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取名的家庭故事(寫給我兒子)之下集

(…. 上集)

我兒「禾也」哇哇落地來到世間之前,當父親的我,除了聽媽咪轉播兒子如何在肚子裡翻滾,在醫院看超音波掃瞄圖像、聽心跳聲「想像」兒子的樣子外,其實沒有太多可以跟兒子提前聯繫的親密互動。認真幫兒子取個獨特的名字,結果雖然只是沒幾筆劃的兩個字,但過程卻藏著父親許多想像、期許與祝福的心意。

孩子的爹用愛心與耐性走過許多委婉的思路,甚至回到禾也曾祖父幫他爹取名的家族上古年代,跟著也憶起我父親解開曾祖父留下難題的心路,最後決定了「禾也」這個簡潔的名字,從「陸霖」到「禾也」鄭家橫跨四代的家族史就這樣「起、承、轉、合」延著一條維繫心意的線索悠悠展開。

Screen-capture-7

寫給我兒子禾也(Kaya)

 

那一天那一刻,到現在還記憶得清楚,入睡前的床上,我深深吸了口氣,然後緩緩吐氣,用難得放鬆的心情轉頭跟Febie說:

就「禾也」吧!我們的小男生就用這個名字!

就像滿身是汗的媽咪,懷胎十個月終於在關鍵的一刻將孩子推到產房的光亮中,父子於是初次見面。那一刻的我,像老木匠終於決定收起工具,起身推開門走出工房,伸直手驕傲地秀出將掛在鄭家門口刻著「禾也」的作品。

孩子的媽,看,這就是你的兒子,「禾也」!

Febie的第一個反應,就像許多朋友一樣,馬上測試台語諧音,「Jin、Ho、Ya~真有錢!哈!好好好!」起碼,「禾也」的台語發音過關,確定在台灣走動,不會讓兒子難堪,甚至可以確定很多人會喜歡,一念再念,快樂、得意,好似多了好兆頭。

但命名只是個開始,一個名字將會隨著Kaya的人生滾動,人們聽到「禾也」看到「Kaya」嗅到、感受到的是什麼也是「名字」的一部分,那不是當父親的我可以決定的。命名就跟父母賦予這小生命肉身一樣,沒有跟主角商量的餘地,做父母的無論如何是武斷的,但作為社會學者的我也知道,孩子的世界因著名字而滾動,卻帶著不因主觀而易的客觀性。

「權力越大,責任也越大」,我想要盡力確知當「禾也」(這兩個字作為名字)在我們口中誕生,這小孩將會被捲入的世界、許多看他的眼光會是怎樣,就算只是微弱的表面理解都應該盡力。但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因此從台灣出發走了一趟「禾也的世界之旅」!

第二天起床後的第一件事,當然就先從查詢「禾也」這中文名字開始。首先,幾乎找不出半個取這名字的老中,非常好!然後往古書中去找有沒有相關的典故,結果馬上看到眼睛為之一亮的表達:「大者禾也」。

本來想要告訴兒子,學著謙卑,樸實有用就好,不需浮華虛名,怎會跑出「大者禾也」?跟著搜尋下去,很快找到東漢班固書寫的《白虎通》封禪篇。

原來古時皇帝受天之命,尤其朝代更名之際,想讓老百姓心服口服知道自己果然是「真命天子」,就想到大費周章到泰山頂舉行隆重的封禪大典。據說是秦始皇開始的這儀式到底怎樣進行,經過歷代許多史家考究,就是無法還原,其中描述最詳細(當然也最瞎掰)的就班固這一篇,內容大致上就是描述各種龍鳳成祥的吉兆,形成一個繽紛壯觀令人眼花撩亂的場景。

Screen-capture-5

班固筆下的封禪場面,像黃俊雄的金光布袋戲「金光強強滾,瑞氣千條」

這場面中老百姓最受用,最實際,也被推到最重要高潮的,反而是最不起眼的東西:禾也!簡單講,不同田地長出豐收的嘉禾、大禾成束綁起成穗裝滿牛車。

我一看!拍案叫絕,這雖符合我當初從「陸+霖」推出「禾」這遍及任何文明大陸的植物的想法,但沒想到竟又在中華文明中這麼重要的大場面中被「平反」。

Kaya長大要是嫌著稻禾太小,我還可以引經據典翻給他看,傻兒子你瞧,這哪會小,「大者禾也」,你這是全世界最「悶騷」的名字啊!如果碰到有自恃泱泱大國的人說,你這根本就是「和不出口」的走狗名,還可以義正言詞地反駁,沒識字不會翻書啊!(笑)

Screen-capture-6

中文搞定後,接著Jerry開始想「禾也」的英文名字,當然不能是Ho-Yeh這種中文硬拚出來的「歡呼聲」(雖然也不錯啦)。我直覺想到先找日文的發音當個中英文的外來語轉換平台,於是禾也的日文發音Kaya就出現了!

