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大學教學的一些雜感

這次到日本東北大學教書,課程的安排非常新鮮,是由我跟另外兩位東北大學的老師合開一門課程,所謂的「合開」,並非只是把一學期的課給切開成三等份,一般好像都是這樣,起碼我經歷過的合開課程是那樣。我們的課程每個禮拜三個老師都會到,但每週只有一個人帶領課程。

不知道為甚麼一開始有點像「混浴」、坦裎相見般害羞不自然,哈。一開始我有點緊張,或者說困惑,不知道這怎樣進行,也不知道分寸開如何拿捏,因為其他兩位老師都很親切,結果證明還算順暢。

我一直都有個看法,大學以上的高等教育恐怕教育品質是最差的,因為這些老師完全不需要修甚麼教育學分,當然也幾乎沒有相互觀摩演練的受訓經驗,每個人都靠自己摸索出一套作法,或者說生存法則,教學成長的空間並不寬暢,對於只會研究但不適應教學的教授就不太好受。

還好,人們對大學裡教授的教學好像也有些不同的評價標準,「學問好不見得教書」加上「大學生要主動自主學習」等等的看法都可以對教授多些寬容。無論如何,我想要說的是,我在東北大學的教學經驗應該對大學裡教書的老師也很珍貴吧?每次都像在教學觀摩一樣,尤其對我這種研究單位的人來講更是新鮮。

開學到現在已經七週左右了吧?我有蠻多的感觸,對大學院校裡教書的老師們來講一定覺得莫名其妙,但我想來寫一點點紀錄。

當然我的樣本非常小而且很可能一開始取樣就偏差了,這是COE的課程不是社會學的專門課程(這讓我有點不知道要怎樣要求),然後學生來自各種學科背景(從文學到數學),然後這個課程用英文教授也樹立很多師生的溝通障礙(這裡的學生英文並不佳,起碼表達上有困難),我也不知道東北大學多有代表性。這些廢話說完之後,我想說第一個感想是:

這裡的老師真的對學生非常やさしい,非常溫柔體貼,我一開始非常不習慣。譬如說給學生交代閱讀材料時怕太多給學生壓力,一次課程前後只有90分鐘,但老師們用了約60分鐘在慢慢講解學生讀的東西。學生問問題,老師就馬上再解釋清楚。我覺得學生好像在旁邊看秀的,或者老師好像bartender一樣。我們讀到Blau & Duncan的古典論文時,其中一位教授用了很多時間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解釋path model。這些對我都是震撼教育,跟我的教學想法完全相反。

這讓我回想起老美的教學方式,尤其到了研究所的semi,都是學生在報告,老師問問題,偶爾講一下。跟日本的這個課程給我的感覺剛好相反,台灣還是比較美式作風。想想,正如我開頭講的我真的也不知道別的老師怎樣教的,這話好像也不準。不過,經過幾週下來的衝擊後,我開始有點檢討自己,開始覺得自己在台灣研究所的教學會不會「太殘忍了」?

想想,美國教授也有やさしい的一面,譬如他們一般而言非常會鼓勵學生,不管你說了甚麼基本上總是誇獎的多。所以啊,我虛心檢討,還可以對學生多些鼓勵,多些體貼,多些扶助。差點要講「阿彌陀佛」了,好像自己犯了甚麼殺生之罪般。

雖然,我還是堅持自己的理念,譬如我真的相信,日本學生會喜歡接受挑戰的,喜歡多些時間給他們腦袋習作,喜歡一起探索的樂趣,如果老師可以放膽給他們多些空間,因為我相信會到研究所上課的學生基本上是「愛智的」、性格上也喜歡獨立思考,喜歡自我表達(我的意思不是口語表達能力,而是表現抒發自我)。可惜,我沒有機會在日本證明我自己的理念。

另外,我還學到很多教學的技法。

譬如我現在在觀察學習的就是老師怎樣寫白板,聽起來很好笑吧?我真的很佩服,這兩位老師真的很清楚怎樣在白板上寫下重點key words,學生一看就可以很快有個頭緒。先寫哪裡,然後再寫哪裡,字體大小、順序位置。好像他們腦裡都已經有個草圖在上面一樣。

