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遠的、親密的社會學

過去幾個月,我經歷了一些宛如轉轍的心態轉變。

兩年前剛剛進入SCID,我給自己約定,兩年內只專心跟設計系師生在校園裡對話,課堂裡儘量口不出社會學、也給自己下禁令人不回社會系,先在設計學院與設計學圈裡全心全力融入,轉譯社會學成起碼跟設計有對話性、可轉換連結到實作的一套詞彙或語言。然後兩年約定的時間一到,我會開放自己離開「田野」的現場,遵守給自己的約束回去拜訪社會學圈,誠懇地傳遞從我有限的設計田野經驗學到的東西,盡力分享社會學如何在這個時代發聲以便保持relevant的心得。

Continue reading 疏遠的、親密的社會學

經濟社會學的出版動向

Fred Block的《後工業機會》寫中譯本導論時,我曾經對經濟社會學的發展有如下一段簡要的介紹:

1980 年代開始大量湧現一些經濟社會學的優秀作品。Harrison White(1981) 發揮數理長才,以網絡分析的工具試圖回答:「什麼是市場」的問題。接著他之後,Mark Granovetter(1985) 根據求職行為進行勞動市場的網絡分析,提出「弱連帶的力道」(strength of weak tie)的論點,一鳴驚人。Ronald Burt (1982;1992) 的網絡研究最終翻轉了 Granovetter 的推論,強調結構洞(structural hole)是決定市場競爭的關鍵。除了網絡模型之外,Neil Fligstein(1990) 研究美國企業的長期變遷,發展出組織治理、經營文化、政府管制與權力結構間互動的場域分析。Vivian Zelizer(1983) 知名的經濟社會學三部曲,從文化角度精巧地挖掘出意義調整的市場動態。James Coleman (1988) 從理性抉擇出發,點出社會資本所發揮的經濟角色。過去 20 年來經濟社會學從默默無聞,到相關學會陸續成立、專業期刊一一誕生、教科書持續增加、越來越多系所標示其為核心領域,專書出版倍數增加,到最近開始世代交替,新一波的年輕學者逐漸崛起,不僅構成社會學中最有活力的新興研究領域,而且也確立了其作為社會學核心的地位。





從最近的出版目錄看來,經濟社會學的動力仍舊強勁,而且還有些有趣的書籍正要出版。

Continue reading 經濟社會學的出版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