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沙郡年代》

細數文憑,頤指氣使地炫耀著傲慢的女士,大概因為輕視錯過了太多沒大數據因此明顯的「無用之書」,剛剛證明了自己,不是大雁,只是一堆羽毛。

『只有那些不曾抬頭仰望天空,不曾側耳傾聽雁鳴的人,才會認為三月的早晨是如此單調乏味。我曾經認識一位佩戴著美國大學優等生榮譽標誌、頗有教養的女士,她告訴我說,她從未注意到大雁飛過,也從未聽過雁鳴。然而,在她那隔音效果良好的屋頂上方,大雁每年都會進行兩次季節更迭的宣告。難道教育的過程,是將自身的覺察力用來交換一些不值一文的東西?如果大雁也做了這種交換,牠就只會變成一堆羽毛了。』

三月,大雁歸來《沙郡年紀》 by Aldo Leopod

是什麼樣醇熟細膩的心靈、開朗溫柔的經歷、不倦斟酌的下筆、向天地萬物低頭學習的氣度,才能造就這樣一本讓人字字句句朗讀間療癒、珍惜不捨翻頁的絕美之書。

只能讚嘆,只能感恩,可以透過文字,與那在我心中已成傳奇的沙郡相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