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圖「不夠拉圖」的「川普主義」

最近「川普」據說成為網路上人們彼此攻訐的話題,我自己並沒有這種感覺,但如果真的網路上發生了那樣的事,實在說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因為它反映了台灣內部政治爭議形成的一些分裂線索的慣性。

跳開這種多少染了藍綠對抗的爭吵,這一刻美國正在總統選舉開票,無論如何,川普這個現任的大嘴巴總統一定會是個話題與爭議的焦點,未來四年的變化對人類社會的影響巨大,高度依賴國際環境的台灣更是關鍵,川普繼續留任與否,自然是一個熱門且應該關心的課題。氣候變遷否認者、阻滯移民甚至築牆、還有外交事務經常單方推動自己agenda的川普會成為許多人心裡欲除之而後快的對象也可以理解。

但「川普主義」是什麼?它的核心特色與時代意義為何?恐怕不能夠只從進步主義很輕鬆就可以charicaturized的醜化形象得到理解。拉圖的態度謹慎嚴肅許多也在中文版新書中鋪陳了他的看法,但似乎很少人提及檢討他對待「川普主義」的方式。

拉圖的《著陸何處?》整個論證的轉折軸心就在以「川普主義」為第三個「吸子」的這個論點。這第三個「川普」吸子的特異存在,是他得以在傳統/現代或左/右這個舊(而且證明無用)的衝突主軸之外拉出另一條「離地/著陸」軸心的現實根據。

但是拉圖勾勒的「川普主義」準確嗎?川普真的如他所生動直白描述的那樣?關閉國門起來,欺騙也是受害者的無知民眾(他們不知道「全球」這個鐵達尼號即將沈沒),以確保上層菁英階級可以(踢掉可憐民眾下船)搜刮資源利益的獨享?

坦白說,我覺得拉圖對「川普主義」的理解意外地是這本書最大的弱點,而之所以出現弱點的理由正是那些描述實在「不夠拉圖」,從全球生態環境的關懷出發,「這個川普」作為拉圖精心設計的新軸心上第四個「落地吸子」的敵人或許是足夠的,畢竟反抗與運動需要一個清楚的對立面才能凝聚人心,這是拉圖這本「直白介入現實政治」書籍的主要動機——轉向座標、畫出一條生態政治的「新前線」。

但對「川普主義」的理解可不見得。就算在「離地」這件事上,拉圖對川普主義的態度也是曖昧的,因為他也不止一次說到,川普其實清清楚楚知道「地表」發生了什麼事,他因此比誰都還現實主義地果決拖延時間以加速搜刮資源。

如果我們像一位「道地拉圖迷」般甚至「比拉圖還更拉圖地」貫徹「拉圖式」的落地思考,那麼(如同我在《尋常的社會設計》中提出的「自然/文化雙重離地」)他是有可能把「美中衝突」背後循著5G全球網路基礎建設與晶片控制權而展開的「川普革命的地緣政治新議程(agenda)」也一併放入全盤考量,給我們一個落地而不偏頗,真正超越了「左/右」、「傳統/現代」思維的「川普主義」準確描述。《何處著陸?》的作者拉圖對待「川普主義」的態度證明了他終究還是一個「向左腦傾斜」的歐洲知識份子。

#尋常的社會設計

#自然/文化雙重離地

#被醜化的「川普主義」

#拉圖不夠拉圖

#背景海報:「Free Solo:Live beyond Fear」“A stunning real-world thri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