我的方式真的跟亂塗鴉一樣,字寫得也很草,我看學生不要看還好,看了只會覺得腦袋一片混亂。我比較像在腦力激盪亂塗鴉,圈圈叉叉一大堆,線畫過來畫過去,有時打星星,有時打問號,完全沒有章法。

還有他們使用投影片的方式也非常酷,譬如把整個圖表投影到白板上,然後再在白板上畫線,寫字。可能很多人都是這樣做的,我只是大驚小怪,但我真的覺得印象深刻,怎麼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我想學校教書的老師們如果能夠多些人寫blog就好了,可以經常交換教學經驗與資源。想想Febie,她真的非常大方熱情,每天找到甚麼、想到甚麼教學點子、資源就放到blog上,把許多幼兒英語老師的熱情也都一起激發出來,最起碼一堆人一起學習也比較不會落單。Febie剛開始寫blog時還沒有很多幼教英語老師寫blog,但現在她說已經有快30個囉!想想,一個活潑的knowledge sphere就這樣誕生了。

高等教育或許更需要blog吧?我還是覺得,真的很可惜,blog被這樣冷落在那裡,只有我這種怪教授一個人在這裡寫些沒有頭緒的教學體驗。

14 thoughts on “東北大學教學的一些雜感

  1. Dear Jerry,
    (●・ω・)ノ★。、::。.::・’゜こんばんわー☆。.::・’゜★。、::。.::・’゚
    請繼續寫下去吧!我會來跟你分享的,雖然對於大學的教學我是門外漢,但你寫新得,我負責感動,然後替你加油!
    我是你跟Febie的超忠實觀眾加聽眾喔!家庭錄音也請持續喔!還有還有你照的照片非常漂亮!真是多才多藝的你們倆!舉凡英日文,舞蹈,藝術,烹飪,科技都有了,以後你們有孩子也不用送到才藝班了,就上你們的Blog學吧!呵呵, Jerry晚安喔! 祝你跟Febie的日本生活順心

    Like

  2. 又是我 XD
    我不敢說日本的這種方式一定是好或不好的
    但是至少我覺得 一部分的日本學生念研究所 原因只是找不到工作 ..如果是基於這種前提而存在於校園的學生 唸書的目的就跟”愛智”與否 無關 只跟生存有關
    另外 日本這樣的學習方式 如果學生自己又不多觸類旁通的話 很容易造成坐井觀天 不知天高地厚的狹隘 也說不定
    另外 我不覺得對學生過度的溫柔是好的 因為他如果不能再校園這種安全環境裡 接受一些適度的刺激 進了社會 又要被雇主或是他自己覺得 理論跟實務脫節諸如此類的評論 疏不知及有可能是當事人的眼界和意識沒有辦法消化融會貫通 XD
    日本在搞企劃書製作和圖表陳列是很有一套的也是值得學習 以本校為例 每間研究室都有兩個電子黑板 一個固定的普通白板 要實現打在白板然後白板上寫字 這基本不是難事

    Like

  3. 「高等教育或許更需要blog吧?我還是覺得,真的很可惜,…」
    其實有多少人是因為「社會學」而來逛你的blog呢?我想應該很少吧. 學術的東西本來就不吸引人啊. 要做一個學術性的blog 恐怕更累吧.
    老師, 你的學術工作在你的blog裡面其實只是一個「背景」, 我想沒有人是因為這個「背景」常來逛逛的. 我滿佩服你的, 試著把這個「背景」變成「主角」之一….
    可能多數人跟febie一樣, 在這裡只是看看圖片而已吧

    Like

  4. 我是個固定路過的人
    三不五十會來查看有沒有新東西
    但我不是為了看照片或其他影音資訊
    完全是為了想看新文章
    尤其是有關於作學問的心得呢
    雖然不認識blog的主人
    我很喜歡這個blog
    如果能有多一點這樣討論學術的地方
    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Like

