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試題背後—(by汪宏倫,Jerry的朋友.同事)

今年的大學學測國文科試題出現俗稱「火星文」的網路用語與符號,輿論一陣嘩然。大部分的討論集中在「題目是否恰當」或是「數位落差造成不公」等問題,卻少能觸及背後的結構因素。火星文並非孤立的個案,放到過去十多年來台灣教育變革的脈絡中來看,它的出現其實有跡可尋,而其背後潛藏許多結構與倫理的問題,值得進一步檢視。

把網路或流行文化放入考試題目,火星文並不是頭一遭。幾年前的大學學測曾出現過當時流行的網路笑話「泡麵與小籠包」,而包括國中基本學力測驗在內,過去數年已有《魔戒》、霹靂布袋戲、偶像歌曲、多啦A夢等出現在考題當中。每次考完之後,媒體多半以「多元活潑」、「生活化」等評語予以肯定。

如果我們把視野擴大一點,火星文試題和近年湧現的各種光怪陸離的教育現象是同時並存的:在校園中大跳天鵝湖與鋼管舞的校長與麻辣鮮師們、各級學校上山下海爭奇鬥豔的畢業典禮、每年挖空心思以各種行銷手法招攬學生的大學博覽會等,不一而足。如果上述現象都已經司空見慣,成為眾所認可的常事,那麼在試題上面變一點小花樣,又有什麼好值得大驚小怪的呢?

當前的教育體制,上上下下瀰漫著一種媚俗的心態,這種媚俗心態至少有兩個結構性成因,一是消費主義,一是相對主義與反智傾向。隨著教育的市場化與教科書的商品化,消費主義與消費文化也開始橫行於教育體制當中。作為商品販售的教育很大一部分是要去取悅消費者(學生),因此媚俗成了極為清楚的傾向。

以教科書為例,筆者曾經擔任九年一貫教科書的審查委員,發現教科書當中的媚俗傾向令人咋舌。傳統的知識體系與平鋪直敘手法無法吸引口味越來越重的學生,因此教材中充滿許多誇張花俏的流行用語,即使電視節目與廣告標語也被大量挪用。在「快樂學習」的前提下,學校教育未能批判地檢視資本主義下的消費文化與商品邏輯,反而努力去迎合學生的享樂慾望。跨國廠商、偶像明星乃至流行品牌,都被納入「貼近生活經驗」而又「活潑生動」的教材當中,以「知識」之名被公開傳授著。

與消費主義同時存在的是相對主義與反智傾向。近年來學界流行「建構/解構」、「抵中心」、「反霸權」等概念,伴隨相對主義的風潮瀰漫於教育界當中。這些批判體制的思潮本身有其時代意義與進步性,但一旦成為一種流行時尚被盲目追隨之後便產生許多弔詭的現象:在中心的人提倡去中心,有權威者要反權威,傳授知識的人在努力解構知識,制訂標準者把所有的判準都相對化。

體制內的人搞起體制外的事情並自詡為開明進步,這就和試題把隨著上下文脈絡而變動意思的「orz」符號規定成「五體投地」一樣荒誕。這個時代流行的氛圍是對普遍真理與價值的懷疑,是非善惡的判準不再,人們對知識也缺乏最基本的虔誠與敬重,即使是以知識作為專業的人也不再尊重自己的專業。曾有人批評近年來的教育趨勢是「有常識、沒知識」,火星文試題為此提供了活生生例證。

火星文試題其實是整個台灣社會價值迷亂的縮影,主事者在面對外界批評時,反應與當前的政治人物也沒什麼兩樣,那就是強詞奪理,不知反省也不願認錯。如果鄉愿確為德之賊也,那麼在這個上下交相賊的時代,政客忙著討好選民,廠商忙著取悅消費者,教育者則忙著取悅學生;人們被偷走的不只是當下的是非善惡判準,還包括了對未來的盼望與期待。

火星文試題在健忘多變的台灣社會當中很快就會被淡忘,但是那些被偷走的東西,什麼時候才還得回來呢?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本文刊於《中國時報》,2006.1.26)

9 thoughts on “火星文試題背後—(by汪宏倫,Jerry的朋友.同事)

  1. 在報紙上看到這篇評論時,覺得終於有一個論點,能跳脫語言教育,或是(語言學上的)”prescriptionist vs. descriptionist”這類模式傳統、卻也爭不出個什麼東西的論爭,而直接攻擊比語言問題更瀰蔓四處的病徵:相對主義跟媚俗,
    好奇想請問Jerry的事,對於相對主義(或是知識的相對主義化)一事,有什麼樣的書或資料可以推薦,當個起點的嗎?

    Like

  2. 我整晚到三點還睡不著,因為很多話想講,很多自我反省。真的很慘。明天睡好些後,我想好好寫些東西,很直接了當的。汪是我的好朋友,他的辦公室就在我隔壁,我的blog裡想寫而寫了一半的,不敢講白的,對於媚俗的憤愾,對於「進步」思想的唾棄,對讀書人裝腔作勢的厭惡,對年輕人被cliche毒害的憂心。。。經常就跑到他房間裡罵。但是,我畢竟膽小(我正在檢討),現在汪寫了,不怕被當成退步的保守主義份子,我老實說,敬佩他的勇氣。他每次都要我寫,說他才不怕,這次他展示給我看了。我經常跟他開玩笑說,我們這個中研院的corner,應該成立個「圖爾幹文化復興委員會」,哈。你說得對,我給他的建議就是,只要站到圖爾幹的範圍內就可以避開一些不必要的困擾,那是最佳防衛與攻擊位置。要我建議誰的東西?其實真的很多,他的清單跟我不會一致,總之,覺不會是當下學者流行掛在口頭上的那些。已經半夜3:00了,我不希望自己熬夜的問繼續惡化,先寫一點回應。

