚訝,我對於視覺文化與攝影論述的無知程度。

事實上,秘密是,我一直刻意要求自己不去碰這些文字,生怕這些太接近影像的分析文字干擾了我的直覺,打亂了我透過身體感受的學習與反饋。

這一切環繞攝影的人生點滴成長,目標既不是成為一位更專業的攝影評論者,或者一位有自己風格的攝影師,我非常enjoy業餘的身份,完全沒有那樣的自我認同與期許過,我只為自己活得更完整,感覺跟自己更親近,跟各種媒材(對我而言,等同於「世界」)更為融合自在而默默高興,如此而已。

16366897622_086c496b85_o.jpg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