日本人如果聽到KAYA,雖然不會肯定是女性,但直覺大約是偏向女性風味。像這位華麗的「耽美派」歌手就叫Kaya。如果Kaya不是人名,那有趣的是聯想到的一樣是樸實而對農家生活與生計重要的植物,茅草,耕牛的飼料,傳統農舍的屋頂材料,生火煮食的燃料、豐沃土壤的肥料!

Screen-capture-1

1978年Bob Marley毀譽參半的名碟:Kaya!

 

Kaya拉丁語意義代表「純真」(pure),在英語世界中常會被聯想到北歐背景的女性(男性也有)。有趣而且更棒的是Kaya又跟另一種植物扯上關係,而且還登上Bob Marley大約最受歡迎的雷鬼音樂專輯,Bob Marley這首Kaya(1978)歌詞非常簡單但卻鮮明有力:

(Wake up and…) Wake up and turn loose,
For the rain is fallin'!
Got to have kaya now (kaya, kaya),
For the rain is fallin'!

We-e-e-e-e-ell, I feel so high, I even touch the sky
Above the fallin' rain!
I feel so good in my neighbourhood, so:
Here I come again!

I've got to have kaya now (kaya, kaya),
Got to have kaya now (kaya, kaya)
I've got to have kaya now (kaya, kaya),
For the rain is fallin'!

瞭解時代與雷鬼背景的人大約很快就會猜到Kaya指的是什麼,沒錯,Kaya指的是大麻,或者應該說,是吸了大麻後進入和平極樂的神聖世界(特別是根據30年代發源自牙買加的Rastafarianism黑人宗教信仰),儘管凡俗綿雨下個不停,但在Kaya帶領下,Bob穿越雨雲碰觸到了天與神的神聖純真。

 

Kaya還在Febie肚子裡七個月時,我因此認識了這首曲子,也是第一次認真去瞭解Bob,知道在東方君主登泰山頂,仰天伏首的封禪大典中平凡又尊貴的「禾也」,經日本轉音成Kaya後的茅萱,越過半個地球竟成為大麻,然後又進入反文化與加勒比宗教,最後成為人擁抱天的和平極樂!簡直喜出忘外。

我想聽過這美妙音樂的洋人,聽了Kaya自我介紹「沒錯,就是那雷鬼音樂」後,大約會跟台灣人碰到「Jin-Ho-Ya」一樣地心情愉悅吧!

就在那不久,我們趁著Febie產前的最後一週出國機會到漢城旅遊,沿途我提著小椅子讓大腹便便的Febie(與肚子中快八個月的Kaya)「坐」遍許多漢城景點。

一天晚上,我跟熱情的韓國社會學者共餐,我們聊到韓國的懷孕文化,禁不禁食辣的東西等等(答案當然是吃辣好,媽媽健康、嬰兒壯!)

我笑說這趟一家三口一起出國,Kaya通過媽咪的身體白天享受韓國辣味,晚上又享受韓國劇場的音舞震撼,大概已經感染了一點韓國的文化基因吧!然後那教授就跟著問,你兒子取名字了嗎?我說取了「禾也,Kaya!」

他一聽竟然一臉得意,讓我們不解。「不錯,Kaya取得真好!因為Kaya是韓國的古王國!」「咦,韓國有個Kaya古王國?」「是韓國三國時代的古王國」「可是那不是高麗、新羅與百濟嗎?」還好高中教科書還記得一點。「是啊,但考古學家的新發現認為,三世紀到六世紀中葉之間,在朝鮮半島的中南部還有個鬆散聯邦制的王國叫「伽耶」(Kaya)。我後來因此還做了點小研究長了點智慧,瞭解到韓國史中這政治聯盟跟日本間的歷史糾葛

300px-Map_of_Gaya_-_han

應該是3+1國:別忘了Kaya!

