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nyian “Social Embeddedness”

【這是與禮忠合寫論文中刪掉的段落,保留起來做紀錄,這三點鑲嵌是禮忠的閱讀整理,他現在人在芝大社會所攻讀博士學位】

社會科學要證成自己的「科學性」,往往力圖將自身與「道德」、「倫理」等規範性字眼區分開來。經濟學以自然科學為師,沿用了這樣的一種立場。然而,理解社會現象所蘊含的倫理性質以及倫理思維在現實經濟生活中發揮的作用,與在意識型態的牽引下以科學為名偷渡倫理規範的論述,根本是兩回事。忽略與貶抑倫理的經濟作用是經濟科學原本不需要付出的成本。

針對理解社會現象中所蘊含的倫理性質,博蘭尼(K. Polanyi)所開啟的「鑲嵌」(embeddedness)觀念在建立結合道德與經濟的經驗研究上深具影響。Polanyi在不同脈絡下討論到「經濟鑲嵌」時,其實都牽涉到經濟生活的道德意涵與機制,不管就政治的鑲嵌(例如:市場的國家建構)、社會鑲嵌(例如:經濟行為的社會取向動機)與生活整體的鑲嵌(例如:商品使用的社會脈絡),我們都可以看到由這些關係的鑲嵌上所衍生出一定社會倫理的規範認知與要求。

可惜的是,「鑲嵌」概念晚近的發展與應用,往往忽略了此中的倫理意涵,不是狹隘地將「社會」僅理解為行動者所處的人際網絡或組織關係(Granovetter 1985),就是集中在建立各種層次、各種面向的不同鑲嵌類型,因而漸漸遺落了對Polanyi所提出關鍵問題意識的釐清與深耕。

一、 政治關係的鑲嵌:在考察自律市場形成的非自然、非演化過程時,Polanyi指出,自律市場的誕生建立在階級的權力結構並通過國家強行實施的基礎上,因此他說:「自由放任絕非自然產生的。通往自由市場的大道是依靠大量、持久且統一籌畫的干涉主義,而加以打通並保持暢通的」。因而,「自由放任是刻意造成的;而計畫經濟卻不是」(p238-240)。Polanyi在指出國家乃是自律市場的幕後建構者的同時,也強調了國家所具有社會保護施行者的角色。

二、 社會關係的鑲嵌:此為Polanyi最為人所知的部分。關於這點他說:「人類的經濟是附屬在其社會關係之下的……他的行動是要保護它的社會地位、社會權力、社會資產。……經濟制度都是由非經濟動機所推動。」(p115)對於博蘭尼而言,維持社會連帶的動機,遠甚於個人牟利的動機,而後者盛行的市場社會反而是人類歷史上一種很特殊、而且不穩定的形式。

三、 生活整體的鑲嵌:Polanyi的洞見在於,指出市場自由主義的內在矛盾之一,是必須將「商品」所蘊含的社會倫理性質去除,以便讓市場機能完全處置。而社會一旦完全臣服於市場法則而被組織起來,將由於違犯此一社會倫理性質,不可免地導致社會失控的災難,並自然地帶來社會自我保護的反制力量。這裡,Polanyi提示我們,需要關注到人們要求尊嚴地生活的基本價值(例如:家庭生活、鄰里關係、自然環境、工作條件等)。

Polanyi的觀點提醒我們注意到:市場的人為建構性、社會價值與規範在經濟活動中的導引作用、以及「商品」鑲嵌於社會的倫理性質。然而,他的分析仍舊留下許多待解的問題:他的分析僅集中在勞力、土地、與貨幣這三種「虛構商品」,然而其他的商品是否也具有這種倫理性質?若有,如何形成?關於「社會保護」,人們如何在複雜的實際市場環境中意識到社群倫理的被侵害?如果按照Polanyi的說法,自由市場一開始就是出於對真實狀況的「誤認」(或者,將短暫與侷限的歷史現實理解為普遍的真理)而發展起來的,那麼社會的自我保護運動又是如何穿透由「自由市場」語彙所構築出來的精密論述?或者,如何在市場意識普行(與無視倫理的「經濟科學」獨霸)的當代情境下,發展出根植於社群倫理的集體訴求與目標?這些問題無一不對Polanyi理論的後續運用構成嚴肅的挑戰。

One thought on “Polanyian “Social Embeddednes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