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宮格只是個輔助輪,給孩子學騎車的自由吧!

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週末之後,兒子國中會跟著繼續改線上,這對我是個教育的災難,現在看來要在家長的集體恐慌中成為我永劫輪迴的夢魘。

上次柯P下令的一週線上「演練」,我在家長LINE組發了一篇牢騷,也跟導師在電話裡埋怨抗議了一番,這次恐怕要繼續fight下去,是我特別怪嗎?放孩子回他們的學校繼續如常學習,不可能也是出於父母的愛嗎?

九宮格的措施(在我看來)只是一個知道有特定同學確診下的「權宜裝置」,就像照片中腳踏車上的兩個輔助輪,多了一點保障,降低一點風險,但重點還是(畢竟我們談的是教育):孩子要學著運用自己的身體,學著在防護的緊張與學習的自在,在重心的持續監測、保持平衡與放鬆才能領略踩踏向前的速度自由間學習「騎腳踏車」的這件事。

教育不只是把大人覺得有用的東西裝到孩子的腦袋裡,或者考好得到往上繼續升學的好成績,教育是「孩子的」一種「生活方式」,學校是他最終要離開學校摸索「在社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前一個「模擬預備的微型小社會」。

如果,雖然有裝了輔助輪但孩子根本用不上就順利學會騎車,那最好不過,畢竟那只是教育進行的一個暫時階段性的輔助零件。如果,即便裝了輔助輪,但孩子還是在學習過程中摔了一跤,那也肯定會是孩子成為一個獨立自行車手前,讓他更結實成熟的一堂珍貴的課。有的人說「九宮格」荒唐,因為誰都知道孩子有長腳,我覺得很可笑,所以你只想到「解決」要把他們全腳綁起來關在想像「無菌」的家?他們不只有腳,腳上面還有身體,身體上面有手,手再上面還有,對了,你顯然忘了,腦!他們是全身的學習者啊!

「全身的學習者」?舉個例子:我兒子是打了兩劑疫苗的國中生,他已經經歷了三年早學會了戴口罩的習慣,老師家長都可以提醒他們帶好酒精消毒在活動段落習慣清消,然後也要學著「關照自我的身體」(天啊,這難道不是教育的起點嗎?),或彼此關懷身體的微細異樣,學著裝備好自己、照顧料理好自己的最基本生活技能,學著在學校這個孩子們「共同學習的生活空間』中一起守護大夥們的教室。

學校比起外面的社會,不會是比較危險的地方,實踐大學停課一週的期間反而加速了確診的人數,我兒子的學校班上目前據他說有三個同學確診,還守著教室的現場同學抱著『裝了好多個連線同學腦袋』的筆電(Kaya的說法)跟著一起上數學課、上體育課…,其中有些是按規定暫時不能來,約定了過幾天就要回來相聚,有些在規定之外自己衡量決定了請防疫假在家連線,我覺得這樣一個個都很不一樣的教室與學校非常迷人,讓我看到教育的力量!

每一個同學都要學著自己負責做好自我料理,防疫說到底是每一個人(大人小孩)都要面對的『一個人與病毒的戰鬥』,不是嗎?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真的不要為了『一個(九宮格)輔助輪是要如何保證孩子不摔倒!」這樣在我看起來非常奇怪的爭議,忘了「學會騎好腳踏車」這個讓學校成為孩子的學習生活空間的最重要理由!

我在大學裡經常跟談得來的同事說:如果老師/家長比學生自己還要無法容忍失敗,那這個教育是注定失敗的,因為那個原本活潑自覺、準備從摸索中體會成長、伸展學習的身體,它的自由早被「過多善意/比孩子還膽小」的教育者弔詭地預先監禁了。在我看起來,即便像Kaya這般根據學區分配在「建制的」學校裡學習的國中生,最終都是要靠一個人的內在醞釀、經歷體悟、摸索平衡、自我管理的「自學」,每一個自學的孩子都需要assistance,但絕不會是自學「旁觀者」的家長堅持要先裝好絕對安全的輔助輪,卻忘了還給孩子他/她們被扣留腳踏車的replace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