就這樣,老爹的「Kaya之旅」繞了地球半圈又回到東亞,這次竟然還補上了韓國!「你這孩子跟韓國有緣,還沒生出來就先到韓國來報到,Very good! Cheers!」

最近看Kaya鳳眼越來越清楚,酒渦也冒出來,真還有點韓國小男生的味道,大概不是Febie在漢城泡菜吃多,就是懷孕時韓劇看太多了,哈。這樣好,以後Kaya周遊各國都有一套入境隨俗的自我介紹。

那韓國教授聽了我的「Kaya之旅」後,又跟著露出慧詰的微笑,跟我說:「你這兒子就算到熱帶的東南亞也會很討喜喔,而且跟當地植物也有關」!

我於是帶著這疑惑回到台灣,不久,禾也這孩子在馬偕出生,然後我一天想到上網查Kaya到底在東南亞又變成什麼?搜索的結果,馬上解決了Jerry老爹當時的一個難題(隨後揭曉…)。

原來Kaya在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是一種很受歡迎的庶民食物─ 椰子奶油醬!

Screen-capture-3

網路上Google一下Kaya圖片,這兩張如今排在一起

 

作法很簡單,就是雞蛋、椰子奶、糖以及斑蘭葉(Pandan leave)混合在一起,「Kaya土司」在東南亞幾乎就跟我們在吃燒餅油條一樣的日常食品。再次,椰子與斑蘭葉都是跟東南亞庶民生活親近的植物!

Kaya的材料

製作Kaya的材料

Febie與我在迎接家庭新成員Kaya到來的忙碌中歡喜地開始準備滿月,我們幾乎毫不猶豫地決定滿月禮應該就是Kaya!一開始還想說要如何進口,後來沒想到,台灣竟有公司在賣Kaya醬,亞坤這家賣Kaya椰醬的新加坡公司在內湖還開了家餐廳,你可以去那裡用餐,享受一頓Kaya土司烤得香噴噴的早餐滋味!

我們打了通電話去問,他們很高興竟然有人會拿Kay醬當送給親友的滿月 禮。Kaya在東南亞的意義是「豐腴」、「富裕」,你看看這些材料就知道how rich it is,這跟「Jin-Ho-Ya」的台灣風土還蠻搭的,不是嗎?

Kaya滿月時我們送給親友的油飯於是附上一瓶不起眼的綠色果醬,「這是Kaya,我兒子的英文名字就這個,抹在剛烤好的土司上,很香很好吃喔!」不知道收到這樣的禮物,聽到這樣的解釋,親友們心底都想到了什麼。大概只覺得是一對將兒子取成果醬名,然後很得意的怪夫婦吧,哈!

但我們那時心底充滿喜悅,時間走了四代的家族記憶,空間繞了地球一圈,兒子出生滿月,我們這對給了他名字的父母,反而內心充滿感謝,沒有孩子的到來,我們不會有這一趟意義豐富的人生之旅,而這一切都只是心思憶想的串連,在凝視桌上一罐綠色果醬的念頭瞬間。

Kaya

Kaya的滿月禮

 

才剛剪斷臍帶,從母親身體的一部分脫離,獲得自我獨立的小孩們,迎接他/她的卻是父親為他/她準備好的社會臍帶。

「名字」正是聯繫起子女作為「社會中的人」跟環繞著他/她開展的外在世界的那個「臍帶」。

「禾也」

「Kaya」

我知道這個在孩子還沒有誕生前便武斷地被決定的名字,將會是他自我認同的開始。

甚至,到我這父親離開後的許多年,在我無法想像的茫茫人海中,

我這傻兒子仍將跟著這一聲呼喚回頭,看著他人生碰面的許多人,想像那些人眼中的自己,成就與挫敗的酸、甜、苦、辣、一切的點滴邂逅,將塑造出他獨特的人生風貌,而這一切都將存放在我這父親預先為他準備的名字「皮箱」中被喚起、被記憶、被評量。

從「臍帶」到「皮箱」,人生無論如何是Kaya自己要走的旅程,但父親因為這段命名的過程,也就永遠留下自己獨斷的私心印記,這「名字」將會一直陪伴著他,希望Kaya以後看到Jerry老爹今天寫給他的這些文字記錄,仍可感受到父親親手編織如身上毛衣般的手工溫度,那是,父親就算肉身離世仍將不離不棄的愛。

 

 

 

 

One thought on “Kaya取名的家庭故事(寫給我兒子)之下集

  1. 這篇文章實在太好看了,
    原來kaya的名字有那麼多涵義,
    而且大概都是很好的意思,這是不是一種奇蹟啊?
    名字這麼豐富,我相信他的旅途也會很豐富,
    祝他一路快樂!!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