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微調vs. KANO]你選哪一齣看?

課綱微調(是這樣說的嗎?)這件事,我沒看到教育思維,只看到政治幽靈,聽到不少「憲法」,但沒感受到什麼憲法思維,只看到淪為武器的「憲法」修辭,是一齣有夠難看的賀歲大爛片。

我知道很多人對於政治有很正面的憧憬,認為避而不談政治的人是鴕鳥,是最受政治影響的人。我大概就是該被罵的那種人。我真的覺得,「政治」可以分化出去,讓我們可以想像與豐富政治之外的自主,是現代性的甜美果實。所謂民主,就算不把它化約為選舉與投票,在我看來,本質上仍舊是一種分化,讓其他「非政治」的社會領域有了自足,可以跟它交涉對話,把它從神聖上位拉下來跟海賊王、Doraemon、汽水薯條做比較。

教育官員聯手學者推出的所謂「課綱微調」,你只要能夠站到教育、文化、、的「政治之外」去看它,就會發覺其讓人無法忍受的貧乏、蒼白、乾枯、做作。

好吧,就拿娛樂性來看,把「八人小組」(我懶得記它幾人,反正就跟著上層氣壓轉嘴皮的學者)以及所謂「該有的程序我們都有走過」的官僚正在上演的這齣戲,拿來跟「大稻埕」與「KANO」兩部賀歲歷史電影放一起,三者都是一種「歷史的再現」,拍攝、剪接手法各有不同,演員、佈景、取材殊異、劇情與聲光效果都來好好比較(我沒空做這檔事),你就會知道課程微調這齣賀歲爛戲中譬如所謂「去日本化」是如何地「貧乏、蒼白、乾枯、做作」,為何不可能感人,也因此為何不可能成功。那是分化出去的「政治」,機能畏縮、自拍自爽的「權力症狀」。

能讓台灣孩子頭好狀況、精神飽滿的人本歷史,就該是「番人、漢人、日本人組成的雞尾酒」文化啊!(借KANO劇中台詞)「大稻埕」這「穿越時空」劇固然荒唐處不少(反正早跟你講白了,現代人穿越時空到過去把歷史給改變啦!),但能夠讓全台那麼多人心甘情願入場、看完感動落淚、激勵奮起,終究還是因為有平凡人可感的真摯貫穿其中。

課綱微調這齣「逆向」的穿越時空劇,相對起來就真的很難看,彷彿把一群時空錯亂的古人給送到了現代,口口聲聲要「忠於歷史」的這些學者們越想要「去皇民化」,台灣這雞尾酒歷史中可以感人的真摯文化底蘊就越被抹去。

所以啊,我這幾天早放下課綱微調這齣爛戲,天天期盼著KANO帶我「回甲子園球場感受熱情」。在這時候看「南台灣人跟著日本人、番人一起在嚴格的日本教練訓育調教下,被帶領回殖民母國打甲子園,然後最終心悅誠服地接受了次等優勝的光榮」,因為這課綱微調的爛戲強制上演於是有了更深的意義(我以混了多年的經驗跟你賭十元,保證有這種文化批判的影評會被一些憂心又自認睿智的學者搬出來講)。好吧,就這麼說:

「去皇民化的課綱微調 vs.皇民化的KANO」這個拼場,你選哪一邊?

所有賭X「課綱微調」的人,看完「大稻埕」,接著一起來看KANO吧! 讓我們走進電影院,把電影票當選票,讓歷史真正回到歷史,也因此,把人性回復給人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