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Sight, Out Sight

時間晚上9:19,今天在外忙了一天,回到家看到老婆小孩,才有鬆了口氣的感覺,每天出門上班的老爹再忙回到家可以跟老婆談談小孩今天發生了什麼
事,可以跟寶寶玩耍上20分鐘,真的是perfect
ending。Febie在幫Kaya洗澡,我等一下要接手擦乾,換尿布,還有換新衣。之後換Febie接手,我去洗澡,最後三個人一起喊
Oyasumi,晚安!最近好像才比較有一天到了這一刻,身心都漸漸放鬆,而且壓力漸減的自然韻律。之前,真的好像作戰到最後一刻,才在人仰馬翻中攤平。DSC_0897

Kaya今天表現得比昨天更迷人,我出門後他跟媽媽配合的不錯,1點15分用中餐,媽媽晚點到,他也多睡一點點。然後是5點餵奶,大約5點
20分就入睡,剛剛8點30分起床。今天Kaya有些突破,就是晚間7點-9點這段完全拿他沒辦法的狂哭期不見了,剛剛還一直笑著跟我玩。希望明天一早證
明這不是延後之類的假象。另外一個好現象是沒有之前吐奶蠻嚴重情形,只有吐了一點點,希望這跟我們讓他固定時間餵奶有關,過幾天再多些經驗累積就知道了。


今天去台大參加insight的嘉年華,好熱,好亮,我眼睛真的挺辛苦的。我想盡職些就提前到跑了不少攤位了解一下加盟計畫的展示。InSight計畫才
實施四個月,基本的架構都出來了,還真的蠻令我印象深刻的。我中午碰到STS的吳等一群人,跟他們一起用餐,聽他們開會談一本STS關於「適當科
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的出書計畫,我在旁聽邊吃飯,最後跟他們交換一點意見,因為自己並非專門,反正腦力激盪講點圈外人的意見。回到台大水源校區的
Insight中心,2點正他們跟我們幾位審查委員簡報4個月來目前的成果,然後交換意見。

我跟其他一位同事是因為這國科會工程處計畫標示「科文共裕」才被拉進來的,我的角色應該就是讓工程學界的大老前輩們有些不得不想辦法跟人文社會對話
與合作的壓力吧。所以,交換意見時講了些比較會有這樣效果的話,真的不好意思。我覺得應該再客氣些的,有點跨界撒野的感覺,但如果我一直很客氣,沒有創造
一點「張力」,那好像也蠻失職的。我發言提到設計,實踐的官政能教授跟著我後面發言剛好可以順著講,後來走出會場,我們還站著聊了一會兒,非常有趣,有點
欲罷不能,可惜大家都很忙,否則真的應該可以很過癮。

其實,科技與人文如何共裕已經是老問題了(我之前一直以為是「共浴」),但難得有這樣
一個平台,一定不能錯過機會,這不只對工程文化,對人文社會的學者也是深刻的挑戰。有點難堪是,人文社會這邊沒有對等的壓力要進來,但無論如何能夠因此有
第三類接觸也很好,更深的challenge其實都不是這個幾年計畫所可以克服,因為台灣幾十年來OEM製造文化的社會風土,本來就讓對話碰撞的土壤有些
乾枯,能夠翻動些土壤,讓植物在當中滋長更有可能maybe就夠了。

Febie今天有兩個朋友來訪,她很高興的樣子,也一直跟我誇獎今天Kaya有多乖,她今天寫的blog是「甜蜜的一天」,在外忙了一天,知道太太與小孩過了這樣的一天,真的很滿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