  5. Dear阿福,
    阿福啊,我這個blog裡可說是幾乎沒有圖片喔,你啊,老是犬儒過度的感覺。有時候,人啊,樂觀是一種necessity,不然就一步都走不出去喔。你「願意相信」甚麼?我問你,哈。不要說沒有喔,那就太「阿福」囉。
    Dear Chen,
    你說的也有道理,高學歷難民好像不少,我確實也去過一些學校,實在感覺不出甚麼學術熱情。不過,東北大學的環境應該還不至於,這裡的研究氣氛還是熱絡的。至於對於日本的教育環境,我不好多說甚麼,我現在就常想到,如果能的話,真想比較一下,去東大看看那裡社會學所的教學情形如何?我的另一個感想是,台灣年輕學子蠻有希望的,只要視野保持開放,腳步一步步踏穩,我現在覺得蠻有信心的。高等教育台灣應該起碼不會比日本差。
    Dear Mavis,
    謝謝你的鼓勵喔!讓我覺得自己的冷場子好像也熱鬧了一些。據說我跟Febie的blog讀者有分「Jerry系」與「Febie系」,你應該是兩邊都跑的博愛型吧?起碼我沒有少一票,哈,平手!
    Dear Ilya,
    我讀了,很有意思。可以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仔細一個click進去讀,我的blog hyperlink不太勤快,應該檢討改進,這不是blogger該有的作風。我下次想想再寫點繼續回應。哈。
    Dear Fabia,
    是啊,我就記得我的socioblogist都不放照片的啊!哈。阿福那人就是那樣,他沒有打擊我士氣的意思(但好像真的被打到一點點了,阿福~),謝謝你的鼓勵。寫blog如果沒有爾而一點回應,真的有時會覺得自己竟然自言自語,是不是有點精神問題?哈。

    Like

  6. 阿福你亂講……人家這裡我可是一定會來看的
    只不過因為我不是學社會學的
    所以無法參與討論罷了
    但是做學問的方法都是相同的
    像我就一直再等 “「衝衝看」之前先想想這些” 的續集
    再說 我當初可是因為Socioblogist 這個 Blog
    才一直留下來 變成「Jerry系」的老顧客的
    可不要看輕這裡啊~~ 這裡寫的東西才是重點哩!!

    Like

  7. “高等教育台灣應該起碼不會比日本差。”
    同意 :]
    當然 在任何地方總是有不熱情於學術的老師和學習態度差的學生了 Orz

    Like

  8. 我也覺得這裡的東西對我才是重點。每日造訪,收穫良多。不過我幾乎不會看照片跟影音訊息,這樣好像也是另一種極端:P

    Like

  9. 阿福,
    人家偶而還是會看Jerry的socioblogist的啦,
    只要不是太艱深的話~
    以太太的觀點來看的話,我最喜歡的還是他開心搞笑的文章。 我如果也懂社會學,應該會愛死這裡吧!
    febie

    Like

  10. “一次課程前後只有90分鐘,但老師們用了約60分鐘在慢慢講解學生讀的東西。學生問問題”
    看到這 我不禁懷疑這是學部的課吧?!
    在日本大學院的課 就我所見所聞(東大)
    老師上課通常像就您說美式Semi
    在學期開始時發一大堆資料書單和由修課同學”認養”報告
    每週由認養報告的同學對報告作整理簡報
    再由同學發問質疑
    大多的問題是必須由簡報同學回答的
    除非回答不完整或不正確
    老師才會回答
    在最後也許會談談感想
    感覺上
    老師說話的時間其實沒有台灣老師講得多呢

    Like

  11. 我想應該也是那樣。東北大的這個課程狀況特殊,首先學生的背景差異很大,有文學、藝術、理工、法律各種背景的人,幾乎我認為是基本概念的東西都不能夠assume他們知道。還有,語言也是困擾吧?閱讀英文的文獻可能有些障礙,加上要用英文發問回答。我的經驗應該很沒有代表性吧?對東北大本身也沒有代表性。我在想如果在台大、清大用英文授課,學生會變成怎樣?我沒有經驗,很難想像。

    Like

  12. 學長:
    偶而經過看你們家的BLOG,內容之豐富,令人驚奇。
    提到日本研究所教學的方式,經濟學研究科這邊的方式比較類似美國的方式,都是學生發表,老師提問題。我老師更是要學生準備好東西教他,而不是一味的老師教學生。
    據說這樣子會比較有學習效果,不知道真的假的。
    不過唸書沒有老師指點的話,大概也是會唸得很迷糊。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