    Like

  3. 斗膽請問,您看過那個題目了嗎?
    我很認真地看過題目之後,以為那個題目所要測驗的不過是正式場合、妥當運用語言文字的能力,火星文是其中一種「不妥當」的,如果知道如何通順且恰當地表情達意,是否出現火星文,實在一點都不重要。
    我不知道出題者對火星文到底了解與否,但是,有太多討論都失焦了,看到「火星文」三個字就有一大串文化論題可做,老實說,真的令人失望。
    臺灣教育的問題,或者說臺灣的問題,就是外行管內行,內行不敢說話。外行要管內行也不是不可以,多元社會本來就容許各種聲音。只是,只是善良又熱心的外行們啊,請循其本,先把題目看完、看懂、看仔細吧。

    Like

  4. 路人先生,
    雖然我不敢說祭出名詞就一定代表什麼,但是你說的「外行要管內行也不是不可以」我是萬萬不能同意的。當我說「『prescriptionist vs. descriptionist』這類模式傳統、卻也爭不出個什麼東西的論爭」時,我確實是在以一個語言教學、文字工作、或就是廣義地對語言議題關心的人,在試圖尋找一個反省的角度。
    而且,你恐怕弄錯了Jerry以及汪文所關注的了。問題並不在於火星文本身。問題在於從這件事的開端、出題者的姿態(起碼是在媒體上呈現的姿態;多少旁人的「緩頰」不能算數),以及放在一個更大的脈絡下,所突顯出來、令人憂心的事:台灣的教育祭起「生活化」與「快樂學習」的大旗,行媚俗與知識的相對主義之實──「生活化」與「快樂學習」和「火星文」本身都不是問題。它們本身甚至不是價值。但是「在公共化的教育裡面以『生活化』之名灌輸虛知識(pseudo-knowledge)」則是個倫理問題。
    對了,題目是一定看過的。3Q。

    Like

  5. Jerry,
    你講到了阿奇里斯的腳腱:「不怕被當成退步的保守主義份子」。當進步變成唯一的價值,不跟所謂的「進步」站到一邊時,這樣的進步豈不正是最反動、最保守、最壓迫人的嗎?

    Like

  6. Jerry: Sorry 可能要請你修改我前一篇 comment,並將這篇 comment 殺掉。「不跟所謂的『進步』站到一邊時」應改為「不跟所謂的『進步』站到一邊,就會被貼上種種守舊保守的標籤,甚至因此失去了取寵的市場時」

    Like

  7. 「看過」不等於看懂、看清楚、看仔細。焦點確實不是「火星文」,然而各種攻擊之所以可以言之鑿鑿,乃至於發展出命題者姿態問題(老實說,我還沒看到命題者,到底是誰?這不是應該保密的嗎?他們的姿態在何處外現,可否告知?),原因在於沒有看懂題目。
    如果看懂了,也許你會和我有一樣的感慨。竊以為命題者搞不好是最反對生活化、最反對快樂學習,最反對「在公共化的教育裡面以『生活化』之名灌輸虛知識(pseudo-knowledge)」的。
    其實你們是同路人。然則因為其他我所不能了解的因素,導致對於題目嚴重誤讀,遂自相殘殺。這比高舉生活化之大旗更令人激憤且哀傷。

    Like

  8. 對不起,我還是調整睡眠時間,沒有上來查。
    一、我知道題目的,怎麼判斷出我跟汪沒有看過題目?汪的批評重點不是出題委員「支持火星文」,這點讀汪文應該可以理解。
    二、我每次碰到刪除comment就很頭痛,因為回應接在一起,刪掉一則,別人的話就好像落單,要刪就要一起刪,但這樣就牽涉太多溝通與同意。我以前失策作過一次,就弄得很不愉快,好像在作文字檢查。我想如果後續解釋清楚就沒有問題了。
    三、請大家意思表達一下就好,不要陷入一直爭辯不休,傷了和氣。
    四、我想Lukhons很準確地把這當中的一個節骨眼rephrase的了一遍。我看了「路人」的最後說明,我大概是懂了想要講的意思。這也是個好的提醒。那,我是不是可以這樣作個回應。假設出題者的意圖如路人所說(我們在出題者「意圖」的確認上都面對一定的不確定性,但那「可以」不是個重點),那麼社會上對此出題「生活化」、「快樂學習」、「多元化」的評論恐怕會更讓她/他膽顫心驚吧?這樣轉個角度,應該還是可以讓我們窺見時代流行的思考慣性吧?(只是,maybe,委屈了那位出題委員了)
    五、汪的發言不是偶然的,他針對教科書作過好幾年的經驗研究,並且也寫成學術論文了,是長期觀察而有所感。
    六、汪把「火星文出題」當成引子,或許對該出題者的意圖有些文字上透漏的揣測,容或有些不公。但我跟汪所關心的對象其實是更大的時代思想病,這點希望大家一起來關心。
    七、教育其實只是一個表徵,它反映了更大社會對「公共性」的感知方式、其「道德智識」的存在樣態。我們無論如何都應該要對shaping我們種種「直覺」的時代風潮保持警覺。
    八、新年快樂!和氣生財!; )

    Like

  9. “筆者曾經擔任九年一貫教科書的審查委員,發現教科書當中的媚俗傾向令人咋舌。”
    我想問汪宏倫,你可曾致力一搏?還是如你所批評的那般”媚俗”?
    Jerry,你呢?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