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歲老爹的心底話

這兩天天氣都很糟,寫blog的同時外頭正下著傾盆大雨。有了小孩後,我們開始會留意陽光,變成「向光性」的動物,有時為了靠到窗邊讓Kaya享受一下日光,有時為了開開窗子透透氣,有時是為了曬Kaya的衣服,能夠拿太陽曬過摸起來舒爽的衣服給Kaya穿,感覺好像給他「幼秀」的皮膚多些特別疼惜。當然,像這樣糟的天氣,我倆就不禁皺起眉頭來。DSC_0425

滿月好像是個里程碑,我們成功在家坐月子,母親幫我們料理午晚餐也功成身退,本來以為雖然一切開始要靠自己,但我們有一個月來熟能生巧學到的「撇步」,應該沒有問題,就要漸入佳境。有過經驗的朋友可能聽到這裡就要開始竊笑。Kaya這幾天開始變得高深莫測,他可能因為絞痛開始會有莫名其妙的狂哭,喝起奶來也會有一段時間不那麼順暢,這無形中給了我們更多壓力,因為我們幾乎無法做其他事,然後他可能因為肚痛無法吃好睡好,開始變得非常敏感於聲音,這幾天也還在摸索適應中。

我發覺,一旦意識到Kaya有可能只是過渡期的「腸絞痛」,不再心煩氣燥,調整了跟Kaya的互動方式就變得好多了。其實就只是更溫柔些,調整他的小身子時更緩些,多來幾次拍背,每次都緩些輕些,多留意他的身體動作與表情,多換一下尿布,多些輕柔的安慰,用少量多餐,以配合他舒服睡舒服吃為原則,慢慢好像就又回復控制,精神體力依然消耗,但心情起碼不會亂成一團,Kaya每次哀號時間縮短。只是,這樣一來,我們休息的空檔就被壓縮到非常短暫而支離破碎。

因為下週扣除去開勞資協調會、還要安排送滿月油飯,另外週五又要到台大一場3小時的演講。我一天本來就沒多少可用的時間,如果再來回奔波,幾乎沒有辦法做任何事。週五實在沒有辦法,只好請兩位助理到我家裡來工作,結果,一整天我幾乎只有片段的幾次可以跟她們溝通。被正在腸絞痛的空檔中努力睡覺飲食的Kaya完全佔據,也只能讓Febie自己一個人去婦科回診。晚上Febie的兩位乾媽來看Kaya,給他紅包祝福,也買了「葉黃素」給老爹加油。週五晚,我們晚了些睡覺,我在確定母子都就定位後,整理環境,清洗消毒奶瓶,檢查一下內外,然後才結束一天的奮戰躺平。

週六,我睡了一整天,我知道Febie需要我,但身體已經不聽使喚,起來餵奶時套上口罩,擔心自己真的是感冒了,然後邊餵奶邊打盹。迷迷糊糊中,我清楚Febie大約也有了變化,因為她開始在我一接手時消失,不是像過去趕忙做家事、寫點blog或看看Youtube,而是消失在臥房中躺平睡著。昨晚,我們一家三口睡在一起,好久沒有這樣,我只是擔心Febie與寶寶會受不了,希望半夜Febie最辛苦的時候,我終於充完電可以起來接手。我們家滿月後反而家事一堆丟在那裡,前一天吃晚餐後的剩菜還在桌上,該洗的衣服還是丟在地方,我們都完全被Kaya的新狀況綁死。

清晨6點起床,我開始接手,換尿布、換衣服、餵奶、安撫、想辦法一直拖到9點40才將Kaya交給好不容易捕了點眠的Febie。原來她5點還起來洗了Kaya的衣服,還吊起來曬。我跟日文吳老師約了好久,終於有機會跟蘇教授一起把《基礎社會學》親手交給他,約的時間是10點在我過去很熟悉的大安捷運站旁Starbucks,到了才想到自己早餐還沒有吃。上次跟吳老師碰面是剛回國,我脊椎側彎那時最嚴重,聊到一半因為身體不適只能匆匆告辭。這次帶來一本書、一些Kaya的照片,不太聽使喚的眼睛,一個等待修補的學術夢,環境很熟悉,但變化如此之大,讓人不禁唏噓。

