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網路純真年代~憶ilya

選舉尾聲然後開票後到最近幾天,我一直在想ilya,很多話想跟他講、想跟他聊,也一直在想,ilya如果還在,這時會說什麼?

他還在的時候,每次都戲稱我「老大」,然後擺個裝可愛的笑臉,打開電腦筆記說:「我們來做些什麼吧!」那是一個思想與行動頻繁來回轉換,數位時代處處召喚行動主義熱情的年代,而ilya就是在我心中那個消逝時代最清楚的一顆身體實踐的印記。

我不禁感慨那個似乎再也回不來的純真時代,那時我們還相信一個嶄新的民主社會會創意地從數位網路的草根世界中透過許多懷著公共善意的集體協作、從一個個孕育自由文化的數位變形蟲的資訊架構中脫胎而生。Creative Common是,Maker Movement是,Block Chain是,數位共筆是。。。。那時候,概念總是對應著一個具體的建築工地,每個工人似乎都想像有個未來的藍圖在我們的手中,呼朋引眾努力摸索就會實現….

那時還沒有淪為另一種資本賭場的NFT,還沒有販賣廉價煽情的網紅,還沒有捕風捉影無人可以倖免被侮辱為側翼的網路攻防,沒有快窒息真實的假新聞海嘯,沒有虛浮麻醉幻覺的元宇宙,沒有已經沒有人在乎它原貌的Ai Everything…..

如今,我保持沈默不讓這些美麗貧血的詞藻出口竟然就覺得自己正在抵抗、正在抗議…. 「翻轉」、「想像」、「未來」、「共創」、「擾動」、「創生」、「設計思考」、「沈浸體驗」…. 所有值得思辨的都在快速廉價的符號消費中變成cliche的陳腔濫調,而靠假新聞當仇恨養分快速脹肥的猙獰怪獸卻還在繁衍做大,沒有答案飄在風中….

再看看ilya,想想我們失去的純真:

Nocturnal Wanderer: Shih-Chieh iLya 1973-201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