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in Williams之死

Robin Williams自殺過世的消息,讓我困擾了一整天,昨晚連連惡夢,半夜驚醒在家中遊蕩一個多小時才又回房。我是個非常悲觀的人,每天要用樂觀武裝自己才能幹活過日,但喜劇演員為自己安排的死,彷彿讓我瞥見了糖衣下的 truth of life。

前天思劇場說明會上,一位年輕人問,默默做不行嗎?真的一定要有論述?

我想,每天我們不都在「做」出自己的生命?沈默看著生活流過而不假溝通語言界定彼此正在做什麼,固然可能,但可以走得多遠?沒了語言,我們也沒了藏身之地,那是在黑暗中流亡的開始。

我承認自己脆弱,不夠勇敢,人生苦短,樂觀是一種必須,用語言來編織意義、招呼伙伴,才能在語言的夢境中過得踏實一些,不被人生龐大的虛無打倒。

清醒會讓生命成虛,務虛能讓生命成真。Robin Williams讓自己停在現實裡太久,他可惜來不及跑回「喜劇演員」裡,或許,他是太專業的喜劇演員,所以逼得自己的生命無處可逃。

我們這些不夠勇敢的人,能當個半調子的喜劇演員帶點迷糊perform人生過活,起碼煞有介事便足堪安慰,就別再老做惡夢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