去的路上,在計程車上,我想到兩年前出國前老師拼了老命陪我惡補日語的樣子,想到我那時在他面前信誓旦旦談給自己設定的使命,出發前不諱言的恐懼,還有給自己的信心打氣,想著,眼淚不聽使喚跟著滾出眼眶。很奇怪,感覺到眼淚流下面頰的溫熱,竟也可以給我一點心還在跳、「相信」還存在這殘喘身體內的安慰。

吳老師日語教室已經沒了教室,但師生三人的會面就自然創造一個熟悉的「空間感」,彷彿一瞬間回到那無形的教室,一個象徵性的原點,再次提醒我檢視自己的「初心」。離開時,我一直在問自己:「還相信嗎?」,「不再相信的我,下一刻死,可以通過自己的審判嗎?」,就算離開中研院,就算離開學術界,這個問題還會一直跟隨糾纏著我,我所恐懼的人生悲劇一直是「在自我厭惡中結束生命」,我是不是因此應該再勇敢些,更孤傲些?想想,人本來就是脆弱的存在,而意志最終才是生死存亡的關鍵,從這裡再退一步,我的身體只會更加脆弱,不是嗎?DSC_0402

回到家才知道,短短兩個小時間,Febie竟然一個人幫Kaya洗了澡(我們之前都是兩人協力),換了衣服,清了環境,又餵了奶,還讓焦躁的Kaya安祥地入眠。Febie媽媽表面上看來柔弱,但其實真的要比我這老狗堅強而意志堅定,Jerry老爹要更有元氣地過日子,給媽咪加油,給寶寶打氣。

這則日記是在Kaya五次甦醒與哭號的間隙中完成的,滿月剛過的Kaya一直都這樣子。寫blog的這段時間,Febie又一次靜靜撤退到臥房裡睡覺。最近以來,Febie寫了不少blog,我知道她是想要給Kaya留些紀錄,有些其實是她一直希望我幫Kaya寫的。

我希望Kaya長大後還可以回來這裡看看年輕時的媽咪,知道他有個「真的棒極了的好媽媽」。

至於老爹啊,希望長大後的Kaya會看到。

在45歲身體糟透、事業重挫的2008年,Jerry老爹有了Kaya,也是從這一年開始,他開始振作了起來,拼了精神體力都慢慢走下坡的10年、15年,好努力好努力地跟Febie媽咪一起把Kaya寶寶帶大。

15年間,老爹終究還是會慢慢衰老,Kaya也一定會漸漸茁壯長大。想到這裡,爹地在餵Kaya奶時自言自語跟孝順的Kaya寶寶手指打勾勾有過約定,以後一定要結結實實地接爹地的棒,好好照顧疼你疼得不得了的Febie媽咪。這是Kaya滿月時,老爹曾經跟他說過「男人間的心底話」。

0 thoughts on “45歲老爹的心底話

  1. dear jerry, mandy, shopping
    真的耶,很催淚。
    我都哭了
    昨天忙著餵奶,只看了一半。
    後半段原來這麼感人~~~
    febie

    Like

  2. 加油!!再忍耐一下,過了頭兩個月,這一切都會好轉~ 以前常聽有經驗的前輩說,生小孩、帶小孩的辛苦都會隨著時間淡忘,現在真的覺得一點也沒錯!!隨著寶貝的作息越來越規律,笑容越來越多,那頭兩個月手忙腳亂的日子,真的彷彿是好遠好遠以前的事囉~
    小寶貝剛滿七個月的媽咪

    Like

  3. Dear Iris,
    謝謝妳的經驗之談與鼓勵,我每天觀察分析Kaya的變化,最強烈的感覺是,寶寶實在變化太快了,幾乎幾天就有些微妙的變化,每次新的挑戰出現,其實也是新的觀察樂趣的開始,可惜沒有辦法都一一紀錄下來。
    Jerry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