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民藝的另一種方式:In Defense of Pastology

Q:所以現在別人跟你談未來你會不會不舒服🤣

A:談未來其實也是一種看過去的眼光,未來學要學的首先不就是「把現在看成過去」的那種過去學的眼光,而且這種過去不會只是瞬時的過去(就此,現在充滿了過去的殘影餘溫到我們幾乎未曾擁有現在),還是在未來學眼中那種「綿延的過去」最末端沾著未來感的一部分。

所以說,未來學「先」要是(意味,潛在地)「一種」過去學的論述。從這樣狡猾顛覆的話語遊戲中,我將「過去學」翻轉成一種比「落單/獨白/盲目/切割版本」的未來學更為圓融透澈的未來想像,自然沒有了為何不跟著未來一窩蜂學的焦慮或甚至落單。

繼續誇大講,我反而認為,過去學反面的那種未來學才是真正落單了的推測,不同於為了「跟現在親密」而推測過去的那種向後看的未來學。這種(我又稱為「民藝」的)另類未來學,事實上,正是為了恢復過去與未來的親密,因而讓現在不再落單而誕生。

以上,我狡猾的複雜回答。簡單的版本:生氣?怎麼可能。😄

深夜看到手機來訊,順手回答年輕設計師的發問,繼續睡。zZZ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